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维也纳的回忆——脑洞(二)小德的日常之成衣店

背景:Draco被人贩抓住,背井离乡。然而一位来自维也纳的年轻贵族拯救了他。AU,十五世纪。

 (脑洞(一)小德的日常之击剑课)

 

裁缝让我把手举平,双脚分开,然后忙着量我的尺寸。我静静地站着,欣赏着店内墙上挂在的各式各样的长袍、斗篷。也有式样繁复的外套和裤子。简洁的木架托着明亮的镜子,高雅的气息藏在每一件衣服的褶皱间。裁缝的皮尺绕过我的腰部,弄得我觉得怪痒痒的。

 

哈利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手撑着头,一手放着身边轻轻地抚摸着怀里休息的兔子。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突然有种什么都没穿的感觉。我低头确认自己好好的穿着红酒色的上衣和米色的长裤。而哈利今天并没有穿贵族的正装,他大概更喜欢穿朴实无华的衣服吧。

 

白色的衬衫绣有细致的花纹,看上去很柔软,且决不是街上某些男人们穿的那种又硬又难看的货色。领口敞开着,露出小麦色的胸肌。我突然间意识到——而且是第一次意识到——我很白,尤其在他身边作对比时。深绿的裤子完美地勾勒出他壮实紧绷的大腿线条,棕色的牛皮靴子包裹着小腿——

 

不知为何我颤抖了一下。我匆匆移开目光,却觉得心跳刚刚停了一拍。为什么?

 

裁缝一边给我量体裁衣一边唠唠叨叨。他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终于,他带着皮尺走进店内的一扇门,我抬眼望向哈利。读出我的疑惑,哈利耸了耸肩。

 

“裁缝觉得你可以试几套现有的衣服。他现在去拿了。”笑容慢慢挂上哈利的嘴角,我这才发现自己还举着手张开腿。尽量优雅地摆好站姿,我不满地瞪着他。但是他还是冲我傻笑着。

 

裁缝念念有词地走了回来,兴奋又骄傲地举着一堆衣服给我看。

 

“他说你可以脱掉衣服试试它们。”哈利提示我。我看看他又看看衣服,然后看看裁缝,这人正点头同意哈利说的话,尽管我可以确定他一句英语都不会讲。

 

“我……我觉得……我不喜欢它们。”我紧张地远离那堆衣物。我不想再哈利面前脱衣服。那种奇怪的感觉我还没搞懂。

 

哈利把兔子放在沙发上,朝我走来。他拿起裁缝给的衣服在我身上比了比。

 

“它们看起来挺好的。哪里惹你讨厌了?”他问道,绿色的眸子静静注视着我。我结结巴巴地想编出一个解释,但甚至连一句连贯的话都组织不出来。突然之间,我连英语都不会讲了。哈利把衣服搭上肩膀,把我轻轻拉到他的身边,“不试试看哪里知道好不好呢。”

 

他开始给我脱衣服。我觉得胃里什么东西在搅动,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着。哈利粗糙的手擦过我的皮肤——我咬紧下唇,怕自己失声呻吟。

 

“把手抬起来。”他要求道。我不假思索地照做了。他把我的上衣脱掉,可能是突然失去温暖的保护,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还是这么瘦。可能我应该叫裁缝把尺寸稍微改大一点。毕竟你这年纪的孩子都长得很快。”

 

“我不再是小孩子了!”我生气地喊,然后抬起下巴,任性地瞪着他。他默默抬起我的胳膊,给我穿上天蓝色的真丝长袍。

 

“嗯,你不再是小孩子了。”他微微地朝我一笑,却是那种开玩笑的、哄小孩子的笑容。我抿住嘴巴,有点生气了。“那请问你多少岁了?”

 

“我十……十四岁了。”我不太能确定。我北方的老家永远飘着雪,四季总不太明显,也没人去关心日历这种东西。一些僧人尝试了一些简单方法记录年月,但是没什么人理他们。

 

“那你快成年咯!”又是逗小朋友的声音。我真的生气了。

 

“不要嘲笑我!”我想甩开他走开,却被牢牢抓住了胳膊。

 

“我没有在嘲笑你。”这次的声音很认真。他抬手轻轻把我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喜欢这些衣服吗?”

 

我将信将疑地盯着他,却发现自己的愤怒早就烟消云散了。裁缝迅速地找来一面镜子放在我面前。嗯,看来蓝色挺适合我的。我默默点了点头。

 

“太好了。那我们先把这些买下来,然后再去定制几套。”哈利说完又转身和裁缝用意大利语交待了几句。裁缝不住地点头,喜笑颜开地接过一袋钱币。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