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推荐crossover: [Sherlock/Draco]风衣与长袍

特别有趣的一篇crossover!本来我是不怎么看crossover的,然而这篇太棒了~Draco与Sherlock——两个性格强烈的毒舌在一起,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神探夏洛克&哈利波特混合同人(CP不拆,只有拉郎木有配),Draco和Sherlock不得不合作破案~(原配们的互动都很萌啊!细节中满是感动)故事情节和推理过程都很赞!b( ̄▽ ̄)d

他们的唇枪舌剑太好玩了!Draco你也有嘴功被比下去的一天hhh~

文章地址:http://173.255.216.198/allc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177

作者是:枣糕

~~~~~~~~~~~~~~~~~~~~~~~~~~~~~~~~~~~

这里贴几段超有趣的:(按故事情节顺序排的)(怕剧透的快去直接看原文!~)

1,看看,Draco被Sherlock分析的一段:

夏洛克皱了皱眉:“这是迈克罗夫特的要求?” 
“这是我们协商后的结果,他说他会负责说服你。” 
“他从没说服过我,另外我不需要马尔福先生跟着我,我很怀疑他会真的帮上什么忙,到这个年纪还跟父母住在一起的我一般会自动判定为无行为能力人。” 
“我从没跟你说过……” 
“你的衬衫非常整洁由此看来对仪表要求很高但你会乱丢糖纸而且还会让你的那闪闪发亮的鞋子直接踩在上面所以你习惯让你别人为你整理收拾你的戒指戴在右手无名指上说明你单身并且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你对别人的命令具有强烈的抵触感但如果逼近你的话你又会变得非常容易被控制这些都是长期与长辈相处之后会出现的性格特点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父母中一位会比较严厉而另一位则对你相当溺爱哦溺爱一个成年男人真让我受不了最后就是你袍子上绣着你的姓氏而且袖子上还有栀子花的香味。” 
“栀子花香味怎么了?”哈利问。 
“没怎么,我不喜欢栀子花。” 
马尔福几乎可以说是愤怒了,他苍白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晕:“我有家养小精灵做家务,巫师世界的传统就是家族住在一起,戒指待在右手无名指是为了加强我治疗魔咒的效力,至于栀子花香的原因是我要切碎它的花瓣给一个愚蠢的病人治疗烫伤因为他念错了魔咒!你这没有脑子的蠢东西,怎么敢对我胡说八道!” 
夏洛克抬起眉:“哦,我得说你对我的评价非常与众不同,不过我的结论依然是正确的。“【hhh!看看这俩斗嘴的】

 

2,可爱的赫德森太太出现啦!

赫德森太太用气愤、难过、哀怨以及“我就知道你迟早会这样”的眼神看着夏洛克。 
“赫德森太太这是德拉科马尔福马尔福先生这是赫德森太太当然她也是个麻瓜鉴于你们应该不会做过多的交谈所以介绍就到此为止了。”夏洛克说,“跟我上楼。” 
马尔福打量着房间:“麻瓜屋子……看起来倒是比韦斯莱家要好一点儿,我假设它不会突然倒塌吧……它会吗?”他抱怨着朝楼梯的方向走去,赫德森太太拉过了夏洛克,她压低了声音斥责:“你抛弃了华生!” 
“我没有。” 
“你找了这个小白脸!” 
“好形容。” 
“别告诉我他会留下来过夜!夏洛克!我这房子只给正派人住!” 
“很遗憾他会的,而且你也不能赶走他。” 
“为什么我不能?” 
“我付了钱。” 
“哦……夏洛克……”赫德森太太痛苦地呻吟着,“你堕落成什么样子了!” hhh赫德森太太的联想真、棒!我在神夏里面就超喜欢这位太太
“我是指房租,赫德森太太,收起你的幻想去忙点别的吧,不要打扰我们,他的脾气比我还要糟糕我希望这么说能够让你了解其严重性。” 【知道吗这位太太管Draco叫马夫!马夫+马脸,交锋多有爱~还有尖下巴与长下巴的联想hhh~~】

 

3,夏洛克本希望能看到马尔福或者赫德森太太完全击垮另外一方,但两人相处的意外地好~~~

“哦,真高兴看到你完全改变了态度,赫德森太太。”夏洛克说,“你昨天可没有这么细声细语的。” 
“昨天我还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如此的一个绅士。”赫德森太太回答说,“他能吃出我做的是什么。而你和约翰……” 
“我们也能,这是蛋糕,这是饼干。” 
“您瞧见了吗,马尔福先生,夏洛克就是这么对待我的,他和约翰都是好小伙子,但是当我端甜点给他们的时候,他俩活像牲口吃料。” 
夏洛克的脑袋歪向了一边,赫德森太太无视了他的房客,而是温柔地说:“马尔福先生,您也该尝尝我的花草茶。” 
当女房东离开`房间后夏洛克马上说:“哦,你受不了麻瓜的空气,但是可以吃麻瓜的东西?” 
“是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需要我再次提醒你对我们的态度?” 
马尔福困惑地看着夏洛克:“这不冲突,我们也看不起家养小精灵,但是依然会让他们为我们做饭,这应该算做……服侍一类的。” 
“真是荣幸。”夏洛克说,“你刚刚说什么?” 
“家养小精灵,我觉得你的房东就像一个家养小精灵。” 
“嘴真甜,我亲爱的。”赫德森太太端着茶过来,“你怎么会认为我像一个精灵。” 哈哈哈我也要被少爷夸像家养小精灵,Draco你要吃什么我来做!】
马尔福用完全不能理解的眼神瞪着赫德森太太,他嘟囔着:“好极了,麻瓜喜欢被奴役,这可跟格兰杰说的不一样。” 

 

4,四个人在一起破案,只有Harry可怜兮兮不明白~

。。。【Draco解释一番后】。。。

哈利眨着眼睛:“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还有你怎么解释这些混淆咒。” 
“啊,我明白了。”夏洛克慢吞吞地说,“我得说我对你刮目相看了,你有相当不错的犯罪者思维。”马尔福回给他一个满是嘲讽的笑容。 
“ 我也懂了。”迈克罗夫特说。 
哈利越发困惑地看着房间里的其他三人:“拜托?” 

 

5,Draco为了向Sherlock证明复方汤剂的作用,变成了华生~

夏洛克走过去,扶着马尔福的肩膀让他站在自己面前:“然后……仰起头来看着我,对,就是这样,说‘哦,夏洛克,你真是个天才,太棒了!’,说吧。” 
马尔福微微眯起眼睛:“你在耍我?” 
“哦这个表情也挺有趣但是会让我想起一些不是特别愉快的回忆,温和一点,你能让眼睛变得闪闪发亮吗?” 【哈哈哈Sherlock调戏少爷不要太开心~】
“够了,福尔摩斯先生,我有足够理由相信你把复方汤剂当成玩具了。”马尔福站起来,他的裤脚堆在脚踝,他不喜欢自己变矮了,这让他的怒视变得非常没有威力,“你并没真的做出什么研究……” 
“事实上我有非常有力的发现,当你变成约翰的时候你的指纹跟他一样但你的血型跟他不同那么基因也一定不可能相同这说明复方汤剂只能在表面上变成别人的样子而无法真正的改变实质这也许足够实行犯罪了但如果现场有他的血液我们就可以推测出那到底是不是巫师。”
“等等,为什么需要血液?” 
“因为血型,人的血型是不同的。”
马尔福不解地皱眉:“血型?” 
“是的,血型,约翰是A型而你是AB型。” 
“什么?!”马尔福吃惊地叫喊,“你一定是弄错了,我不是一个混血!我是一个纯血!“【好可爱的少爷!(●'◡'●)】
“混血(Half-Blood)?你是指混血吗(Mixed Blood)?” 
“见鬼的那又是什么,我的意思是我有纯正的巫师血统,没有任何麻瓜或者其他任何东西的成分!”马尔福显得有点激动,“我不知道A型是什么,不过如果我的血液里有A了就不可能有B!” 
夏洛克慢慢吐了口气:“知道吗,先生,当你用约翰的样子说话的时候,我甚至分辨不出愚蠢抑或可爱。” 【啊哈哈哈哈这微妙的拆CP感~】

 

6,华生和他俩待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了!

华生把侦探拉到一边,低声问:“夏洛克,我该问你,你怎么了?” 
“我?我很好。” 
“我觉得一个大谈咒语的人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很好’,你得告诉我,你参加什么秘密聚会了吗?新兴宗教?还有你曾在电话里说的魔法世界又是什么意思?你……你终于不满足用尼古丁帖片了?” hhh笑一会】
马尔福打量着电视:“福尔摩斯先生,那个会讲话的盒子怎么才能让它开始说话?” 
“去摁长条盒子上面的红色按钮,最上面的那个。” 
“如果里面还是一个恐怖的浓妆女人在唱歌怎么办?” 
“你可以试着赶走她,不过她大概不会出现,现在是早间新闻的时间。” 
华生看着小心翼翼去开电视的马尔福,抬高了眉毛:“你的‘朋友’非常不对劲,你发现了吗?” 
“给‘不对劲’下个定义。” 

 

7,Harry交给Draco门钥匙~(看到我大哈德深深的爱了,感动啊~)

马尔福接过哈利递给他的东西,看到那是一个狮子形状的吊坠:“蠢东西……这是门钥匙?” 
“是的,可以直接到我的办公室,如果你在麻瓜世界遇到什么危险的话……”黑发的傲罗忽然紧张了起来,“呃,我是说,并不一定就会发生,但凡事都有万一,我希望你能够安全,不过麻瓜世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危险,你知道……” 
“好啦,我知道我会面临什么,波特,麻瓜世界就已经足够让我衰弱了,更别提里面还潜伏着可以随意用不可饶恕咒攻击别人的幽灵巫师,对于一个治疗师来说这还真是很轻松悠闲的工作啊,不是吗?”马尔福讽刺着,手中的书自动翻了一页,“我倒是更希望门钥匙能直接带我回马尔福庄园。” 
哈利的脸红了起来:“我很抱歉,行吗,德拉科?但你要向我保证,如果福尔摩斯先生跟你一样身处险境,你要把他也带过来。” 
“嗯哼,我会尽量。” 
“你得向我保证。” 
“波特,你在要求一个斯莱特林拥有格兰芬多的勇气和赫奇帕奇的忠诚甚至兼备两者的愚蠢,【hhh少爷的嘴刀】这不可能,我永远不会冒着牺牲自己生命的危险去拯救别人。”
“可是你做过,德拉科。”哈利低声说,他望着马尔福灰色的眼睛,“很多年前你就这么做过。” 
马尔福与哈利那绿色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然后他转过头去:“随便你怎么说吧。” 

 

8,福华的互动也来一小段~

“夏洛克!” 
是约翰的声音,听起来充满紧张,幸好当时没有让约翰跟自己一起去,等等约翰是不是哭过他的声音怎么是沙哑的约翰哭了他得看看这个他绝对要看看这个。 
夏洛克睁开眼,他先看到的是陌生的房间布置不过马上就能看出是在医院里,见鬼,他想回221B,接着就看到了医生有些泛红的眼眶,尽管约翰正努力地想要把眼底的潮湿眨回去。
“夏洛克,发生什么了,我的人发现你的时候你正躺倒在一条小巷子里!” 
是迈克罗夫特,煞风景。【hhh哥哥你怎么这么讨弟弟嫌】

。。。【两人发现Sherlock失身了哦不失声了。。】。。。

“上帝……不……”迈克罗夫特呻吟着,他站起身,极为罕见地,步履不稳地走向门口,“我要……我要去联系哈利·波特先生……这一定是魔咒的攻击……” 
“是什么?”约翰拦在了迈克罗夫特面前,“什么叫魔咒攻击?” 
“……让我走约翰。”
“你知道夏洛克有可能会遭受到这样的攻击是吗?”约翰盯着迈克罗夫特,“你知道他会面临的危险?” 
迈克罗夫特痛苦地闭上眼然后睁开:“我很抱歉,但是……”
“你不能就这么让他承受这些!”有一瞬间医生看起来是全然的失控,他怒吼的声音回响在病房之中,夏洛克笑了,他想约翰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曾经被迫在外套下绑上炸药,他奇怪自己怎么还能笑得出来,他想如果如果继续这样持续下去他是会想出办法还是适应现状。 杀!我知道你们俩都宁愿让自己处于危险也不愿对方伤一根毫毛~】
还用说,他一定要想出办法。 
约翰深呼吸着,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对不起,对不起福尔摩斯先生,我……我不该这么说,我知道你也很难受,我很抱歉。”
迈克罗夫特只是摇了摇头,接着大踏步走出了病房。 

 

9,侦探被施咒啦!

“缚言咒。”马尔福补充道,“这跟缄默人常用的那种守密咒不一样,缚言咒是一种刑罚,剥夺囚犯与人沟通的能力但却保留他们的思想,这会在极大程度上让受刑人的思想陷入混乱。” 
“但却没有剥夺听觉。”迈克罗夫特说。 
“那是为了让囚犯听到行刑者的命令以及接受讯息,缚言咒在曾经的巫师世界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用来审讯的,老实说吐真剂比这要仁慈的多。”马尔福回答。 
“该怎么解除这个咒语。”哈利直切主题,“越快越好,我们不能让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被这个折磨。”
马尔福看了看夏洛克,然后走到他面前坐下。
“福尔摩斯先生,看到你如此沉默真让人不适应。” 
“德拉科!”哈利喊道。 

10,我就知道这俩(Draco Sherlock)有很多共同点!

。。。【Draco推测罪犯是一个纯血的哑炮】。。。

“我不知道他现在姓什么,但他出生时的姓氏你应该不会陌生,布莱克,他来自布莱克家族。” 
哈利先是皱起了眉,接着他仿佛陷入了一种困惑:“奇怪,从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小天狼星活着的时候没有,宅子里的肖像画也没有,甚至克利切都没提过这个……你确定他真的属于布莱克家族?” 
马尔福几乎要不耐烦了:“当然,家谱和肖像画,以及只存在与纯血家族之间的心照不宣的秘密,纯血家族的哑炮本来就很少见,能够查到被送往麻瓜界的只有三个,一个已经97岁,还有一个只有6岁,只有布莱克家族那位45岁的最符合不是吗?” 
“6岁?”哈利几乎是叫嚷了起来,“她出生在战后!怎么也会遭遇这样的事?” 
“只有你会认为战争结束后一切就平等而光明了。”马尔福说,“再说这与战争无关,没人能接受一个哑炮。” 
哈利的肩膀危险地绷紧了:“够了,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不要再像描述一件残次品那样去形容哑炮了,这是不对的,你该改正这个观点。” 
“我对你们的社会问题不感兴趣,马尔福先生,你是否能告诉我……” 
夏洛克的问话被德拉科打断,治疗师冷冷地看着傲罗,唇边挂着毫无善意的微笑。 
“你要我改正观点?恐怕你该先让整个魔法界改正观点,哦,当然了,我们的救世主波特,从小生活在麻瓜世界的波特,有一个无所不知的泥巴种朋友和一个热爱麻瓜物品的好哥们,我知道你一直认为别人对格兰杰的嘲笑只是因为嫉妒,我们看不起韦斯莱家族是因为他们贫穷,食死徒会追随伏地魔那个混血的疯子只是因为我们很愚蠢,这些纯血的巫师是多么势力而小气啊,你不会了解血统在魔法界的重要性,如果任何事都可以用对或不对来定义,那么战争就根本不可能发生!收起你廉价的正义感和虚伪的道德吧,我们在这里是为了找出凶手,而不是搞什么良心的审判,比起修正我的措辞,找到那个哑炮和与他合作的巫师才是最重要的。” 
哈利的脸完全地涨红了,而夏洛克似乎还嫌气氛不够紧张似的,不急不慢地给马尔福鼓了掌,这换来迈克罗夫特严厉的一瞥。 【少爷说的好!Sherlock鼓掌什么的你够了~】

 

11,超!级!精!彩!的一段

【贝拉阿姨要Sherlock杀死Draco】。。

夏洛克看了一眼依然指着自己的手枪:“夫人,我是个咨询侦探,不是杀手,你应该找更专业点儿的,我有些不错的推荐……” 
“从现在开始不要多说一个字,否则我会割掉你的舌头。”贝拉将马尔福的魔杖踢到夏洛克的面前,“用这个。” 
“用一根棍子?”夏洛克伸手指了指兰切尔手中的手枪,“你不觉得这个更……” 
马尔福的嘶喊差点把他的耳朵都震聋了,如果迈克罗夫特和哈利还没发现他们在哪儿现在也一定能顺着声音找过来。 
“那是我的魔杖!一个麻瓜不能用巫师的魔杖杀死巫师!贝拉姨妈,求您对我仁慈一点,我真的会……”马尔福简直要哭出来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是已经哭出来了,眼泪从他脸颊滑落,“您不能让我的灵魂万劫不复……” 
贝拉摇着头,用舌尖发出啧啧的叹息声:“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胆小懦弱的笨蛋,这点真是像极了你父亲——麻瓜!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她用变形咒将魔杖变成了一把匕首,“用这个刺进他的胸口。” 
夏洛克迟疑着,他转了转眼睛,试图拖延时间,但情况是如果他不去捡起那把匕首,贝拉就会杀了他们两个。夏洛克在枪口下慢慢弯下腰,似乎依然不太相信这把匕首在几秒钟前还是魔杖,他用指尖轻轻碰触了一下刀柄。 
有一个爆裂咒打在他身边,木屑几乎划伤了夏洛克的脸颊,贝拉厉声说:“动作快点,我不知道你在期待谁来救你,但那都是不可能的。” 
侦探别无选择了,他只能拿起匕首,慢慢向马尔福走过去,马尔福仿佛喉咙被堵住了一样,只能瞪着眼睛看着渐渐逼近自己的夏洛克,他好像终于明白自己会死在自己的魔杖下,而且是被一个麻瓜杀死,这让他的脸色变成了绝望的青灰。 
而贝拉则陷入极大的喜悦之中,如果马尔福这样屈辱的死去,纯血巫师的恨意配合上她之前所立下的召唤咒语就会重新唤醒伏地魔的灵魂,只要她献出自己的生命,伏地魔会马上复活。一想到这些,最忠诚的食死徒毫不收敛地狂笑了。 
在那笑声中夏洛克的拇指摩挲着匕首上面的花纹,不得不杀人这件事让他也有些承受不住,而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过来打破僵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赶过来,侦探的手颤抖了一下,那把匕首差点掉到地上,夏洛克好像害怕这会为自己带来惩罚一样急忙侧转了手腕,匕首就这么在他掌间转了个圈。 
当侦探修长的手指再次收紧时,他握着的不再是匕首。 
而是一把魔杖。 
他念出咒语的速度是那么快以至于贝拉都没有反应过来,魔咒从侦探喉咙中滑出,再弹到舌尖,直指着食死徒的魔杖仿佛一把利剑,而那扩散在空气中的低沉声音无疑是剑刃的锋芒。 
“除你武器!” 
当贝拉发现自己的魔杖从手中飞走时她已经又中了一个石化咒,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一个麻瓜对自己施咒。兰切尔终于想起要开枪,但夏洛克利落地转过身,风衣下摆也跟着飘起,他飞快地,毫不吝啬地给了兰切尔一个紧箍咒,当长风衣再一次服帖地恢复原本的垂坠时,哑炮也应声倒在地上。
马尔福这时候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他清了清喉咙,刚才的大喊让他觉得口干舌燥,他看着夏洛克的卷发,仿佛打量镜中的自己一样,然后他微笑了。 
“演技不错。” 
夏洛克也回了一个笑容,装着复方汤剂的小瓶子在他口袋里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响:“彼此彼此。” 【两人帅爆啦! 有木有!】



 

~~~~~~~~~~~~~~~~~~~~~~~~~~~~~~~~~

里面还有很多极有趣的小梗啊,(你们看完来和我交流吧hh)比如:

1,豌豆公主(般傲娇的少爷),空气有毒;

2,华生觉得如果这两个人认识彼此却没有杀死对方的话,那么他们无疑只能是朋友;

3,华生+少爷:两个医生的交流;

4,无数睿智有趣的、针尖对麦芒的对话:“得了,别这么看着我,这不管用。”治疗师说,“从十一岁开始我就被这样的眼神盯了七年,你觉得我会害怕?” “你从十一岁时就这么聒噪?” 

~~~~~~~~~~~~~~~~~~~~~~~~~~~~~~~~~

然后评论区也是极有趣(来段丧心病狂的):

“大家好,欢迎收看2012年第233届下巴锦标赛决赛部分的转播,今天参加决赛的两位选手是一号种子选手夏洛克和二号种子选手马尔福。马尔福选手是这届比赛最大的黑马,从霍格沃兹分赛场的选拔赛中脱颖而出。” 
“伦敦贝克221B体育馆是夏洛克选手的主场,但是我们看到马尔福选手今天的状态非常好。好,现在比赛开始了,两个人双手抱胸,扬起下巴和对手互相对峙着。马尔福突然冲过来了,他欺近夏洛克,下巴一指发出了尖下巴攻击!”
“夏洛克迅速展开了长下巴防御!马尔福的攻击在一层层下巴褶子波浪形的阻挡下冰消瓦解!多么完美的防御!” 
“马尔福选手的实力是不容置疑的,大家可以看到这一下巴是多么犀利。不过夏洛克显然为马尔福的尖下巴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他的战术效果非常好!” 

 

评论(1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