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无形的泥淖 【1】The Last Call from Narcissa

命运的陷阱,无形的泥淖。
复仇与救赎,爱恨与取舍。
这是一场智慧和勇气的角逐,美貌与诱惑的盛筵

 

     ※※※

    【1】 The Last Call from Narcissa


  二月二十日,星期四,晚上十一点


   她精神恍惚地、缓慢地脱着衣服,脱光之后,挑选了一件鲜红的长睡衣穿在身上,以便流血时不露出血迹。纳西莎·马尔福最后环顾了一下这间在过去三十多年里逐渐亲切而可爱起来的房子,仍然是那样整洁。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小心翼翼地把手枪拿了出来。手枪黑得发亮,冷冰冰的,令人不寒而栗。她把它放在电话旁边,开始拨动在费城的儿子的电话号码。她听到了那遥远的电话铃的回声。接着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哈罗!”


  “德拉科……亲爱的,我就是想听到你的声音。”


  “真没想到是您,我太高兴了,妈妈。”


  “但愿我不是把你吵醒的。”


  “不是,我在看书呢,正准备去睡。塞德里克和我本想出去吃晚饭,但天气太糟糕了。这儿的雪下得可真大啦。您那儿怎么样?”


  天哪,我们竟然谈起天气来了,纳西莎·马尔福想,我有那么多的话要跟他说,可又不能说。


   “妈妈,您那儿的天气到底怎么样呀?”


  纳西莎·马尔福望了望窗外。“正在下雨。”说完她想,这太富有戏剧性了,就象演电影一样。


   “什么声音?”德拉科问。


   外面雷声阵阵。纳西莎由于陷入极度的沉思之中,竟然没有听到雷声。新奥尔良地区正在下暴雨。气象太已经预报过:“新奥尔良地区有雨。华氏六十六度。夜晚将转为雷阵雨。别忘了带伞。”可她已不再需要伞了。


   “是雷声,德拉科。”她极力使自己的声调显得很轻松,“告诉我,你在费城过得怎么样?”


  “我就象神话了的王子一样,妈妈。”德拉科说,“我从来不相信有人会象我这样幸福。明天晚上我将和塞德里克的父母见面。”接着,他象宣告什么似的压低了嗓门,“是迪戈里夫妇,”他叹了一口气,“他们很古板。我正害怕得发抖呢。”


  “别担心,他们会喜欢你的,亲爱的。”


  “塞德里克也说没关系。他爱我,我也爱他。我真想让您马上见到他。他可帅了。”


  “这我相信。”可她永远不会见到塞德里克了,永远也看不到儿子的婚礼了。不,别想这些了。“孩子,他知道能得到你将有多幸福吗?”


  “我也是一直这么跟他说的。”德拉科笑了,“关于我的事就说到这儿吧。告诉我,您那儿的情况怎么样?您好吗?”


  希伯克拉特·斯梅绥克大夫曾说过这样的话:“纳西莎,您的身体好极了。您可以活到一百岁。”命运可真会捉弄人!“我很好。”纳西莎答到。


   “有男朋友了吗?”德拉科开玩笑地说。


   自从德拉科的父亲在八年前去世以后,尽管德拉科一再怂恿,纳西莎·马尔福从没有考虑过和别的男人外出。


   “还没有。”她改变了话题,“你的工作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结婚以后,我要是继续工作,塞德里克也不会不高兴。”


  “这太好了,宝贝。他真是个明白人。”


  “是这样的。您还是亲眼见见他吧。”


  这时,天空响起了一声炸雷,就象后台的提示:时间到了。除了道别外,更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再见了,我亲爱的。”她竭力使她的声音保持平静。


   “结婚时再见,妈妈。我和塞德里克一订好日期,就打电话给您。”


  “好的。”毕竟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德拉科,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说完,纳西莎·马尔福轻轻地把听筒放回电话机上。


   她拿起手枪。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了。要快,她把手枪对准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TBC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