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复方汤剂 (不要被无聊的序吓跑)

草蛉虫粗锑 非洲树蛇皮 
双角兽磨粉 蚂蟥去口器
满月流液草 两耳草叶屑
粉状氯化铵 锉末硝石铁 
读着挺押韵 吃了能没病?

 

~ ∆ ~ ∆ ~ ∆ ~

正文

“做好啦!”Draco开心地喊道,“如果你确定你那部分做对了,现在就只差把Potter的头发放进去了,Bon Appétit*!”

(*Bon Appétit 法语,祝你好胃口。一直很喜欢这句话hhh)

Blaise哼了一声。他们在斯莱特林级长专用浴室里,在一个沸腾的大锅前面对面坐着。Pansy今晚去巡夜了,所以没有参与到他们的邪恶计划里。

 所谓邪恶计划,其实就是让他们中的一人喝药变形成Potter,在宵禁后四处游荡,最终被巡夜的老师——最好是Severus——生气地发现,然后扣掉一堆可观的学分,运气好的话还能加上一个月的禁闭。虽然这个学期Potter还没做出什么愚蠢的壮举让Dumbledore有理由直接把学院杯捧到他手上,Slytherin不能冒险失去本来就岌岌可危的第一名。

 复方汤剂的原料完全没有问题——Slughorn的鼻涕虫俱乐部的资源慷慨地向他们开放,他们可以轻易获得最复杂的原料。制剂非常耗时,但也没有关系。糟糕的是——而且对Blaise来说非常不幸的是,他是喝药的那个。然而他也不能抱怨,毕竟这是他的主意!

 自我放弃地向后仰靠着浴池扶手,Blaise观察着Draco把少量的药水倒入玻璃杯中,然后加入一根极细的几乎透明的发丝,小心翼翼地摇晃几下,直到浓稠的棕色液体吞噬了它。Draco稳稳地把杯子放到地上。

 两个人同时往后退,远离开始发出嘶嘶声并喷出泡沫的药水。接着它变成了恶心的棕黄色。

“呕。”Blaise郁闷地盯着玻璃杯。

“好歹它不是屎色的。”Draco看问题很积极。“虽然有点像鼻屎。”

Blaise捂住了鼻子,忍住要吐的欲望。

“来吧,哥们,一口干掉!”Draco鼓励他。混蛋。站着说话不腰疼。

Blaise反复深深呼吸。犹豫了一下,屏住呼吸,他最终还是拿起了杯子,一饮而尽。他之前喝过复方汤剂,但它绝对不是一个会让人想重复的经历。再次地,他感到全身扭曲变形,骨头痛苦地伸缩,恶心的气味贯穿全身,喉咙像烧着了一般,氧气都从肺里被抽走了,天哪怎么还没结束——

不知道过了多久,Blaise睁开眼睛,气喘吁吁,发现自己趴在地上。恍惚中,他觉得有人轻轻在推他的肋骨。

“Blaise?嘿!跟我说话,哥们!”Draco担心的声音,“你没事吧?”

Blaise困难地爬起来。“我没事……没事吧?”

有什么非常,非常不对劲的事情发生了。他甚至不用去看Draco脸上无比震惊的表情。他的声音不同了,但它绝对不是Potter的。Blaise用手捂住脸,感受它的肤质和在手中的大小,嗯那绝对不是他自己。摸摸光滑的额头,可以再次确定不是那个疤脸。

但是,搞什么……”扔下仍然目瞪口呆的Draco,Blaise站起来面对镜子。“Merlin的粉色小内裤啊!我变成了你?!”

 

Draco只是虚弱地点点头。Blaise起了疑心。

 

“你干的,是吧?”

 

“不!怎么可能!而且是你去偷的头发,又不是我!”Draco辩解道,他看起来还是惊呆了。Blaise决定相信他。

 

“那怎么会……?哦,不……”Blaise捶着自己的脑袋,同时奇怪地感到脾气比平时更暴躁。 “我今天早上上课前看到Potter一个人坐在教室抓着手上几根头发发呆,我以为他在想着自己内分泌失调脱发还是什么的!然后我就趁Granger他们进来Potter分心时,用漂浮咒偷了一根过来!”

 

Draco耸耸肩,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朋友。

 

“不是我的错,如果别人喜欢欣赏我完美如细丝般的头发。”

 

“我应该想到这不是Potter的!可是天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内分泌失调头发长不出来了!该死的Potter!”Blaise皱起了眉头。“他看你头发干嘛?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哪这还没过五分钟,我连讲话方式都变得跟你一样了!”

 

“帅呆了!”Draco小声说,赞叹不已。

 

“帅你个头!”

 

“对,帅的就是我的……”

 

“闭嘴,让我想想!”Blaise站了起来,在浴室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走来走去,时不时被现在显得太大的袍子稍微绊倒。

 

Draco耸耸肩,着迷地看着另一个自我的每一个动作。

 

“算啦,别想太多了,反正一个小时后药效就消失了,Blaise——哦不,Draco,天哪,这太赞啦!”

 

“太糟啦!”Blaise暴躁地用手抓头发,却被它们的长度吓了一跳。 “我们的计划失败了!你就没有一点点失望吗?”

 

“哦,那算什么?还有其他的机会嘛!如果你喜欢,我明天就可以弄到一把Potter的头发,然后再执行我们的计划。现在,放松下来,享受一下!”

 

“享受什么?你看我!”Blaise指着他自己。黑色的长袍滑至肩头,完美的身型若隐若现,敞开的衬衫领口处那双精致的锁骨毫不吝啬的展现出来,皮肤如刚绽放的兰花般细腻白皙。

 

Draco眨眨眼。

 

“你是一只性感的小野猫。”

 

Blaise无语。他感到不安。

 

转身走开,又被长袍绊了一下。

 

“我要变形这块垃圾!”Blaise盛怒下决定。暴躁地拉下他的长袍,扯开他的领带。身后Draco吹了一声口哨。

 

Blaise僵住了。

 

Draco正用饥渴的目光盯着他身体的每一寸。

 

“哇,我好性感!你为什么停下来?继续啊!”

 

“你个……变态!”Blaise再次转过身去,试图捡起长袍穿上。

 

“长得帅又不是我的错!你看那翘臀!天哪!”

 

“Draco,你够了!”

 

“你告诉我我帅不帅?我喜欢听我自己这么说。”

 

“去跟镜子说吧!”

 

“吻一下我?”

 

“Argh!”

 

Blaise咆哮着扑向这个混蛋。他只想打烂面前那只虽然精致可爱但是只吐垃圾的嘴巴。他怎么敢开这种玩笑?

 

不过Blaise没考虑过凭他现在的躯体和力气,他不一定打得过Draco。两个人滚到地上拳打脚踢,不一会Blaise就被Draco压在身下。

 

“来嘛,只是一个吻而已!”

 

“滚开,你恶不恶心!你傻了吗?我是男人!”

 

“我也是!”

 

“而且我是直的——小心我的膝盖!”

 

“我也是!”

 

“哈,当然啦,你是有男朋友的直——把腿拿开!”


“话不能这么说,Vincent喜欢吃香蕉他也没有变成个猴子嘛。嘿,香蕉怎么样?”Draco挑逗地抬起眉毛,遭到了重重一拳肘击。 “噢!别打我,我会兴奋的!”

继续扭打了一会Blaise最后还是放弃了,实在不习惯这副更瘦小的身体,他没有力气继续反击。Draco坏坏一笑。

“你敢”Blaise严肃地警告。

“噢,来嘛,Blaise?只是一个吻!如果可能的话再亲热一下下。”

 “做梦去吧!”

 “没有人会知道!我保证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就像你保证不告诉别人我十岁的尿床问题?”

 “哦,那次嘛,我很生气,而你也是活该,谁叫你告诉Pansy我在和——但那不会再发生了,我保证!毕竟,最好的朋友是用来干嘛的?”

 “当然不是用来实现自恋的性幻想的。”

 “好吧,如果你宁愿这样。我至少还有四十分钟来试图说服你,你可以花四十分钟来试图反抗。”

Blaise绝望地呜咽。

“拜托,Blaisie?”Draco把鼻子埋到朋友脖子的曲线里——一个和自己一样修长白皙的脖子。“我会回报你的!”

 “不,Draco,我真的不觉得这个想法有诱惑力——喂,这是你的舌头吗?”

一个闷闷的咯咯笑。

“FU——”Blaise开始,不过看到Draco恶魔般的得意的假笑又停住了。 “算了,妈的!好吧,从我身上滚下去。现在立刻马上!我们需要谈判。”

Draco立刻侧身滑下来,坐在他身边,等待他坐好整理衣服。 “你的领子歪了,让我——”

 “爪子拿开!”

 “拿开了,拿开了!”

 “你说你会回报我——我想要什么都可以?”Blaise怀疑地问。

Drco噘起嘴“不完全是——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回报这个。毕竟复方汤剂还剩很多。”

Blaise挑起眉毛。反正也不是他自己的身体。自恋的是Draco,不是他。如果……

 “你保证会服药?”

Draco拍拍自己的胸口,直起身子。

“我以斯莱特林的名义起誓。”

 “那你的小男朋友怎么办?他发现会这样了?”

Draco考虑了一下。

“他不是嫉妒的类型。至少我跟一些女孩调情的时候他挺无所谓的。”

 “但是,那是因为他知道你宁可吞生鸡蛋也不想和她们约会。”

 “喂,你在怀疑我的男子汉气概?”

Blaise翻了个白眼。Draco真没救。

“你得了吧,也不看看谁在说话。”

 “不管那个——现在,我们已经明确了协议的条款……可以开始了吗?”

Blaise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他应该为成为世界级顶尖敬业的好朋友得奖的。“来吧。”

Draco露出恶魔般的微笑,豹子般既具精准的优雅又有捕食性动物的贪婪,慢慢爬向Blaise——或者说爬向自己。

“伙计,这比吻镜子好多了!”

Blaise忍不住被逗笑了。

“Draco,你真是不可思议!”

 “再来一遍?”Draco满意地哼唧着,倾身靠向Blaise,迫使他躺平地板上。

“什么?”

 “再来一遍。主动点,你说了我不可思议!还有再来一次那个笑声?”

Blaise再次被逗乐了。

“Draco Malfoy,你真是不可思议。”

Draco再次吻了下去,完全压在另一个人的身体上——他自己的,完美的雕塑般的身体——一只手撑着地板,另一只开始解开Blaise的皮带。

“嘿,嘿,喂,别急啊!你知道我会要求回报,所以先想清楚你要对我干什么。明白没有?”

Draco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任何我不会对我自己做的事的。”

在接下来的分钟,浴室里满是亲吻,呻吟,喘息的声音和不连贯的语句。

~ ∆ ~ ∆ ~ ∆ ~ 

Draco趴在他的分身旁边的地板上,脸上挂着傻傻的笑容。

“我天,这忒棒了!我要留下一点魔药玩玩。”

 “好主意!为什么以前你没有想到过?”

 “哦,不要告诉我你不喜欢!”Draco嘲笑道,轻轻推他一把。

Blaise试图不微笑。它算不上很坏的经验,真的。他简直有点忌妒Draco的男朋友了——当然其实他不会忌妒。眨了眨眼睛,Blaise感觉身体哪里在伸展。

“啊,我很遗憾地通知你,你又变丑了。”Draco沉重地说。

Blaise摸摸自己的脸。

“啊,我终于变回来了!”

 “很讨厌,我知道……”Draco郁闷地说道,一边试图辨别他拿的是谁的裤子。

Blaise清了清嗓子。

“别穿它,Draco”。

“啊?”Draco抬头。“哦。这是你的?”

 “没必要穿它。”Blaise笑着,试图把所有恶意凝聚在那个笑容里。效果不错。

Draco的嘴唇微微颤抖。

“什么......?”

Blaise懒得回答。他起身细细翻查书包:

“你还记得,今天魔咒课上我不小心碰到了某人的头发?”

 “是的,但那又怎……?”Draco顿了一下。 “不,你不是在想……?”

Blaise已经拿起一只装满药剂的杯子。

“我不只是在想,Draco,亲爱的”Blaise边说边把头发装进杯子。

“不!打死我都不要!协议是——”

 “协议是你要服药。”

 “但我以为——”

 “你已经以斯莱特林的名义起誓了,Draco Malfoy。”Blaise把装满漆黑黏稠液体的玻璃杯凑到在他的朋友的鼻子底下。Draco大声吞咽。

 极不情愿地,Draco接过杯子,苦笑了一下。

“我自找的,是吧?”

Blaise淡淡地微笑,“别担心,Draco,我不会对你做任何我不会对……做的事的。”

 

TBC?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