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绿眸——第二章 天使

作者:Amy Lupin

翻译者:Vitória Liu

授权翻译。人物属于J.K.Rowling。

葡语原著:https://www.fanfiction.net/s/2582195/

平行宇宙。当德拉科·马尔福,其父公司的未来总裁,决定调查大学里最受欢迎的男孩哈利·波特,会发生什么呢?结果可能让双方震惊!SLASH,HD,SR。

 

天使:谢谢表扬,不过,兄弟,我是男的! 

 

德拉科睁大双眼,呛了一下,失去了平衡,连同凳子一起摔到了地上。怎么会这样?男的?哪种男人会给自己起“天使”的别名?他真是大错特错!不过当然了,对方取这么一个绰号才有错,这太……太精致,太可爱,太美丽,太同性恋!他怎么能猜的出来? 

 

天使:嘿,你还在吗? 

 

他当然还在,像傻瓜一样盯着电脑屏幕,瘫在地板上。现在好了,他是永远不会展示真实身份的!老天保佑他之前没有暴露身份,不然就完了。用胳膊撑着,他开始爬起来。

 

——太好了!现在除了一片肿着的嘴唇和一只紫色的眼睛,我还有一边酸痛的屁股。

 

重新扶起椅子坐下,迎面是更多的话: 

 

天使:我让你失望了,是吗?

 

德拉科冷笑一声,就要写上粗话时想起了布雷斯·沙比尼。他承认自己几分钟前还在思念朋友,希望有人聊天,这不是他在追寻的吗?那么,这个人是男是女有什么不同?这个家伙不仅在网上写的文章很棒,看起来还很友好。他的智力水平与自己相当,和这个男生交朋友又不会损失什么,他有可以随意抛弃这一切的优势,而对方永远不会知道谁是这么个斯莱特林王子。他活动了一下指关节,开始打字:

 

斯莱特林王子:我活下来了,别担心。不好意思。

 

天使:没关系。

 

斯莱特林王子:有人跟你讲过你的别名多女性化吗? 

 

天使:是啊,你不是第一个弄混的。不过我喜欢这个别名,它对我有一定的情感价值。我倒愿意留着这个名字让别人奉承。我甚至觉得很有趣!

 

斯莱特林王子:嘿!我没有在奉承你!

 

想了想,又继续打字:

 

斯莱特林王子:好吧,可能我有,不过我不收回我的表扬,我真的觉得你挺擅长新闻学。

 

天使:哇!我觉得你是第一个没有诅咒我的人!

 

啊,如果他知道他差一点点就这么做了……如果德拉科不是如此渴望来一场真正有趣的对话……

 

斯莱特林王子:好吧,凡事总有第一次。不过,也就是说你在笑话我了是吧? 

 

天使:嗯……可能有一点点吧…… 

 

斯莱特林王子:好吧,我会忽略它。不过你可得告诉我你从哪里弄来那么多关于这些新闻的信息……

 

————————————————————————————

 

星期天早上八点。希瑞斯【1】坐在电视机前面,腿伸在沙发上,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面对着屏幕但没有真正在看它。蜷缩在希瑞斯脚边的是一条毛绒绒的大黑狗,正在享受他双脚的摩挲。希瑞斯正在想最近发生的事。离最终设法把哈利带来和自己住,才过了五个月。离哈利满十八岁最终可以摆脱德思礼一家,还有五个月。

 

自从莉莉和詹姆斯被害,哈利就和他的姨妈姨父住一起。天底下最糟糕的人。他们虐待哈利,就因为哈利大名鼎鼎而他们的儿子达力毫无声名。羡慕,忌妒。小男孩被包围在这些情感中成长,但还是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人。要认识哈利而不喜欢他是不可能的,希瑞斯无法理解德思礼一家怎么做到虐待他的。但是哈利忍下来了,从一岁的年纪就学会了不去抱怨。对任何一个男孩来说都无法忍受的共处十七年。哈利从来都是那些真正了解他故事的人的英雄。

 

直到哈利满十二岁,希瑞斯·布莱克还含冤在狱。他被指控是里德尔的人,参与了波特一家的谋杀。当一切平冤昭雪,真正凶手彼得·小矮星锒铛入狱后,他不得不面对教子的不信任。哈利,尽管才十三岁,那时是固执而且愤怒的。他已经遭受了很多磨难,还没有准备好让自己进入他的生活。不过一点点地,小心翼翼地,通过儿时好友莱姆斯·卢平的帮助,希瑞斯成功打破了哈利的壁垒,说服了哈利相信自己的清白。

 

他在哈利十四岁的时候邀请他和他一起住,哈利答应了。从那以后,他一次又一次参加教子监护权的听证会,但是他作为囚犯的过去——尽管他是清白的——和他家族的犯罪史是法庭上对他不利的证词。除此之外他也没法证明哈利在德思礼家遭受过虐待。

 

真正认识哈利之前,在他还在监狱的时候,希瑞斯对男孩有种恻隐之情,哀叹他成了孤儿,在世上孤身一人,还不得不和那种人一起生活。认识他后,希瑞斯开始尊敬他和钦佩他了。他在男孩的身上看到了最好的朋友詹姆斯·波特的性格,而且由于与可爱的莉莉·伊万斯杰出人格的结合更加优秀。

 

最近的也是最糟糕的一次听证会是在哈利快十七岁的时候,在又一次被拒绝后他们决定放弃,然后等哈利满了十八岁,他可以放弃德思礼的监护。

 

希瑞斯买了个朴素的房子,那种哈利说他喜欢的类型,让男孩按自己的喜好选择一切,从家具到墙壁的颜色。希瑞斯把他安置下来,然后给哈利办了个聚会来庆祝他的生日和搬迁,同哈利真正的家庭一起:他学校的儿时的朋友,韦斯莱全家,当然还有莱姆斯·卢平——他成了哈利的大学老师。送给哈利的礼物是最新推出的一台银色高尔【2】。

 

只差五个月了,但是看起来好像是永恒。哈利让他希望他们可以永远一起生活,像一个家庭那样。沙发正对面的电视柜上的书架贴满了哈利的照片。哈利和希瑞斯,哈利和罗恩和敏儿【3】,哈利和韦斯莱一家,哈利和嗅嗅【4】,宝宝哈利和父母,还有哈利单人照。

 

一声钢琴低音把希瑞斯从沉思中唤醒。黑狗抬起头,用像极了主人的明亮的灰眼睛望着他。希瑞斯一口喝完咖啡,把杯子放在沙发靠背上。双手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感觉到应该刮胡子了。一只手滑过柔滑的黑发,它们比肩膀要低一点点。哈利应该已经醒了。希瑞斯笑了,摇摇头,哈利在适应周末晚起上总有问题。德思礼一家强迫他每天一大早起来,在他们起床前准备早餐。

 

“来吧,嗅嗅。”希瑞斯重新拿起杯子,起身叫道,顺便伸了个懒腰。

 

狗沙哑地吠了一声,跳开沙发,伸了个和主人一模一样的懒腰,摇着毛绒绒的尾巴,跟着主人到厨房,这位把杯子扔在池子里。晚点再收拾烂摊子,毕竟这是礼拜天!他从柜子里拿过一个杯子,倒了点咖啡,然后走向走廊。右边第一扇门是客用厕所。在走廊再往前,是两扇不同的门:左边的是客房,一般被莱姆斯占着——当他拜访留到很晚时希瑞斯拒绝让他回家;右边的是书房,和客厅差不多大小,有一台极漂亮的黑色三角钢琴,一个堆满书的书柜和几个搁脚凳。走廊尽头是另外两扇门:左边的是希瑞斯的卧室,可以瞥见床上完全乱套的被子几件散乱的衣服;右边的是哈利的卧室。

 

嗅嗅跑到音乐传出的关闭的门前,耐心地等待希瑞斯走过来。希瑞斯快速地敲了两下门然后等着:

 

“进来!”闷沉的声音传来。

 

希瑞斯遵从了。音乐声音变大了。是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房间的布置和希瑞斯的一模一样,但是方向颠倒,好像从镜子里看着它的倒影。不同之处在于哈利的房间有张铺的整整齐齐的床,看不到一件衣服,还有就是门边有张小桌子放在电脑,男孩正坐在它前面。

 

“早上好!”哈利用脸上热情的笑容问候道。“怎么会有人能带着这样的好心情早起?”希瑞斯心想。

 

嗅嗅在门刚打开时就钻了进来,跳到哈利怀里,几乎把他撞倒了。

 

“嘿,嗅嗅。你也早上好!”

 

“早!”希瑞斯热情地打招呼,背靠在门框上,把杯子递给他。“给你带了咖啡。”

 

几分钟前的所有忧郁一扫而空,让位给淘气和爽朗。

 

“谢啦”哈利一手接过咖啡一手边给嗅嗅挠耳朵。“进来吧,希瑞斯。别拘束。”

 

他喝了一口咖啡,朝希瑞斯眨了下眼,这位回馈了一个极其迷人的斜笑,然后走进来,拉过最近的一张椅子,把它转过来,用手臂支着椅背坐下。

 

“你已经开了电脑了,哈利!”

 

哈利转过椅子来面对他,优雅地喝了一小口咖啡,把杯子停在嘴边。嗅嗅从他臂弯里下来,躺到巨大的双人床上。

 

“我以为你还在睡呢。音乐声音太大了?”

 

“没有的事!这音乐很好听,而且我已经醒了一会了。”

 

“我今天还有一份任务要完成。我想要早点自由,这样就可以更好地享受礼拜天了。昨天就应该完成的,不过我被聊天室的一个人分散注意了。”

 

“你真的在认真对待这份实习,是吧?”

 

“对。我发现我很喜欢它,你知道的,而且我还出名了呢。你一定要看看我收到的评论!他们说我写作挺有办法。”

 

“我确信你有。它流在你的血里,就像排球一样。你父亲会为你感到很自豪的。不过你会不会觉得因为不能署名而懊恼?”

 

“实际上没有。他们不知道是我写的,这样甚至更好。人们习惯对我期待太高,有时候我觉得很有压力。大家都希望我把所有的事都做到完美,因为我的父母是完美的。这样做,我觉得更有自由来做我自己,不去收费,也不怕犯错……”

 

“就算这样,你还是会努力做好。”

 

哈利害羞地笑了,又喝了一口咖啡来掩饰过去。

 

“这点上你和詹姆斯不一样。尖头叉子会喜欢公开接受所有的赞扬,”希瑞斯笑了一下继续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把它放一放等会做。为什么不去散散步,骑骑车?叫上罗恩和敏儿去散步,不管什么,但是从这台电脑前离开一会儿,哈利。你在试着向谁隐瞒啊?”

 

哈利咬了咬下唇,看着自己的手。想要辩解,但是那些话突然听起来十分明智。

 

“我不知道,希瑞斯。”

 

“但是我知道。你在躲着罗恩和敏儿,对吧?你感觉自己是个入侵者,一块碍脚石,我说错了吗?”

 

“没错。我觉得正是如此。我非常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不过当这最终发生,我觉得自己被排除了。我太自私了,希瑞斯!”

 

希瑞斯给他一个理解的笑容,抬起教子的脸,直视那双美丽的翡翠。

 

“不,你不自私。你只是需要适应这个,哈利。我完全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也是过来人。当詹姆斯终于和莉莉走到一起,我觉得我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我为此责怪她,觉得她偷走了詹姆斯,而我们的友谊再也不像原来那样。但是,你知道吗,结果是我得到了一个新朋友,而不是失去了一个。我学着和她分享詹姆斯,最后习惯了这一切。詹姆斯是那么的幸福,不可能不接受他们的恋爱。”

 

“是啊,但是你还有莱姆斯和彼得。”

 

听到彼得的名字,一道阴影掠过希瑞斯的脸庞,但是马上他就用怀旧的笑容驱散了它。

 

“嗯,是啊。我有莱姆斯来告诉我的,我现在要告诉你:你必须学适应这种新情况。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们是你的朋友。他们不会希望你疏远他们。当然了,他们需要一点隐私,你得在靠近他们的时候发出足够的噪音,避免不愉快的尴尬。”哈利调皮地笑了。“相信我,这些是会发生的。谁知道你是不是也该找个女朋友了?那样你们可以一起出去,你也不会感到多余。这个策略对我就不管用,因为我就是不能和同一个女孩在一起很久。我觉得我的最高纪录是一星期。”哈利又笑了,希瑞斯挠挠下巴,“不过到底,说不定对你管用。”

 

轮到哈利叹气了。

 

“我不知道,希瑞斯。自从金妮开始和科林在一起,我觉得再也不可能找到她那么棒的女孩子了。”

 

希瑞斯扭曲上唇,露出典型的不屑表情。

 

“可能我没有权利这么说,不过你会找到某个人的。你只要把屁股从这把椅子上挪起来,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够了!你还这么年轻,哈利,你得去享受生活,出去玩玩,开心开心。等你老了,连我都没办法了。”

 

哈利抬起眉毛。

 

“是啊,大脚板,你确实没有权利这么说。你也没有老,但是你说这些话的时候好像老头一样。你最近一次出门玩玩是什么时候,嗯?”

 

希瑞斯像青少年躲开父亲的说教一样做了个鬼脸。

 

“唉,又来了……”

 

“什么时候,希瑞斯?”

 

“好吧,我从被关进去开始就没和人出门了,现在满意了,妈妈?”

 

“不,我很失望。你希望我感觉我在你的生活里也像个包袱吗?自从你希望我搬来和你住,你好像忘了怎么生活!我在这里,不是吗?如果我觉得你是因为我的原因这样,那我就搬出去……“

 

“别开这种玩笑。”希瑞斯极其严肃了。“我不出门是因为我不想出门。疯狂的时光已经不再了。詹姆斯已经不在了。”

 

“你还有莱姆斯。”

 

“莱姆斯从来不是出门的类型。”他皱了下眉。“他只想着工作再工作……我和詹姆斯总得把他们拖出去疯,最后还得忍受他整晚的抱怨。”

 

“那可能你得再把他拖出去疯一疯!简直不能相信你们曾经是捣蛋鬼,老师和看门人的噩梦!”

 

希瑞斯哼了一声,假装那些话没有击中他,但是实际上他感到很惭愧,因为那些话太真实了。

 

“那我们就这样吧,”哈利建议道,“如果你答应我你会再出去玩玩,我保证我会做同样的事。我会离开电脑休息一下,找点事干,交交朋友,甚至找个女朋友。怎么样?”

 

音乐停止了,寂静压下来。希瑞斯张开了嘴又闭上,反复了几次。

 

“哈利,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

 

不过希瑞斯被门铃打断了。嗅嗅吠了一声,飞驰到门边。希瑞斯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

 

“我……我去开门。”

 

哈利给了他一个清楚的“这场对话还没完,年轻人”的眼神。门铃又响了,听起来带点急迫。皱着眉,希瑞斯急忙走出房间。嗅嗅汪汪地叫着,冲紧闭的门摇摇尾巴,表明这个到访者是它认识而且喜欢的。希瑞斯打开门,紧接着有人——原本靠着门——倒塌在他的怀里。

 

“莱姆斯!”希瑞斯牢牢抓住这个有着及肩金色柔顺头发的男人,帮助他恢复平衡。“莱姆斯你怎么了?”

 

没有回答,男人举起手指了指喉咙,困难地吸了口空气,发出嘶嘶的声音。希瑞斯绝望了。哈利听到教父的大吼后跑出来,停在他旁边。

 

“哈利,快去拿厨房柜子里第三层的氧气罩。”

 

哈利立刻跑开了,希瑞斯靠着门,把莱姆斯拖到沙发上,坐在他旁边。嗅嗅坐下来,爪子靠到睁着金色眼睛的男人的膝盖上。

 

“这里!”哈利把氧气罩拿给莱姆斯,他立刻抬到嘴边按住,屏住了一会呼吸,然后吐出一口气。

 

莱姆斯重新试着困难地呼吸,重复操作,紧闭着双眼,然后慢慢放松了。希瑞斯和哈利期待地等着他恢复了正常的呼吸,睁开双眼,线条柔和的脸上布满疲惫。往常带给人脆弱外表的感觉的金色眼睛,现在充满了惊吓。

 

“月亮脸,发生什么了?”希瑞斯又问道。

 

“噢,大脚板,我差点碾死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他用刺耳的声音说。“那小子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突然就出现在我前面,横穿马路眼睛都不往两边看!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做到刹车的,那小子还冲我大喊大叫!”

 

莱姆斯又把氧气罩抬到嘴上,重新按压着它。

 

“冷静,冷静,已经过去了。”希瑞斯亲切地揉着男人的手臂,以一种相当有保护性的方式。“什么都没发生,你不用担心什么。”

 

“只不过是一场惊吓。”哈利帮着安慰他,坐在两人身边的扶手椅上,拍拍嗅嗅的腿,狗立刻回应了他。

 

“为什么这些就发生在我身上,大脚板,为什么?”莱姆斯疲惫地抱怨道,“我太绝望了,都没有把车停好。而且我找不到我的氧气罩了!肯定是急刹车的时候从车里掉出去了。这个也是我的?”

 

他举起手上的东西。

 

“是啊,你肯定是把它忘在这了,我就留着了,不过老是忘记还给你。”

 

“噢,我从没有因为你是个马大哈这么开心,大脚板。”开着玩笑,露出微微的笑容,表明他已经恢复了。

 

“嘿!我不是个马大哈!”希瑞斯假装生气了,把一个靠枕砸到莱姆斯肚子上,这位用力挤出肺里的空气。“呀,不好意思。”

 

“好吧,好吧,我只是在开玩笑。”

 

哈利和希瑞斯笑了,笑容传染给莱姆斯。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去帮你停车。”哈利主动提出。

 

“不!那是新车!”希瑞斯大笑,哈利假装生气。“小玩笑啦,不过我真的得走了。我本来不是来这的,现在要迟到了!”

 

莱姆斯准备起身,却被希瑞斯拦住。

 

“不,先生,你这种状态哪都不能去!这是干嘛?你到这里时差点就憋死了,我们好心好意救了你,你就这样走了?”

 

莱姆斯叹了口气。

 

“谢谢帮忙,希瑞斯,不过我真的要走了。我约了西弗勒斯九点钟见……”

 

“什么?”希瑞斯爆发了。“你和斯内普约会?”希瑞斯把车钥匙从朋友手里抽出来递给哈利。“哈利,现在去把车停好,他不会这么早走的。”

 

莱姆斯翻了个白眼,把头埋进手里。哈利从怀里松开嗅嗅,在斗嘴开始前跑出去。

 

“希瑞斯,我可能解释的不好,”莱姆斯极其平静耐心地开始道,“不是一个约会,是一个会面。统计学和数学是交叉学科,我们需要计划……”

 

“提都别提,莱姆斯。你们打算在哪里‘见’?”

 

“好吧,我正要去他家……”

 

希瑞斯发出一声讥笑。

 

“莱姆斯,你太蠢了!那个老蝙蝠不值得!他很可能会杀了你然后把你的尸体放进冰箱……”

 

“啊,你别也开始这样,希瑞斯!”莱姆斯失去了耐心。

 

“为什么?他是里德尔的人!”希瑞斯叫起来。

 

“他是警方眼线!”

 

“他很可能只是伪装为了不被关起来!”

 

“他已经承认对自己做过的事后悔了!”另一个难以置信地撅起嘴。“别乱猜了,希瑞斯!这癖好!你已经度过了这幼稚的敌对阶段,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你为什么不能长大呢?”

 

希瑞斯闭紧嘴唇,眯起眼睛。

 

“那鼻涕精是成熟的典范咯,不是吗?他不放过一次机会去侮辱哈利,挑衅我,更重要的是总是给你献殷勤!你呢,永远像小鸭子一样乖乖掉进去!”

 

“希瑞斯我不信我又在和你为这个吵架!”莱姆斯压低声音,看起来很不高兴。“我在试着放下争端,好吗?我知道他对哈利不公平,他也永远不会克服波特和布莱克的问题,而且我真的不关心他是不是个傻瓜。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我想专业一点,你能明白这一点吗?”

 

“专业一点是礼拜天一大早跑到他家去吗?”

 

莱姆斯重新把头埋进手里,抓过头发。

 

“好吧,希瑞斯,我今天和以后都不会去他家了。下次我会早点约他到学校讨论项目内容。”

 

希瑞斯重新坐直,轻叹一声,眼睛扫过客厅。

 

“对不起,月亮脸。你知道我每次都会失去理智,只要话题是关于那个……那个……”他吐出几个脏词,惹得莱姆斯皱了皱鼻子。“但是我是在担心你,老天!我看到你差点晕过去,呼吸都呼吸不上来,我的心快从嘴里跳出来了!我……我不能再失去你,月亮脸……”

 

莱姆斯伸出一只手紧紧抱住好友的肩膀。

 

“你不会这么容易甩掉我的,大脚板,”他们相视而笑,这时哈利进门看到他们的样子。

 

“哇!进展神速啊,哈?这次你们没有花很久时间也没有打破什么东西!”哈利嘲笑道。

 

“怎么了?”希瑞斯假装不屑。“我早就说过那个杯子是场事故!来点早餐,月亮脸?”

 

哈利和莱姆斯交换了逗乐的眼神,然后大笑起来。

 

————————————————————————————

 

【1】你没有猜错,就是Sirius。毕竟人文社没把Draco德拉科译为“天龙星”。虽然小天狼星很可爱很亲切,但是我一直觉得翻译人名还是尽量音译的好。。

【2】高尔GOL是巴西大众汽车公司在1981年设计的车型。上市之后,GOL历经了多次换代,创造了不俗的销售成绩。2003年,上海大众汽车公司将其引进了中国……废话少说,高尔价格在十万内吧。。总之(你们懂的)这里是要跟Malfoy的宝马比→v→

【3】Amy Lupin原著为Mione,为Hermione的昵称。应该读迈欧妮,但是既然有了听起来活泼聪明的赫敏,我还是忘了赫迈欧妮吧。。

【4】即Snuffles,火焰杯那本Sirius让哈利他们在不方便的时候称自己为“伤风”。但是——伤风好难听,狗狗还是叫嗅嗅吧(不是Niffler!)

【★】关于翻译欢迎大家给建议哦ovo~~~有通葡语西语的同道中人欢迎加入哦!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