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绿眸——第四章 暗察

作者:Amy Lupin

翻译者:Vitória Liu

授权翻译。人物属于J.K.Rowling。

葡语原著:https://www.fanfiction.net/s/2582195/

 

平行宇宙。当德拉科·马尔福,其父公司的未来总裁,决定调查大学里最受欢迎的男孩哈利·波特,会发生什么呢?结果可能让双方震惊!SLASH,HD,SR。全文目录

 

像往常一样,德拉科起床时脾气暴躁。他把枕头砸到不停响铃的手机上。昨晚他睡的挺早,大概十一点就上床了,但就算这样他也不乐意早上六点半起。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卫生间,洗了洗脸,检查那只眼睛周围红色的痕迹。如果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到的,但是已经可以忽略它了。

 

德拉科刷好牙,洗了个澡,穿上牛仔裤和黑衬衫——当然都是名牌的。那些个下等的衣服是不能穿在这贵族式的躯体上的。他梳好还湿着的头发,然后用手拍弄了两下,好像在警告头发不准干的乱七八糟——其实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手机响了起来,于是他起身查看。已经收到了五条潘西的未查看短信,刚刚来的是第六条。他再一次忽略掉它们。拿起车钥匙,他出门了。经过餐厅时,母亲点了点头表示道别。她早就不再浪费时间来劝儿子吃早餐了。

 

天空乌云密布,当德拉科最后一分钟踏进教室时,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雨。有着七十个座位的大教室已经坐的满满当当。刚抬脚进门,他就看见了潘西他们,克拉布和高尔大大咧咧地挥着手,指着他们中间的空座位。“可悲”,德拉科想着,翻了个白眼,斜嘴吹开一道刘海,那飘扬的细细发丝引起几声女生们的叹息。然后,往四面八方生长的凌乱黑发撞入他的视线。数学课时和信息系统班以及对外贸易班一起上的,所以黄金三人组可以傻笑着凑在一起聊天。

 

“可悲”,他再一次想着。波特后数第三个座位是空着的,他想起了娜塔莉的建议:“调查他。”还没再多加考虑,就有人在他背后清了清喉咙,让他转过身去。

 

“马尔福先生,如果不介意,能否坐好?”一个三十八岁左右的男人,个子高高,黑发油腻,深色的眼睛像无尽的井,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过他的声音暗含一些讽刺。

 

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他的教父,不过他坚持着正式的社交,严明的纪律。对德拉科来说这没什么问题,只要他在圣诞和生日时送他很棒的礼物就行……

 

“不好意思,老师。”德拉科最终逼着自己走入教室,双脚把他带到那个几秒钟前看到的空座位。他听到潘西失望地低低尖叫了一声。

 

斯内普进来后整个教室就安静了下来。大家开始从书包里拿出学习资料。

 

“收起你们的资料,”老师命令道,而非一声礼貌的“早上好!”,“只有铅笔和橡皮可以留在桌面,你们有一场突击测验。我还需要说什么吗?”他恶意地补充道,引起学生们各种紧张的反应。

 

不过德拉科毫无不安之感。他对数学总是得心应手。他看到波特身边的韦斯莱凑过去讲小话,于是竖起耳朵听着。

 

“老兄,我完了,”红发男孩哀嚎道,“我上节课完全没听懂!我还指望着你今天给我解释呢!”

 

“嘿!”格兰杰生气道,“我已经给你全部讲过一遍,你保证说已经听懂了,罗恩!”

 

“嗯,有些更有趣的东西需要我的注意力,比如你的眼睛,你的头发,你的嘴巴……”

 

格兰杰努力一边做出严肃的样子,一边遮掩脸上的红晕,德拉科翻了个白眼。斯内普开始从教室另一头分发试卷。

 

“我传答案给你,罗恩。”听到圣人波特保证去作弊,德拉科睁大了双眼。韦斯莱松了口气笑了一声,不过格兰杰又一次插话了:

 

“不,哈利!斯内普会给你记过的!”

 

“但是罗恩呢,敏儿?”

 

“是啊!我呢?”韦斯莱质问道,德拉科轻蔑地哼了一声。

 

格兰杰和他的反应一模一样。老师越来越近了,他们不停小心翼翼地往绷着脸的男人那里看。

 

“哼!好吧,我传答案给你,罗恩”,女孩让步了。“但是如果我们被抓到我发誓会和你分手!”

 

韦斯莱欠起身来在坐在前排的女友脸上印上一吻。德拉科假装受到反胃的影响。

 

“哈利,”红发男孩说道,“今晚来我们家吃饭吗?妈妈会做鸡排,叫我请你和希瑞斯过来。”

 

“嗯,抱歉啊罗恩。今天七点半我要训练,没空……”

 

“不错啊,波特,”德拉科想着,“什么借口都是好的,只要能逃过兔子巢里的家庭晚宴。那一定很可怕!”

 

“哦,好吧……那你下次再来……”红发男孩努力不显失望。

 

“聊天结束了?”老师用恶毒的声音低低问道,“我已经可以把试卷发给小姐和先生们了,还是我应该在你们做之前就打好分?”

 

“不用,先生。”又惊又吓的韦斯莱低声道。

 

西弗勒斯·斯内普给三人组投去最后一个深深不快的眼光——针对波特有个升级版的——然后继续分发试卷。德拉科把注意力转到考试,不再关注面前的三人组。在结束计算的几分钟前,他看到一张小纸条被偷偷传给韦斯莱的桌子。结束答题后,他向上看有没有漏掉哪道题目,把所有题仔细重算一遍是没有意义的,不过波特看起来不这么想。他反复重算他的答案,细细寻找小错误。德拉科微微冷笑,想着波特会得到一个多大的零蛋——如果他在分解步骤翻了一个小小的错误,而这种小错误在德拉科身上是可以被完美地容忍的。

 

德拉科是最早交试卷的几个之一。他离开教室走向楼上去上法律课。路上他想起了波特主动要给朋友传答案。没想到这个正义维护者会干出这么邪恶的事来。可能娜塔莉说对了,也许关于那个男孩,他还有很多需要去了解,了解你的敌人很有好处。他还想起今晚他会有排球训练。行政管理班上场比赛失败了,还没到下个比赛,不需要这么早训练,况且他们要让出场地给下个月有比赛的信息系统班和会计班。不过,德拉科觉得今晚是个绝佳的机会,可以把他的观察才能付诸实践。他现在有了个新的研究对象,这个研究对象的名字叫做哈利·波特。

 

—— —— ——

 

德拉科带着胜利的笑容来到接待室。他停在娜塔莉的面前,傲慢地看着她的眼睛,等她提问。

 

“那么,会议开的怎样?”

 

“不错。”他轻蔑地说,“我的想法获得了鼓掌,我被任命和一支队伍合作一个测试项目。如果测试结果让人满意——我确信它会——那么项目会被所有编程团队采用。现在,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对吧亲爱的?我们俩都知道我会得到大家认可。完美永远是公认的。”

 

“太棒了,恭喜你!”娜塔莉慈母般地微笑。

 

他讽刺地轻笑一声,朝她眨了眨眼,大摇大摆地走进他的办公室。

 

“啊,我今天不想被打扰,ok?”他关门前补充道。

 

然后他走向桌子打开电脑。

 

斯莱特林王子:下午好,天使!

 

天使:哇这么兴奋!你也下午好!

 

斯莱特林王子:老兄,我要为上次的材料向你致以诚挚的谢意。你的主意在我今天和合伙人的会议上成功了。但是,非常不好意思,荣誉都归了我……

 

他差点写上他成功地取悦了他的父亲,但是又觉得这样显得很傻。

 

天使:噢,太棒了!荣誉那些你别担心,我不在乎。只是知道我的研究有成效就足以让我开心了。测试结果怎么样?

 

斯莱特林王子:实际上,你的方法正式投入使用以前,我还要测试几个项目,但是我相信一切都会进展完美。既然你说已经测试过了,我对它很有信心。

 

天使:谢啦,老兄。但是别信我太多,好吗?你的团队是专业化的,我只是一个好奇的初学者。

 

只是一个好奇的初学者!德拉科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孩似乎没有假装谦虚。他真的存在吗?他是否是他绝望的想象下的产物?

 

斯莱特林王子:你已经开始下一篇文章的调查了吗?

 

天使:我在试着。我刚刚才开始找呢,还找不到方向……

 

斯莱特林王子:昨天又被惩罚了?你昨晚没上线。

 

德拉科永远不会承认,他昨晚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假装不关心地浏览着没用的网页,却每隔几分钟就检查一下聊天窗口看看他是否出现了。最终确定他不会出现后,德拉科去租了个电影一个人在家庭影院看——只是为了说明一下,家庭影院在他的房间里。往常他会叫上潘西来一起看(或者更好地说是:不看),但是他没耐心忍受她惹人讨厌的细小声音。他不记得最后一次认真看完整场电影是什么时候了,但是这次他做到了。随着心情选了个《怒火救援》(Man on Fire),他本以为看完电影他会产生端着机关枪侵入波特家中的愿望,不料在影片最后却差点哭的像个小女孩。我说了“差点”吗?嗯,“差点”很重要。

 

天使:是啊,实际上我正遵从着建议,稍微远离电脑一点。我正试着自我再教育,你知道的。我发现我之前太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了,太封闭自己。

 

斯莱特林王子:那你都干了些什么来消磨时间?

 

天使:我学了阵音乐,然后和朋友看看喜剧,吃吃爆米花,喝喝汽水。然后我吃了披萨,你相信吗?大星期一的就吃披萨和巧克力蛋糕!这是打破惯例的最好尝试,我感受到了很久都没有的活力。

 

太好了,看来他有些有趣的朋友。现在,想象一下德拉科和克拉布和高尔做同样的事情。他们会完全看不懂电影里的笑话,把爆米花吃的满房间都是,然后一人举着两个披萨。想来也挺好玩……他也曾打破常规,远离那些白痴,但并未因此感到充满活力。

 

斯莱特林王子:看起来真的很有趣。但是,等等,你说你学音乐?

 

天使:对,我从十六岁开始学钢琴。你喜欢钢琴吗?

 

德拉科的下巴差点掉到桌子上。他停下来好好反思了一下,这个男孩是否真的存在。

 

斯莱特林王子:我喜欢?老兄,我爱极了钢琴!我会拉点儿吉他,但是我父亲从不让我学……他说学习音乐不务正业,放张CD听更实际。

 

天使:但是还来得及啊!根据你跟我说的,看起来你职业生涯走的很好,是时候给自己匀点时间出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然工作方面那么努力使为了什么?再说了,你的父亲不会阻止一个——多少?24或25岁的?——儿子去做他喜欢的事。我有说错吗?

 

大错特错,事实上。德拉科早已忘记他曾撒过的愚蠢的小谎了。他差点后悔没能对这个男孩开诚布公。但是谁能保证另一个不也在撒谎?尽管从某种意义上他不相信这种可能,他还是感觉稍微心安理得了些。

 

斯莱特林王子: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说的容易做的难……对了,我的肚子在向我要求你刚刚说的巧克力蛋糕了。目前为止我只喝过一小杯咖啡。我愿不惜一切代价来一块美味的戚风蛋糕……

 

天使:嗷……别这么说,我也想吃蛋糕了可是已经没有了……

 

德拉科发现这是他们第一次聊天使写的文章以外的话题,却也同样令人愉快。

 

—— —— ——

 

晚上七点半,德拉科冒着雨来到大学体育馆。他不怎么习惯这种环境,因为他的朋友都不是运动的类型。潘西不只是瘦的可怕,还只吃素食,看见汉堡就要惊恐无比。克拉布和高尔,好吧,以他们优越的大肚皮,德拉科怀疑他们是否能看清所有的“部位”,如果不借镜子的帮助的话。

 

体育馆的墙是玻璃墙,人们能够清晰地看见外面的食堂和巨大的礼堂。在一个跑步机上,往对面能够从上往下看到排球场。这正是德拉科所做的,在他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套上一条黑色百慕大短裤和一件饰有黑龙的灰色小背心——之后。

 

训练刚刚开始,德拉科观察着波特的策略。认出他来太容易了,看他那头乱发——太滑稽了!队员们两两分组进行训练,奥利弗·伍德,他们的队长,指挥着他们。由于距离遥远,体育馆里又有人在放音乐,他喊向队友们出的话德拉科听不清。他平静地在跑步机慢跑着。

 

 

嗯,到目前为止没什么新鲜的。伍德看起来在批评每一个人,除了波特。哼,这个马屁精!德拉科开始认真观察起波特的技巧来,分析它们来找错误。不过,半小时之后,他加快了跑步速度并皱起了眉头。没有错误!他以前坚信波特以他作为波特的身份进的球队,好给名次落后的队伍带来声望。他给球队带来了人气,提高了队伍士气,他的成功都来自团队的良好协作或者那天是他的幸运日。这些可能真的发生过,但事实上,这个男孩令人难以置信。他好像在为自己打球,同时又在为球场同一侧的队员们打。他的反应能力相当惊人。到目前为止,他没有犯下一个错误,好像能猜测球落下的精确位置,每一次跳跃都充满决心,而看起来又那么轻盈。这怎么可能做到?

 

德拉科感觉自己的腿在抗议了。如果再迫使他的肌肉运动下去,他将不得不抽着筋提早离开这里。慢慢减缓跑步速度,他喝了一口旁边放着的矿泉水。波特看起来也口干舌燥,满脸通红,衬衫黏在身上。他向伍德提出中场休息,然后坐到看台上,边喝着水。队长从球场另一侧撤出最好的球手,然后继续每边一个选人休息。所有的球员都把衬衫脱了,除了波特——德拉科觉得这很合理,因为他瘦小的躯干大概会让观众失望。

 

看台上有两群女孩在观看,还有一两个年纪稍大的男孩松散地坐着。离波特最近的那三个女孩在窃窃私语,笑作一团,还不时朝波特投去贪婪的目光,但男孩好像没有注意到。“真是个愚蠢的智障,光盯着一群大汗淋漓的男人跑跳,不懂得欣赏就在身边的风景!”女孩们终于决定靠近他。那个蠢货居然站起来跟他们打招呼,他明明可以让她们弯下腰,这样,行贴面礼时他就可以趁机欣赏她们的领口了。她们在拉着波特聊天,但据德拉科看来,要么波特对此不感兴趣,要么他在欲擒故纵。当一个穿着极其紧身的迷你牛仔裙的女孩失手把个什么小玩意儿掉到地上并弯腰去捡时,德拉科差点失声大笑出来。然后,让德拉科大为惊讶的是,波特把注意力又转回了运动场,而不是去检查那个女孩内裤的颜色。她们还想跟他火热起来,但伍德又叫他了,于是他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跟她们道别然后离开了。德拉科很想把头撞在跑步机显示屏上。顺便一提,他已经很累了,而训练似乎还要很久。

 

(作者是巴西人,他们初次见面时行贴面礼表示亲切友好。两人头部靠近,双方脸颊轻碰,同时嘴巴发出"啵啵"的声音。巴西大多地区是一边两下。)

 

他走到一旁刚刚被空出来的健身自行车边,然后继续分析活下来的男孩的行为。要么他太天真了——德拉科真的很怀疑这一点——要么他是同性恋。好吧,第二个选项他也没法相信,因为他曾见过那男孩与女孩们在一起。在十六到十七岁之间的一段短暂的时间里,他和韦斯莱家的小女儿恋爱时看起来特别幸福。但是,那为什么他对那些几乎跳到他腿上的女孩子们那么冷漠?难道他在找某个女孩……特别的?娴静的?羞怯的?呸,这太可笑了……

 

他们继续热火朝天地训练。过了一阵,波特的腿抽筋了,于是伍德让他再去坐下休息休息。男孩又抓起矿泉水瓶,而德拉科发现自己也渴了。那群女孩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三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站起来,走向波特,端端正正地坐在他的旁边。也许她就是那个娴静矜持的女孩?至少她穿着得体,看起来也挺羞涩胆怯的。波特和她聊天更自在,还能逗她笑。女孩好像沉醉了似的,一刻也不能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不过德拉科不能对波特说同样的话,他正分心于观看训练和与女孩聊天中。

 

“好吧,波特,这次又出了什么问题呢?”他讽刺地想着,一边悠闲地踏着自行车。女孩告别离开,波特回到训练当中。不过他又犯抽筋了,而没有了队伍之星,训练也没法继续了。波特坐在地上抱着小腿肚,拒绝了队友们一再要求的帮忙。“典型!他就是这么自满自足!”男孩一个人留在操场上,脱下鞋袜,然后开始做拉伸运动。他像只猫一般伸长躯干,膝盖笔直着抓住脚尖,做着放松运动。不得不承认,他看上去身体条件很好,动作灵活,肯定经常有练习。德拉科在心里记上,要改善自己的健康状况——谁知道呢,说不定可以超过他。

 

当波特终于收拾好他的东西并走向更衣室时,德拉科觉得他也该走了。不过他停留了一会儿,盯着那扇男孩消失其后的门。波特应该是一个人在更衣室里。娜塔莉跟他说过,他得更多地了解对方的习惯,而他开始意识到她说的也许有道理。既然已经开始了观察这个男孩,德拉科感觉自己得一路走到底,他得找出些真正能证明他对这男孩的理论的东西来。

 

德拉科抓起他的书包和水瓶,然后走出体育馆,直奔更衣室。在楼梯上走向球场更衣室时,带着湿气的风和雨水的味道飘到他脸上。就像他想的那样,除了一个把头塞在柜子里的波特,那里没有别人。波特只围了条毛巾在腰上,几滴小水滴顺着他的头发掉到脖子和背上。德拉科停在门口,等着被注意到,却没有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波特关上了衣柜,把换洗的衣服放在身后的板凳上,站到门的对面,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另一个人的存在。

 

德拉科不由得观察起对方的身体来。看着只围了一条毛巾的波特,德拉科翻查他的大脑,回忆是否有看到过赤裸上身的波特。发现没有后,他现在自问:自己以前为什么会觉得波特骨瘦如柴呢?他很瘦,是的,但是那是一种与他中等身高相配的优雅苗条。德拉科常能看到的是完全暴露在垒球服外的手臂,现在他才注意到它们包裹着适度而线条分明的肌肉。好吧,他没必要注意到全部,不是吗?毕竟,他干嘛要去盯着一个男人呢?现在,是不一样的:他在研究分析另一个人的身体。

 

男孩的胸部平坦无毛发,运动训练带来的肌肉铺陈其上。小腹平直有型,肚脐下方覆盖着几根毛发,柔软的白色毛巾遮住了更多。肩膀是少数比他自己的更宽大的部位,胯部相比之下显得更窄些。

 

波特拿起一条黑底白线的短裤,在毛巾下穿好它,然后从腰上取下毛巾擦头。他疯了,在德拉科看来。这么心不在焉地换衣服,都没注意自己正在被人观……但看到男孩圆圆的大腿时,德拉科的思路断掉了。从上到下粗壮厚实,胫骨部位比例得当。看那屁股!笔直挺立,坚实有力……又厚又……

 

“等等,我在看波特的屁股?”男孩穿上了宽松的军绿色运动裤,德拉科才从他的遐想中醒过来。好吧,他只不过是在比较黑发男孩和他自己的身体罢了。就是这样。仅此而已。现在,何必为自己的良心辩解不停,既然它是最纯粹的真相呢?德拉科不得不承认自己看错了他。他怎么能犯这么大的错?可能因为波特总穿大号又松垮的衣服,让他看起来可笑地瘦小和笨手笨脚。但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们显然能从他滑稽的衣服底下看出这个来? “好吧,可能因为她们是女孩子吧。”脑袋里一个邪恶的小声音回答道。

 

波特穿上了卡其布衬衫——宽大的——然后开始穿运动鞋。德拉科觉得他最好现身了,因为他可不觉得被波特发现自己在兴致勃勃地看着他是个好主意。

 

“嗷,是你啊?”他拖长着声音轻蔑地说,好像在考虑是否应该进去。

 

波特抬起一根眉毛看着他,模仿他厌恶的表情,之后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收拾书包上,把他的东西装进去。

 

“不,是复活节兔宝宝,马尔福。”他听起来与其说在讽刺,不如说更像疲惫。 “我刚刚训练完垒球,所以我有理由在这里。你呢?”

 

“好吧,”德拉科走进来,把书包放在长凳上,坐下开始脱鞋,“我刚刚在健身房,公共更衣室臭得要死,所以我来这看看能不能找到个透气点儿的环境,不过看来我错了。”

 

“你可不像要窒息的样子,在我看来。如果你那厌恶的脸不是和往常一模一样,我甚至可能要担心了。”

 

德拉科眯起眼睛,撅起嘴唇,但还是决定不回击。他有了个更好的主意。他要做个测试,看波特不理睬女孩子的原因是不是他的性取向。如果德拉科能证明波特是同性恋,那娜塔莉会不会认为这是个厌恶他的合理原因?他站起来,脱掉衬衫,像猫一样舒展身体,然后面对着波特。什么都没有。没有鬼鬼祟祟的偷看,男孩甚至没从他的书包里抬起眼睛来。德拉科哼了一声。波特终于收好了书包,起身把它甩到背上。

 

“终于收好了!”德拉科讽刺地报怨着。“我还以为你要留在这里看我洗澡呐!”

 

波特翻了个白眼,冷笑一声。

 

“真抱歉让你失望了,马尔福,但不是全世界都喜欢对着你流口水,ok?我对自己的身体很满意,我不嫉妒任何人,你在那炫耀是没有用的。”

 

“嘿,我没有在炫耀!”德拉科生气地握紧双拳。

 

“啊,没有?那你这场脱衣服的表演是为了什么?你白得只是看看都灼伤了眼睛!”

 

“喂,你个粗野的东西。我的皮肤是白皙,是优雅高贵的。不过我真不指望你能明白什么叫做优雅,照你这么粗俗的样子看来。”德拉科向他走去,距离近得可以碰到他,但又远得足以躲开一拳。

 

波特哼了一声,向前一步:

 

“听着,马尔福,我知道你疯了般地想要我在你‘白皙’的皮肤上再做个紫色的标记,”马尔福瞪大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波特像吸血鬼般在他脖颈处吸吮的图像,不过这并不是这位要讲的,“但我不想又打你一顿。你侮辱别人的话都说到没库存了,你在重复了。这很累人,你知道吗?跟你争论这么幼稚的东西已经不好玩了。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我在讲什么了。安安静静地过你的生活,让我也安安静静地过我的!忘了我的存在,ok?”

 

德拉科的下巴掉了下来。他……他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反驳。这算什么,当他长大以后?什么叫侮辱他不好玩?不过有人跑进了更衣室,免除了他的回答。

 

“哈利!哈利,有个……”黑人男孩进来时还讲得很激动,不过他发现周围紧张的气氛后变得磕磕巴巴了。“噢,呃……嗯……”

 

波特只是转身背向德拉科。

 

“说吧,李。”

 

“噢,哈利,我刚刚才知道。我们学校要和德姆斯特朗比垒球了!他们正在为比赛组建一个特别队伍,召集大学所有专业里的最好的球手。你得去报名,哈利!” 

 

“怎么回事?”德拉科的眼睛放光了。 

 

波特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重新转向李·乔丹,他垒球队的队友。

 

“我们走,李。”

 

两人边聊边离开了更衣室。德拉科的脸上绽放了一个歪笑。他一定要进这个队!他得向所有人展示他是个极佳的球手,和波特一样优秀。他一定会进这个队,不然,他的名字就不叫德拉科·马尔福。

 

他洗了个澡,换好衣服。雨已经停了,但是停车场还有许多水洼。他给自己的白色宝马解了锁,坐了进去,放一张舞曲CD,调到刚好可以让街上行人颤抖的音量,系上安全带,然后启程。离开停车场的时候他的脑袋还在被一堆想法刺痛——和波特的新一轮吵架以及和德姆斯特朗的比赛消息——这时他看到波特正在和乔丹道别,一边走向自己的车。他看向波特刚刚解锁的银色高尔边的柏油路,看到了一片水洼。好极了!

 

薄唇上挂着疯狂的笑容,他停下车,转到一档,然后加速行驶。德拉科高速开过水洼,两边溅起高高的水花。他看着波特沐浴后的一脸震惊和难以置信,不由得哈哈大笑。从后视镜里他看到男孩有几秒钟的犹豫,然后望向自己湿透了的衣服,狠狠地跺脚,水花四处飞溅。没有什么能比这个场景更能让他心情好转了。而波特还说这不好玩,啧啧啧……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