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Jennavere的文Intrepid Teenage Hero

又是一篇Jennavere大大的好文!全程高能!

一个错综复杂的骗局,碟中谍般起伏跌宕的剧情,寻找魂器的重要任务被湮没在Harry和Draco的无限激情里。每个人都有对方不知道的秘密——谁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不到结尾你怎么都猜不出来!

SUM: 为了拯救巫师世界落入邪恶的Dark Lord之手,勇敢无畏的青少年Harry接受了一项危险的使命:潜入Malfoy庄园,使用非正常手段从Malfoy手中获取信息。

原文链接:http://archive.skyehawke.com/story.php?no=9924

翻译链接:http://www.lxxy.com/trans/ITH1.htm

 

全程高能,啥都不说了(不,其实还是想说的hhh,怕剧透给你们。。拉到最后可以看我的“读后感”)~下面给大家贴上第一章~如果能接受可以点上面的链接继续看(一共五章)~

 

Part I.漂亮男人

“老实说,Potter。”

Blaise Zabini以他最愤怒的表情强调着,坐在Weasley家充满阳光的厨房里的旧桌子边对着对面的Harry    Potter翻着白眼。

“我明白你瞎得就跟蝙蝠似的,但是当然就算你也知道我是个漂亮男人。”

Harry,Ron和Hermione交换了眼神。三人组正站在Weasley家的厨房里,猜疑的看着Blaise。这个高个的斯莱特林在八月的清晨出现,在保护着陋居的防御外徘徊。Molly    Weasley第一个看到了他,出去询问他。

 她带着微红的脸颊,拖着非常漂亮的Blaise回来。当Ron,Hermione和Harry在一个小时或更久以后下楼来的时候,Blaise正狼吞虎咽着一堆手工烤饼,还在滔滔不绝的奉承着Molly。

“Weasley夫人,这太美妙了,”三人组进去的时候Blaise正在说。“Ronald多么幸运有你这样的妈妈。厨艺高明,长的又美。”

 “你不是吗,亲爱的?”Molly愉快地说。“Ron,你以前为什么不带你的朋友Blaise回家?他真的很棒。不是说你自己不是一个有魅力的年轻人,Harry,”她仁慈的对几乎说不出话来的Harry补充说。

“妈,”Ron说,被整个事情吓呆了。“你在跟这个粘乎乎的,啥也不会的--”

 “你的朋友?”Blaise插嘴说,盯着三个格兰芬多。

“朋友?”Ron打断他,“从什么时候--”

 “朋友没有先用壁炉打个招呼就来拜访?我非常抱歉,Ronald,这么鲁莽的就来打扰你和你可爱的母亲。请原谅我的无礼。我向你保证如果我没有很好的理由决不会如此出人意料的来访。”

Blaise意味深长的话没有被三人组错过,他们交换了眼神。最后,Hermione清清喉咙。

“好吧,Za--嗯,Blaise,”她礼貌的说。“为什么我们不和你一起吃早餐,然后你可以告诉我们你为什么在这儿。”

 “Hermione,你疯了吗?”

 “你确定那是个好主意?”

Harry和Ron同时说。

“听听他为什么在这儿不会有事,”Hermione低声说。

“你想听他说只因为他很帅,”Ron刁难的低声说。

“好了,现在都收拾好了,我要出去了,让你们在这儿聊天,”Molly说,给了Blaise一个友善的笑容,正是她过去给Gilderoy    Lockhart的那种。

 然后,她离开了,留下三个格兰芬多和一个斯莱特林单独在厨房里。

“说吧,Zabini,”Molly一离开,Harry立刻说,“现在。”

Blaise的表情没有改变,但是他开始紧张地扭绞着手里花式桌布的边缘。

“我需要你的帮助,Potter,”他说,声音里带着隐隐的绝望。

“真的,”Harry平淡的说,没有动。

“是的,真的,”Blaise说,声音里有清楚的挫败。“我需要你的保护。”

 “我的保护?”Harry重复,挑起眉毛。“那么究竟为什么你需要我的保护?”

 “因为我在Malfoy庄园偷听到了些东西。某些关于神秘人和他的偏好的东西。”

 “偏好?什么偏好?”Hermione试图弄清楚。

“对于有魅力的年轻男人的偏好。”

三对格兰芬多的眉毛都竖了起来。

“好吧。”Harry最后说,研究着Blaise。“这有任何影响吗?”

 “老实说,Potter。我明白你瞎得就跟蝙蝠似的,但是当然就算你也知道我是个漂亮男人。”

Harry深呼吸了一下,清楚的表示他的耐心正在减弱。

“好的,Zabini,”Harry简短的说。“是的,我会承认。你是个漂亮的男人。你的屁股很完美。你很可能是高大,黝黑和英俊这三个形容词被创造出来的原因。这不能解释你在陋居干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请求我的保护。”

 “是,就像我说的,我真的颇具魅力。我知道这点,你知道这点,Ron的妈妈知道这点,从她偷偷摸摸看我的方式,我敢说Granger也知道这点。不幸的是这表明了神秘人现在知道这点。食死徒之间传说他已经把他的目光放到了我标致的屁股上,而且会不择手段的得到它。”

 “你是食死徒吗?”Ron怀疑的问。

Blaise立刻卷起左手袖子,露出了赤裸的,没有标记的前臂。“不,我不是。”

 “那你怎么--”

 “我是Draco的好朋友。我这个夏天去了庄园很多次。一定是有人看到我并且汇报了。”

 “等等,这太荒谬了,”Hermione说,听起来几乎是愤怒的。“伏地魔在试图劫持长的好看的年轻男人,把他们变成他的性奴隶?这大概是邪恶霸主干的最陈腐的事。”

 “瞧,这不是我的主意,所以别怪我,”Blaise暴躁的反驳着。“问题在于黑魔王的狗屎计划决不能实现。所以我来寻求你的帮助,Potter。”

Harry打量着Blaise,“那么我要答应--为什么?”

 “因为这给了你机会成为一个高贵的格兰芬多,而且保护了一个英俊非凡的小伙子远离可怕的命运?”Blaise说,带着动人的微笑。

Harry没有动,“我需要更多理由,”他尖锐的指出,胳膊交叉在胸前。

Blaise叹了口气。“Draco曾无意中说过他父亲有个叫魂器的东西在Malfoy庄园里。”

三个格兰芬多全都震惊的抽了一口气。

“你能让我们单独说几句吗?”Harry用一种被人掐住脖子的声音说。

Blaise点点头,三人组飞快的围成了一个圈。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Ron立刻问。“我是说--嘿!又一个魂器!”

 “哦,Harry,这就是你一直在等的机会!”

 “我要调查这个线索,”Harry坚定的说。“无论什么代价。”

三人组停止了商议,转回身。

“你对于我从Malfoy庄园找到魂器有什么建议吗?”Harry问。

“嗯,我每天下午都在喝茶时间去拜访Draco。你可以用复方汤剂变成我,然后要么问Draco,要么自己去找。”

Hermione,Ron和Harry交换了眼神。

“那可能行得通,”Hermione承认。

“作为回报你想要?”Ron问。

“著名的Harry Potter的保护,使我免于成为黑魔王的男妓,”Blaise说。“我想Potter是保护我安全的最佳人选。”

Hermione,Ron和Harry再次交换了眼神。

“这看起来像是公平交换,”Hermione深思熟虑的说。

“干吧,Harry,”Ron鼓励着,“打败神秘人他们。”

Harry转向Blaise。“好吧,那么,”他说,伸出手,“成交。”

Blaise快的象闪电一样握住他的手,看起来松了一大口气。

“那么就定了,”Harry下结论说,在桌边坐下。“明天下午茶的时候我去Malfoy庄园,在这儿用复方汤剂变成Zabini。”

他的脚搁在桌子角上,往后靠着,使椅子用两条腿平衡着。“我会喝点茶,和Malfoy聊聊天。我们可以讨论魁地奇或者随便什么,然后我会突然提出关于魂器的问题,试着--”

 “慢着,牛仔,”Blaise说,整个早上第一次看起来紧张着。“你要做的也许比和Malfoy讨论魁地奇多一点。”

Harry给了他一个迷茫的表情。“你指什么?”

 “如果你明白我的暗示,我是说Malfoy期望的不只是聊天。”Blaise给了Harry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Harry回给Blaise一个毫不明白的。

“对不起,我想我不明白,”Harry说。

Blaise咬了一会儿嘴唇。

“我想我应该单独告诉你这部分,Potter。”

 “无论你要告诉我什么,你都可以当着Ron和Hermione说,”Harry坚定的说,椅子又往后靠了一点。

Blaise退缩了,“真的,我想我们最好--”

 “快说出来,Zabini,”Harry急躁的说。

Blaise挑起眉毛。“好吧,”他犹豫的说,“Draco会希望你干他。”

震惊的叫声,然后是Harry失去平衡的椅子撞击地面的声音。

“当心点,Potter。”Blaise嘟哝说。

“哦,上帝,”Harry在地板上呻吟着。

Hermione立刻蹲到他身边,挂着关心的神情。“Harry!哦,Harry!你还好吗?”

 “当然不!”Harry反驳说,慢慢爬了起来。“Zabini刚刚告诉我他和Malfoy在操对方!”

 “不,我没有,”Blaise指出。“我告诉你你要用复方汤剂变成我,然后你和Malfoy要操对方。”

Harry在扶起椅子的过程中愣住了。

“我……要干……Malfoy?”他结结巴巴的说。

Blaise沉着的对他微笑。“对了,”他甜甜的说。“你和Malfoy。”

Harry终于扶起了椅子,坐回桌边。“我不会干Malfoy,”他说,用力的摇摇头。“我是直的。”

 “是,是,”Blaise轻蔑的说。“所有的男孩都这么说。瞧,你想不想要魂器?”

 “呃,当然我要,”Harry愤怒的反驳。

“那就牺牲一下,Potter。”

 “你知道,Harry,我恨这么说,但是我觉得他是对的。”

 “HERMIONE!”

 “哦,用用脑子,Harry。你还有别的方法拿到魂器吗?”

 “她是对的,伙计,”Ron说,点点头。“我是说,我知道那是Malfoy,但是你应该去找到魂器。”

Harry瞪着他们。“你们俩都疯了吗?”

 “同性恋没什么不好的,”Hermione拘束的说。“会这么想的人都是思想僵化的呆瓜。”

 “Ron?”

Ron耸耸肩。“我有Fred和George那种兄弟。你和雪貂上床跟他们做的事比起来不值一提。”

 “但是我是直的,”Harry哀诉着,脸埋在手里。“直的。我和女孩做爱。”

 “哦,很好,”Blaise说,听起来相当放松,“你不是处男。那就简单点了。”

 “那么你和谁睡觉了,Harry?”Ron问,以某种故作随意的声音。

“哦,呃Cho,显然。她并不是所有时间都在哭,你知道。然后Ginny和我大概做了一千--”

响亮的手指关节活动的声音。

“--从没,Ginny和我从没做过接吻以外的事,”Harry立刻改正说,“我对待你的小妹妹就像对待纯洁的,贞洁的,无与伦比的小姑娘。”

 “好朋友,”Ron尖锐的说,松开了拳头。

“好了,”Blaise说,靠在餐椅里。“你有经验是好事,Potter,因为让我告诉你,Malfoy等着被干呢。”

 “我恨我的生命,”Harry呻吟着,再次把脸埋到手里。Hermione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

Blaise好像Harry没说话似的接着说。“现在,你很幸运,我是直的先生,Draco喜欢做下面的。他有点专横但是我真的认为这对你有利,在--”

 “下面?”Harry插嘴,听起来很迷惑。

“是的,下面,他是--哦,等等,Potter,你不知道什么是上面和下面,是吗?”

Harry无力的摇摇头。Hermione跳出来解释。

“所谓上面和下面指的是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发生性互动的时候的姿势。上面是指插入的那个,而底下是指接受插入的那个。”

Harry和Ron扭头盯着她。

“你怎么知道这个?”Harry询问着。

“我知道每件事,”Hermione神秘的回答。

“所以Harry会是牛仔,Malfoy是马,”Ron沉思着说。

“我想你可以这么说,”Blaise同意。

“Harry会是火弩箭,Malfoy就是飞行者。”

 “对。”

 “Harry会是驯服者,Malfoy就是龙。”

 “大致如此。”

 “Harry会是--”

 “我们了解了,Weasley,谢谢你,”Blaise打断他。

 同时,Harry深深的,鼓舞自己的呼吸着。

“行,”他咕哝着。“我可以去,我能和男生做爱。这是个好理由。彻底打败最强大的黑巫师之类的。”

 “真的?你会去?”Blaise问。

Harry深呼吸一下。“是的,象很多次和在很多情况下一样,我会去。就算这意味着我要把Malfoy打扮的像个女学生,捆住他,把他压倒在床上干一个小时直到他高潮得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得。无论发生什么,也要找到那魂器。”

 “格兰芬多!”Blaise嘲讽说。“该死的无畏少年勇士,那种--等等,你刚刚说要对Draco干什么?”

 “没什么,”Harry轻蔑的回答,“那么,在我明天去追求Malfoy之前,还有什么事情要知道吗?”他问,伸伸胳膊,使得他的T恤向上拉起来几英寸。

“呃?”Blaise心不在焉的说,他的注意力突然集中到了Harry新展露出来的腹部。“对不起,什么?”

 “在我跟Draco做爱之前还有什么要知道的吗?”Harry重复,有点不耐烦,“你知道,他喜欢前戏吗?他会尖叫吗?他有没有什么偏好?之类的。”

 “哦,对。Draco,对,”Blaise心烦意乱的说。“他什么都喜欢。你有什么计划之类,Potter?”

Harry给了Blaise一个迷惑的表情。“当然,我想。我会坐式,立式,之类的。Zabini,你说Draco专横。肯定他会喜欢特定的,而不是随便什么。”

 “并没有,就是随便。听着,你真的会坐式?因为你的腹部很漂亮,Harry--我叫你Harry,可以吗?”

 “什么?哦,是的,当然,”Harry说,听起来心烦意乱。他一只手摸着肚子。“真的?你觉得我的腹部很性感?”

 “绝对,”Blaise热心的说,他站起来走向Harry。“你的手臂也很棒,”他说,一只手放在Harry的手臂上。“完美,就是完美。光滑而且结实。”Blaise的眼睛闪闪发亮。

“真的。”Harry看起来在发抖。“好吧,我最近在练习举重和俯卧撑,想让体形更好一点。我是说,我终于长高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有点单薄,你知道,而且--”

 “Harry,”Hermione说,听起来有点厌烦。“你是要弄清楚Malfoy喜欢怎么做爱,记住了?”

 “哦!对,对。”Harry转向Blaise。“别在分心了,”他坚决的说。“告诉我关于Malfoy的一切。”

 “哦,Malfoy可以等等。听着,Harry,你确定你真的要做所有这些事?”Blaise问,他的声音又关切又甜蜜。“你想不想先练习练习看?因为我也许愿意--以团队合作的精神--让你拿我练习。”

 “真的?”Harry问,听起来很惊讶。“你让我上你?”

 “我也许是可以被说服的,”Blaise说,他的手还放在Harry的胳膊上,他的眼睛正盯着Harry的胯部。

Hermione翻翻眼睛。“Zabini,停止勾引Harry,集中精神。”

Harry睁大着眼睛看着Blaise,“你在勾引我?”

 “什么?我?拜托,好像,”Blaise讪笑说,他顿了一下。“为什么,成功了?”

 “某种程度,是的,”Harry惊奇的承认,给了Blaise一个评价的表情。

“HARRY!”Ron和Hermione尖叫道。

“什么?”Harry防卫的说。“他是个漂亮男人!”

Hermione深呼吸了一次,“Harry坐好了,那样Zabini可以告诉你Malfoy喜欢怎么做爱。Zabini,向Harry解释Malfoy喜欢什么,还有同性恋的性技巧。只用语言解释。Ron,你可能不想听这些。去玩魁地奇或者别的。”

男孩们匆匆照她的指示行动起来,她叹口气。“下次我决定成为打倒邪恶学校三人组的大脑的时候,我会找女生,”她阴郁的自言自语。 

 

不怕微量剧透的往下看!

这篇实在太hot啦!Blaise和Draco争做Buttom真是令人捧腹~

Draco没有浪费时间,Blaise一出现在魁地奇球场,Draco就吻了他。Blaise立刻吻了回去,然后他们成功的把对方推倒在球场上,就在看台边。

“唔,”Draco吻着说,翻身让Blaise压着他。“这就是我要的,一场强烈的做爱。”

Blaise期待得颤抖着。他希望Draco变成一个好的上面的;他真的已经准备好了大干一场。

“听起来很棒,”Blaise嘟哝着。他翻身让Draco在他上面。“给我最强烈的。”

Draco中断了接吻,坐起来调整他的位置,跨骑在Blaise身上。“我等不及你干我了,”他喘息着说。

“当然,”Blaise说,微微拱起身。“除了是你干我。”

Draco大笑起来。“我真的不是上面的,”他随意的说。“所以当然你是干我的那个。”

Blaise仰天看着Draco,有点苦恼。极少的情况下他会在上面,但今晚他没有这种想法。“我也不能在上面,”他说,几乎是讽刺的。“所以显然你要干我。”

Draco傲慢的挑起眉毛。“我不这么想。如果我要在下面,我就在下面。所以你要在上面,你最好也接受这点。”

Blaise坐了起来,推开Draco。“我不想在上面,”他指出。他不怎么关心Draco被宠坏了的态度,也不打算照着他的方式来。“你应该知道我决不做我不想做的事。”

“我也是,”Draco顽固的说,带着富裕父母独养儿子的全部自信。

他们对视了很久。

“那么怎么办?我们不能做只因为你拒绝在上面?”

“不,我们不能做只因为你拒绝在上面。”

另一次漫长的寂静。

“好吧,我们还能做点什么?”Draco问,瞪了Blaise一眼。

Blaise伸手从斗篷里拿出那瓶火焰威士忌。“想喝醉吗?”

 

Blaise对Harry的反复诱惑和Hermione对Blaise的反复警告hhh~

“你爱上他了,不是吗?”

 “什么?”Harry喘息着,然后挤出一阵笑声。“我?爱上Draco   Malfoy?拜托,”他嘲笑说。“别逗了,Harry   Potter爱上Draco   Malfoy,好像真的。”

Blaise拍拍他的手臂。“愚蠢的格兰芬多,”他吃吃的说。“你们不能不带感情和保护欲的和某人睡觉。你会在你知道以前就彻头彻尾的爱上Draco。”

 “嘿,那不是真的,”Harry抗议。“我会让你知道格兰芬多当然能不爱某人也跟他睡觉。我们是狮子,狮子和所有的母狮子睡觉,没有额外条件。”

Blaise看起来想大笑。“所以你是一头狮子,嗯Potter?在巡视中?准备不带任何粘乎乎的感情的和任何穿过你路线的少男少女睡觉?”

 “对,就是这样,”Harry挑战的说。“我可以随意的跟人做爱。”

 “我不知道,Harry,”Blaise懒洋洋的念着Harry的名字。“我不确定我相信你。我想你应该向我证明。”

 “怎么证明?”Harry问,真诚的惊奇。

“哦,只要你坐在这沙发上,就在这儿,现在,我们可以来点随意的--”

 “我可以听见你,Blaise!停止钻进Harry的裤子!”

 “等等--这又是另一个勾引我的计划?Blaise,你怎么能?”

 “我谴责你,”Blaise发誓,“你见鬼的怎么能这样,Granger?!”

 

Ron和Harry相互吸引(因为魔药)的那段也戳笑点!尤其Hermione掉书袋解释两人并不那么清白时:

“是,说到甜点,”Ron说,眯起眼睛。“你们俩往茶点里放了强效成分。那天我吃的时候,你知道我被下了药,还操纵我迷上Harry。”

Blaise耸耸肩。“观看你们俩还蛮刺激的。”

Harry和Ron几乎晕倒。

“我们就像兄弟!”Ron说。“我永远不会喜欢Harry!”

“呃,实际上,Ron,”Hermione插嘴,“那种特效春药只在你对某人有潜在欲望时起效。它不是导致迷恋的爱情魔药;它只激发已经存在的东西。”

Ron和Harry恐惧的看着对方。

“我们永远不说这事,”Ron几乎窒息的说。“永远。”

“同意,”Harry立刻说,颤抖着。

 

还有最后的结局真是温馨呢~Hermione女神果然是自己人hhh~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