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Faithwood的文At Your Service 为您效劳

SUM:Hogwarts students are in danger; Harry is determined to save them all. There's only one thing he knows for certain: Draco Malfoy is somehow involved. An eight year fic. Post-DH. EWE. HPDM. SLASH. Mature content. Daily updates.

霍格沃茨的学生处于危险之中,哈利坚定地要救出所有人。他唯一确定的一点是:德拉科·马尔福某种程度上被牵扯进去了。八年级。日常。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7743288

翻译链接:http://tieba.baidu.com/p/1740744575

~~~~~~~~~~~~~~~~~~~~~~~~~~~~~~~~~~~

节选(Harry Potter在有求必应屋门口遇见了Draco Malfoy,质问他为什么会到那里去):

德拉科下巴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后他握住楼梯的扶栏,牢牢地抓住它;他也许在假装那是哈利的脖子,“我有时会去那里,就是这样。” 

“去那个房间?” 

“是的,”马尔福嘶声地说,然后防御性地加了句,“那是个很有用的房间。如果你想要,可以给你一个游泳池。” 

“哦?所以你去那里游泳?” 

马尔福瞪了他一眼,“也许。” 

“好的。那么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个房间已经废弃了,被毁坏了。它根本就没有用了。” 

马尔福眨了眨眼,“你在说什么,波特?门就在那里。” 

“是的,它在那里。但是现在它有求不应。它空了。它被烧毁;魔法已不存在了。” 

马尔福声音变小,几乎像是在低语,“你进去过?” 

哈利盯着他,他看不出马尔福是在假装惊讶或者是他真的从来没有进过有求必应室。他肯定撒了什么谎,尽管哈利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显然,你也一样。”哈利说,“去游个泳。” 

马尔福的神色一瞬间就转变了。直到他的表情变得冷酷,哈利才认识到马尔福之前看起来有多脆弱。他突然为自己质问他感到万分自责。也许脆弱是马尔福最不想展现的东西。他早些时候看起来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对他来说,有求必应室是一段糟透了的记忆。

也许马尔福本来也不应该回到霍格沃茨。也许他也在后退。 

“我觉得我今天受够了,波特,”马尔福冷冷地说,“不过,我们应该再来一轮。我还是那个顽皮的学生,而你可以当个教授。”马尔福露出一个假笑,向前倾斜靠近了些,他密谋似地轻轻说,“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些个玩意么?” 

哈利对他怒目而视,突然感到很不自在,马尔福转身离开时他几乎感到解放了。但是当马尔福走到楼梯平台上时,哈利突然生出一种不想让马尔福认为自己斗嘴赢了的强烈欲望。在他可以阻止自己之前,他大喊道,“也许我们是应该,马尔福。让你父亲知道我们一起度过了许多黄金时间,他会高兴的手舞足蹈,不是么?” 

马尔福猛地转身。他看起来惊到了。 

我猜对了,哈利惊讶地想。他几乎要笑出来了。卢修斯·马尔福真的告诉过他的儿子要跟自己做朋友。 

“你怎么—”,马尔福开口,“你在说什——” 

马尔福从来没能把他的问题问完。随着一声震耳的吱呀声,楼梯在他们脚下移动,猛然横向左边。马尔福向后倾倒,在楼梯下方的巨大空谷上摇摇欲坠,哈利看到他的双眼睁得难以置信地大。 

哈利失去平衡,趔趄向前,在他飞向楼梯边缘,朝着马尔福身边飞撞过去的同时,他紧握住扶栏。接下来发生的事是一片模糊。哈利抓着栏杆,它的坚硬程度让人安心,他的手指一把抓住了马尔福长袍的一角,他的肩膀在为他手臂非自然的伸展而抗议着。这感觉像是他们在旋转;也许他们的确在旋转。马尔福的重量正在把他俩拉出了边缘,哈利闭紧眼睛,尽可能地向上拉。他的肩胛疼痛无比,最后他的手指松开了马尔福的长袍。 

楼梯震动了一下,和什么相撞然后发出了砰的一声,然后停了下来。哈利感到自己的头还在旋转,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刚才闭上了眼睛。当他睁开它们时,周围火把和蜡烛的光芒洒满了整个城堡,看起来异常明亮。 

哈利感觉自己的肩膀在燃烧。疼痛朝他的指尖扩散,上升到他的大脑。温暖的呼吸弄得他的脸颊痒痒的。马尔福喘着气,被栏杆和哈利的身体压在中间。 

他没有掉下去。在疼痛和他们头晕目眩的旅途之间,哈利甚至都不是很确定他刚刚有没有把马尔福拉回安全地带。但是显然他有。马尔福现在很安全,楼梯也不动了,尽管不是在他们本该在的位置,所连接的不是原来的台阶,现在它们通向哈利左边一处狭窄的走廊。 

“波特?”马尔福低声说。他呼吸的热度让哈利颤栗。他向后一推,叫了出声。这个突然的动作导致一阵热辣辣的痛感袭上他的肩头。 

哈利咒骂了一声,把左臂贴在身侧,用右手架着它。“我觉得我的肩膀脱臼了。” 

马尔福盯着他。他向下瞥去,越过扶栏,看着下面层层叠叠的楼梯来回伸展,然后迅速地又看向哈利。“你应该去校医院。”最后他声音粗哑地说。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在几楼。”哈利环视四周。五楼?六楼,也许。“刚才见鬼的怎么回事?” 

马尔福没有马上回答。他看起来似乎很难说出话。他仍然抵在栏杆上,显然很不情愿挪动。 

我们应该从楼梯上下来。它们现在看起来都很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也许它们很困惑。”马尔福说道。 

“是啊。”它们让人感到困惑,而它们自己也困惑,尽管它们本不应该这样。它们会拒绝在星期五带你去变形课教室,显然想说服你该去猫头鹰棚屋。当你站在走廊和朋友聊天时间稍微有点长,它们会变得不耐烦,然后它们会暗中移动直到挪到另一头。尽管当你踩在上面时,它们本来应该留在原地不动的。 

“我们在六楼,”马尔福四处看着,突然说道,“我们应该……下去。”他看向一段段楼梯;这显然是德拉科最不情愿走的路线,但它同样也是唯一的一条。他们站的平台通向左边的一个走廊,右边连着另一个楼梯。“校医院在那边。”马尔福向哈利右边挥手示意。他说的没错。今年年初时候,校医院又搬回了二楼,看起来它对待在那里很是满意。

哈利研究着马尔福苍白的脸。“楼梯看起来不会再动了。”他说话时带着自己都感觉不到的自信。 

马尔福耸了耸肩,然后——慢慢地,哈利忍不住注意到——松开了他紧握栏杆的手。他向哈利移去,伸出胳膊,好像打算拉哈利一把,但随后他似乎不这么想了,反而又挪到另一边。“你看起来不太好,波特。我们应该快点。” 

哈利本会为马尔福突如其来的关心举动感到惊讶,但另外一些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们前进的走廊上只有微弱的光线,非常朦胧。在远远的尽头,一个黑色的肿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安静异常。哈利原先以为它是一片阴影,但是一道白色闪光让他又看了过去。 

“那是个……”哈利眯起眼看它。“那是个训练选手么?” 

“什么?”他听到马尔福这样问。 

光转移了,照亮了走廊。那是一个训练的比赛选手。哈利的心跳漏了一拍。“有人在那儿。”有人倒在地上。它明显是一副躯体。 

哈利动得太突然了;他的肩膀提出了抗议,但是哈利咬着牙,试图忽略那种疼痛。他向前疾冲,无视正说着什么的马尔福,快速跑起来——这使得疼痛像火舌一样舔过他的臂膀。 

当他到达那副躯体前时,他的前额都湿透了。他几乎不能呼吸。马尔福追到他身后;他脸色苍白,盯着那具一动不动躺在他们面前的身体深色的头颅。蜘蛛网覆盖在这副身体上,细长的银丝从霍格沃茨长袍上一直延伸到后面墙上。它看起来已经被放在这里很久了。但是这不可能。 

哈利弯下身,准备伸手去翻身体时痛苦地吸了口气。 

马尔福抓住他的手腕,“别。如果他被下了诅咒……” 

哈利猛然拽回他的手腕,完全无视马尔福的警告。他认出了这个发型。略长的黑发,波浪似的卷曲,看起来却又柔软无比。他把男孩翻了过来。他苍白的蔚蓝色双眼空洞洞地凝视着哈利。 (这个男前不久和Draco闹了矛盾)

马尔福倒吸了口气,“我没有——”他喘气说。“这不关我的事!” 

疼痛让哈利难以集中注意力。哈利的手指滑到男孩的脖颈上。“他还活着。这儿还有脉搏。”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他不是很确定,他的手还在颤抖。 

“我没有——” 

“够了!”哈利厉声说道,“现在无所谓这点了。我们必须马上把他送到庞弗雷夫人那里。”他站直身体,艰难地把视线从汤米·莱特僵硬的躯体上移开。马尔福在他的长袍里仔细翻找;他的脸因激动而微微泛红。他拿出他的魔杖,抖抖簌簌地握着它。 

有一瞬间,哈利预料着马尔福会举起魔杖诅咒他。他不认为他能够保护好自己。但是马尔福把魔杖指向那个拉文克劳男孩,咕哝了一句咒语。一个长长的担架出现在男孩下方。 

“我应该让他漂起来。”马尔福怀疑地看着他颤抖的双手说。 

哈利强迫自己站得更直一点。“我来。”他挥动魔杖,然后担架缓缓升起来,盘旋在他们身旁。也许让马尔福对他用漂浮咒是更明智的选择。但前提是马尔福不是对这个男孩下咒的人。然后马尔福要做的全部就是假装他抓不稳自己的魔杖,稍一失手让男孩摔下楼梯,就像马尔福一分钟前差点掉下来那样。那样哈利就永远也不会知道,这到底真的是一个意外,还是马尔福决定给他已经开始的任务扫个尾。很明显,他不是一个杀人犯。但是这里又发生了什么呢?

 

~~~~~~~~~~~~~~~~~~~~~~~~~~~~~~~~~~~

Faithwood说这是日常??!!

其实并不日常吧!!!如果这是霍格沃茨的日常我怎么样也要混!进!去!!!充满了悬疑风啊(好爱~)引人入胜的(又是一篇我忍不住一!口!气看完的长文)凶杀案、入室犯罪、吸血鬼出没、密室逃脱~当然,HD的爱恨纠结描写也很棒~

这里的Draco有点颓废,充满了对自己的不信任,甚至怀疑自己是一切的凶手。自暴自弃的他当然让Harry的救世主情绪猛涨~最后密室逃脱的那一段算是Draco“被打醒”,有真正的求生欲望~

Ron终于也是“很懂"的那一类啦哈哈(加入了Hermione和Ginny的同人大军了吗hhh),非但没有阻止Harry对Draco的痴迷(当然,玩笑还是要经常开一下的~不过不像其他一些文对这段关系那么反感),在Harry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Draco的感情时默默暗示/搭桥,还提示Harry有用的咒语(hhh)~

结局超级出乎意料(对我来说,,,因为完全没想到!)Harry的猜错没有错,确实有一个强大黑暗的敌人是一切的凶手——但是这个凶手并不是黑暗,也并非敌人——霍格沃茨强大的魔法最终解释了一切~(就不详细剧透啦!)

 

评论(2)

热度(42)

  1. BessetkVitoria_da_Chi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