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不再错过 Second Chance(2)

作者:Amy Lupin
译者:Vitória Liu
授权翻译。人物属于J.K.Rowling。

原文链接 全文目录

生活从不改变,改变的是面对问题的人做出的选择。命运热衷于把同样的牌抛在桌子上,只是玩家已变。七年的共处会改变很多东西。Albus Severus / Scorpius。


· Ⅱ · Ⅱ · Ⅱ · 

 

2017年九月 第一学年 第一周

 

Albus匆匆走向地窖。快到大厅的时候Myrtes提醒他说他忘了打领带。据她说,好像所有高年级生一致认为变形术老师不好对付,她喜欢以各种理由扣斯莱特林的分,所以他最好回去戴好领带,萨拉查保佑——他的同院同学这么说——千万别上课迟到。

 

“龙血!”Albus从走廊的另一头叫出口令,一看到入口,就钻进隧道。

 

“嘿,慢点啊,小子。”一个高年级生训斥道,不过Albus已经跑远了。他穿过公共休息室,绕过一个转角,奔进了一年级男生宿舍,然后撞到了某物——或者某人。

 

“哇!”

 

Albus失去了平衡,摔倒一个室友身上,两人跌倒在一起。

 

“嘿!”

 

“Ouch!”

 

“搞什么……”

 

“Oh,对不起,我……”Albus匆匆站起来,一手揉着额头一手伸向另一个男孩,帮助他站起来,但是看到那男孩是谁时呆住了。

 

“你个笨蛋,走路不长眼睛啦?”Scorpius Malfoy半坐半躺在地上,气呼呼地揉着肩膀。

 

Albus感觉脸在发烫。

 

“对不起,我很抱歉。对不起。”Albus没有收回手,勇敢地举着,等待Malfoy接受。大概是他的态度解除了另一个男孩的顾虑,Malfoy几次看看他的手又看看手的主人,然后握紧了它。

 

然后,Albus给金发男孩让路。他来到霍格沃茨已经四天了,还没跟他说上六句话。说来,除了Myrtes和Karen,Albus就没怎么跟人说过话——实际上,总是她们在对他说话。和另外四个男孩共用寝室,要假装自己透明是越来越难了。但是这也不都是他的错。毕竟,其他的男孩子们好像在玩一个游戏,除了“关灯,傻冒”或“你可以让开吗”就不对他说别的了。

 

但他不是唯一沉默寡言的人。Malfoy和其他男孩交流更多,却不热衷于此。大部分时间里,他一个人呆着,俯视众人,好像无意于结交伙伴。但是,总的来说,大家都对他敬而远之,不找他麻烦。Albus的情况与此相反……

 

Albus跪在自己的箱子前翻找领带,几乎把整个身子埋了进去。他有五条,但现在一条都找不到。

 

“你在找这个吗?”Albus听到拖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立刻直身,却被箱顶撞了下脑袋。Malfoy拿着一捆绿银相间的领带。它们被一个结实的结绑在一起。

 

“你为什么这样做?”Albus睁大双眼,站起身来。

 

Malfoy不屑地扭扭鼻子,把一捆领带扔给他。

 

“我干嘛这样做?我在我床上找到它们而已。”

 

Albus瘫坐到床上,看着那捆领带,好像期待这样它们就会自己解开一样。这不是第一次他们玩弄他了。他们昨天还把他的书藏到公共休息室的壁炉上。他不能控制地去想,如果他被选进格兰芬多,那儿大家都认识James,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

 

不,很可能James自己会负责捉弄你。脑袋里一个邪恶的小声音评论道。

 

“嘿,Potter。”Albus自动地抬起眼,出于条件反射而不是别的什么,抓住了Malfoy扔过来的东西。“用我的吧。快一点。这些混蛋还想让你给我们学院丢分。”金发男孩语调平平,却饱含着谴责的意味。他没有回头看。“你看看能不能把你的箱子锁好,别再到处丢东西了。”

 

呆望着金发男孩的背影,Albus甩掉脑海里的一切思考,跑到镜子前迅速打好领带。他想着,这一天才刚刚开始呢……

 

· Ⅱ · Ⅱ · Ⅱ ·

 

Scorpoius把书包放在魔药教室中间的一张桌子上,然后和其他同学一样站好。他们和格兰芬多的学生们一起上这门课。他爸爸跟他讲过Horace Slughorn教授,一个校园人才猎手。Draco曾教导过他展示学习热情的好处,谁知道呢,说不定就可以被选去参加教授的聚会了。Scorpius对参加聚会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但也许它对竞选斯莱特林学院学生会主席会有帮助。

 

刚被选入斯莱特林的时候,级长Tatcher认出了他,向他介绍了几个自己的朋友,还保证如果Scorpius遇到旧生找麻烦,可以找他帮忙。Tatcher的爸爸在魔法部工作,曾被请到庄园进行非正式晚宴。Scorpius还发现自己认识一些年长学生的父母或亲戚。比如说,他认识McMurdo女士,一个同班同学的妈妈。他知道他们是个受人尊敬的纯血家庭,但没料到他们的儿子这么愚蠢可笑,一点儿也不想和他交朋友。他倒不是没有尝试过的。

 

从余光里,他发现Potter坐在他的旁边,但是装作专心于自己的材料。他知道关于那个男孩——以及他的爸爸——有很多事情是他应该知道的。但是每次在餐桌提到“Harry Potter”话题,爸爸就闪烁其词。那只让Scorpius对此更感兴趣了,他缠着妈妈,最终套出了些有用的信息。

 

她告诉他,他爸爸和Harry Potter一起在霍格沃茨念的书,不过Potter属于格兰芬多,这是当Albus Potter被选入斯莱特林时Scorpius对他产生兴趣的原因之一。整个魔法界都知道两个学院间的分歧,两院学生之间向来存着一剂敌意,Scorpius把这归为爸爸总是回避那个话题的原因。不过,妈妈告诉他,从一年级的各种比赛(包括魁地奇)开始,这股敌意在他俩之间被放至最大,而且他们决斗了不止一次。

 

当知道Harry Potter就是那个在爸爸胸口制造了深深的伤口还差点把他杀了的人,Scorpius震惊了。那些伤疤已经变淡了,但还是触目惊心。不过最令他吃惊的是,同一个Harry Potter在对抗黑魔王的战争中救了爸爸不止一次。

 

Scorpius对爸爸那段蒙着薄雾的过去所知甚少,当时爸爸曾为了拯救家庭,站在了黑暗的一边。但Scorpius知道这段历史的存在。他们倒没有公开讨论过这个,可他听到过父母和祖父母的只言片语,只消稍加分析思考。再说了,他祖父对麻瓜和血统叛变者的意见看法也不是个秘密。

 

妈妈还提醒他,祖父在场的时候最好不要提到与Potter有关的话题,因为,据她说,Potter该为祖父人生中一段极为痛苦的时期负责。但让他更好奇的是,爸爸总是逃避这一话题。他们平时可无所不谈!爸爸是他最好的朋友。可能也是唯一的朋友。

 

由于缺乏关于有关方面的信息,Scorpius一开始决定保持中立。根据他所获知的那点信息,再加上整个大礼堂的反应,没有人想到Harry Potter的儿子会落在斯莱特林。他想和爸爸就此讨论一下,他是否应该和那男孩交朋友。昨天晚上他给庄园寄了封信,讲了他头几天过的怎么样,询问意见——或参照——但对此爸爸只回复了不到一行字:“别去担心关于你祖父的胡扯。在霍格沃茨交些朋友。”

 

在霍格沃茨,他说。不是在斯莱特林。那很明显说明爸爸不会在意。也意味着完完全全没有特别指出某个Potter。

 

Slughorn教授的到来打破了Scorpius的沉思。教授抚着他的银色小胡子,心情愉快地向全班问好:

 

“早上好,我的孩子们!”他在桌椅间走来走去,秃头闪闪发光。“这是我们的第一堂课,不是吗?啊,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认识你们了,年轻的新生们。我很相信第一印象的!我就是这样挖掘出了很多天才,有些很可能是你们的父母、表亲或熟人。”

 

他朝Potter眨了眨眼,Scorpius做了个表示轻蔑的鬼脸。真是太好预测了。第一眼看到他,Scorpius就觉得他可悲,身材矮小,行姿怪异,大肚皮永远走在人前面,一双眼睛突出来。现在他更可悲了,像头焦虑的海象般向Potter走去。不过那个男孩看起来像是希望地板在脚下裂开,把自己吞下去。Scorpius不由得皱起了眉头。Potter那个害羞的小动作又是个令他感兴趣的细节。

 

“比方说你,小Albus。Albus Severus Potter,”教授殷切地说道,“第一次见你爸爸和你爷爷的情景我还记忆犹新。你有她的眼睛。”他低声补充上最后一句,带着几乎是宠爱的口气。“我得承认,在你哥哥James向我展示了他的——魔药能力——或其匮乏之后,我已经丧失希望了。不过你和你爸爸长得这么像,我相信这意味着点什么。还有,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有多么高兴有你在斯莱特林了,对不对,我的孩子?”

 

Potter在椅子里缩得更后了,不过Slughorn已经走回到教室前面,圆滚滚的手搭在胖鼓鼓的肚子上。Scorpius听到缩在身边的男孩松了口气。

 

“好啦,让我们回到重点上来,”Slughorn继续道。“关于制作魔药的技巧,在讲其枯燥乏味的定义之前,我希望你们先尝试尝试。我会布置一个比较简单的,请你们两人一组……”

 

教室立刻乱作一团。下意识地,Scorpius往旁边看去,想对上Potter的视线,不过这位正伸长脖子看向身边一个笑眯眯的、有蓬松的红头发的女孩。Scorpius感觉又懊恼又失望,不过还没等他感觉出其他什么来,有人突然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生气地转向Lyan Alden,摆出最轻蔑的表情。

 

“干什么?”他边问边往后退。Scorpius不喜欢被人碰到,尤其是Alden那样,带着放肆大胆和不怀好意的表情的飞扬跋扈的男孩。

 

“我能和你一组吗,Malfoy?”那男孩偷偷地挠了挠鼻子周围的雀斑,问道。他的头发是浅棕色的,皮肤非常白。他的眼睛和头发一个颜色,闪着精明的光。Scorpius绝对不会跟他一组,而这位还在继续解释。“Gus和Juny一组。我不想和女孩子们一起。更不想和哪个格兰芬多一组了。”

 

Scorpius扫了眼他们寝室其他两个男孩,Gusto Trenchard和Juniper McMurdo。 McMurdo瘦瘦高高,深色的金发微微卷曲。Trechard相反,他更胖些,有棕色皮肤和极短的黑发。他们立刻移开了视线,假装在忙。

 

“我很抱歉,Alden,”Scorpius飞速地想着接下来要说什么。“但是我已经和Potter一组了。对吧,Potter?”他说得比平时稍大声,不过Potter那双好奇的眼睛已经转过来了。Scorpius感觉心脏停止了跳动,每次他说谎就会这样,然而他掩饰得很好。Lyan的注意力现在已经全部转移到Potter身上了。

 

“什么?”Potter无辜又心不在焉地眨眨眼。

 

“我正告诉Alden,我们俩一组,对吧?”Scorpius偷偷地使了个眼色,希望Potter能明白,尽管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Potter皱起眉头,Scorpius害怕到肚子都有点发冷。

 

“啊,对,当然了,”Potter最后说道,Scorpius松了口气。“不好意思,我有点走神。”他开始翻弄自己的书包,Scorpius一开始还以为他想把自己塞进去,然后才明白过来他只是在努力掩饰他的困惑。

 

Scorpius这时已经恢复了一点自信,重新看向Lyan Alden。这位却愤怒得鼻孔扩展。

 

“好吧。”Alden说。Scorpius看着他回到那两个同学身边,听到一句“滚开,Juniper”。然后他占了McMurdo的座位,坐在Trenchard旁边。 Scorpius没看到Juniper的反应,因为Potter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嘿,你在干什么,Malfoy?我已经有搭档了,我的表姐Rosie她已经……”

 

“Oh,Al,其实……”两个人都没注意到一个红发女孩已经走了过来。她看起来有点狼狈。这是个有着亮亮的蓝眼睛的小女孩。看清她的雀斑和胡萝卜色的头发后,Scorpius想当然地判断她是个Weasley。毕竟,他们都是亲戚,这是妈妈告诉他的。

 

女孩继续道:

 

“嗯,我想知道你是否介意我和Trixie一组。她一个人,而且超级害怕会和哪个斯莱……”她意识到自己要说什么,然后打住了,在对上Scorpius没有表情的目光后脸红了。

 

Potter看起来有点吃惊和困惑,不过最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好吧。可能这样更好。”

 

“就是啊,我正是这样想的!”女孩激动地说。“我是说,这样我们完成作业更方便了,不是吗?如果我们和自己学院的人一起做,至少我们不会在调配时间上那么困难。而且,我很开心你交到了朋友,Al。”

 

这次Scorpius移开了目光。出于某种原因,这让他挺不自在的。爷爷告诉他,和有影响力或有利用价值的人交友是很重要的。妈妈在他上火车前,在爸爸听不清他们讲话的时候特地偷偷告诉他,Harry Potter的儿子无疑很有利用价值,也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是Scorpius从没有用过这个定义。朋友?那以前他们父亲之间的那些敌对呢?Draco Malfoy会说什么,如果他听说他的儿子是Harry Potter的儿子的朋友?

 

Scorpius又陷入沉思之中。Potter把他们的椅子拖到一起,然后开始准备烧锅和Slughorn在黑板上写的必需用品。Scorpius斜眼看了看,想从黑发男孩脸上找到点失望的表情,却惊讶地发现对方一脸无虑,几乎是平静安详。

 

“嘿,你在干什么?”Scorpius疑惑地问,看着他在一张羊皮纸做下记录。

 

Potter看起来更疑惑。

 

“什么意思,我在干什么?我在抄下必需的配料。”

 

“对,可是你在用左手写字。”

 

黑发男孩看着他,就好像他突然少了耳朵或缺了鼻子。

 

“哦,我是左撇子。”

 

Scorpius感觉脸有点儿发热。他感觉自己很傻。他讨厌傻的感觉。他回到自己的笔记上。

 

“这很……奇怪。”Scorpius辩解道。他以前从来没见过有人用左手写字。如果哪天停下来想想这个可能性,他也会觉得不可能的。

 

Potter耸了耸肩。

 

“我的右手大概就像你左手一样难用。有次我试着用右手点蜡烛,差点把我哥哥的床单点着。”男孩突然笑了,推了推眼镜把它推正——用左手。“James大发脾气,说再也不让我上他的床了。”

 

Scorpius扬起眉毛,没克制住自己动作中的讽刺。这回轮到Potter脸红了。还有辩解。

 

“那时我才五岁……”他耸耸肩。

 

Scorpius的手指转着羽毛笔。

 

“你今天早上没有戴眼镜。”他忍不住说。

 

“啊,我只是阅读时才需要它。”

 

金发微微点头表示理解。他想这是否应该继续这个话题,不过往周围扫了眼,他发现大家已经在准备开始做魔药了。他决定也开始。

 

接下来的时间转瞬即逝。Scorpius掩饰着他向男孩投去的好奇的眼神,看着他灵巧地操作或在羊皮纸上写笔记,字不是很好看,但让人看得懂。由内而发的自信重新建立,Scorpius自命为领导者,教导Potter正确的拿刀姿势,在他差点再次向左搅拌坩埚时训斥他,因为已经该向右搅拌了。他们完成的时候,魔药达到了Slughorn所说的应该有的品红色。

 

“来,让我们来看看。看起来有些人已经做好了。”Slughorn说着,直接跳过两个格兰芬多的冒着绿色泡泡的坩埚,首先来到Weasley的坩埚前,提问之前先赞许地点点头,大声道:“Hermione Weasley的女儿,当然了!我早该知道……”

 

给出了几个评论后,教授又开始在教室里走动,停在Potter面前。他检查了坩埚内冒着气的粘稠液体,闻了闻麝香气味,然后感到很是满意。

 

“好极了!我就知道你能行,我的孩子。做得很好,恭喜你。”

 

Scorpius正要开口,为自己被彻底忽略感到愤愤不平,Potter却插嘴了。

 

“但是,教授,是Malfoy做了几乎所有一切……”

 

Slughorn的笑容扩大了。

 

“多么像父亲啊!Harry总是和你一样谦虚。从来如此。一个好男孩啊,你的父亲。真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再送我一块去年圣诞送我的那种巧克力。我相信Malfoy……你说Malfoy?”

 

Slughorn好像第一次注意到Scorpius,这让他更生气了。他抬起鼻子,向教授投去一个轻蔑的眼神。

 

“好哇,好哇,谁能想到呢!真是有趣!”男人重新把手交叉放在鼓鼓的肚皮上,眼睛在金发男孩和黑发男孩间滴溜溜地转。“年轻的Draco Malfoy的儿子,当然了。你也和你父亲长得非常像,我得说。真是有趣……”

 

“好吧,正如我说的,你们俩做得很好。”Slughorn好奇地研究了一会两个人,然后才说道。不过当他转向Potter时,他好像又把Scorpius给忘了。“想参加我的俱乐部吗,我的孩子?”

 

Scorpius愤慨地撅起嘴唇,然而他惊讶地发现黑发男孩声音变了个调,绿眼睛闪烁着激动。

 

“我已经说了是Malfoy做了所有的工作了,教授。为什么不叫他参加你的俱乐部呢?”

 

让两人吃惊的是,Slughorn笑了。

 

“你还很幽默啊,亲爱的!当然了,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想到呢?自然,我的俱乐部里很少一年级学生。我总是很挑剔,当然了。”他低声补充道,然后又抬高了声音,快活地说道:“你的哥哥也没加入我们,那么也许有个小伙伴来陪伴你是挺不错的,不是吗?”他转向Scorpius,眨了眨眼。“而你,年轻的Malfoy,你该感到受宠若惊。我一般不开这样的特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我期待下周五晚饭后见到你们。”

 

在他们两个中任何一个人来得及回答之前——Potter看起来就要爆炸了——Horace Slughorn已经走回到之前冒着泡泡的坩埚边,现在它在发出越来越刺耳和危险的咔哒声。

 

“现在,让我们看看你们这儿做得怎样了,孩子们。其他人可以下课了。”

 

Scorpius感到既愤怒又惊讶。愤怒是因为自己当着全班人的面被羞辱,被当作背景,更甚的是,Slughorn让全班以为他是因为偏爱的学生一时兴起才让自己进的俱乐部。惊讶的,是有人捍卫自己——至少Potter尝试为他的能力说话。还有黑发男孩嘟囔着把东西扔进书包时显露出的赤裸裸的厌恶之情。

 

“James告诉过我,他试着警告我的。他说Slughorn虚荣,偏心那些有钱有势的学生,但是没跟我讲他这么闭目塞听。聋子!”Potter一拳打在又软又厚的书包上,不管怎样是把它关上了,然后把它扔到肩膀后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起来略微恢复了平静。“周五别把我算在内,Malfoy。你可以自己去,如果你想的话。再说了,你值得。如果没有你不停在旁边提醒我,我会搞砸一切的。我甚至以为会有不同……”

 

躲避着与Potter直视,Scorpius收拾好自己的书包。他耸了耸肩。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烦恼已经消散了。

 

“我一点儿也不会理这个俱乐部,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爸爸去年夏天还让我给他帮忙做魔药呢。”

 

他们安静地走出教室,Potter试图继续这个话题。

 

“这是你爸爸的工作?做魔药?”

 

“我爸爸是缄默人。”Scorpius充满了自豪,每次说起爸爸他就如此。当黑发男孩发出一声惊叹时他很是满意。

 

“哇哦!我总是很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爸爸也在魔法部工作,但是他不管是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都不讲。James说他知道。说实话,我也这样觉得。我爸爸是傲罗的……”

 

“傲罗的头儿。”Scorpius翻了个白眼,打断了他。“我知道。全世界都知道。”

 

这让Potter闭了嘴。Scorpius惊讶地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从第一眼看到Potter起他就想吸引这男孩的注意力了。现在终于成功了,他不想搞砸一切。他意识到自己在霍格沃茨已经不那么感觉格格不入了,也许他不需要避开所有那些想要接近他的人。毕竟他不能一个人活着——就像妈妈在责备他不交朋友、孤独自处、与同龄孩子玩不来时说过的那样。

 

他们转过了一个弯,从那里已经可以看到斯莱特林的入口了。Scorpius彻底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都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他听到Potter惊讶地尖叫一声,下一刻就见他趴在地上了,书包敞开,东西散了一地。Scorpius只往边上扫一眼就明白为什么了。Alden,Trenchar和McMurdo正笑得不行。

 

“嘿,怎么了,Potter?失去平衡了?”Trenchard装作担心的样子问道。

 

“是啊,我觉得是因为他的眼镜太重了。”Lyan Alden补充道。三人又捧腹大笑起来。

 

“停下来!”Scorpius的怒火又从胸口升起了,他抬高了声音。“你们会惹老师注意,我们会被扣分的!”

 

“喔呜好甜蜜啊!”McMurdo嘲笑道。“Malfoy在保护他的小朋友哦。你现在要说他的头发这么糟糕,也是我们的过错咯?”

 

他和Trenchard又笑了起来,但Alden收起了魔杖,变得严肃起来。

 

“别插手,Malfoy。你最好离Potter远一点。谁知道呢,愚蠢可能是会传染的。”

 

“这样的话我建议你们三个搬去校医室,免得传染给其他的斯莱特林们?”Scorpius一边试着让自己显得勇敢无畏,一边退后一步,紧紧盯着对方的魔杖。他想把自己的魔杖也拔出来,但不知道可以用它做什么。他只在家里学会了些无聊的把戏,比如放出火花和点灯。

 

Trenchard和McMurdo看向他们的领袖,同时又惶惑又害怕,担心自己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很有趣,Malfoy。”有着明亮的棕色眼睛的男孩干笑一声,但他移开视线,注意力重新回到Potter身上。其他两个男孩看起来松了口气。

 

而Potter咬牙切齿地捡起了自己的东西,把眼镜戴好,然后勇敢地(几乎暴躁地)直视Alden的眼睛。

 

Alden还在继续:“还有你,Potter,如果你认为凭着名字你就可以在斯莱特林占到优势,你进错学院了。这儿没人求着你爸爸拯救魔法世界,也没人会管他儿子跟这有什么关系。在这里,你什么都不是,听清楚了吗?完全相反,在这里你还不如其他任何一个人呢。那个蠢货Slughorn想法不同无所谓。你得很努力才能赢得尊重,Potter。还有,目前为止我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你会来斯莱特林。你真可悲。”

 

Scorpius本来也要问同一个问题,不过是出于别的理由。他不觉得Potter很可悲,尽管他瞧不起很多人看着他时那种毫无根据的钦佩之情,就好像他是Harry Potter本人一样。他觉得Potter至少挺有趣,有着别具异国情调的外观,害羞和几乎脆弱的个性——尽管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所展现的恰恰相反。大概这理由的一部分正是男孩身上并没有非常斯莱特林的特性。

 

然而在那脆弱的外表之后,有些非常……特别的东西,有种不知名的自然力量,仿佛要钻很多层才能把它挖出来,而其带来的损害可能是巨大的。或许Scorpius只是想为自己对黑发男孩的着迷寻找证明,Potter无疑像一块强力磁铁般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Scorpius在长袍底下抓住魔杖的一端。他想做点什么,但他不认为在魔杖头上点火会吓倒那三个人。不管怎样,Potter挑衅的姿态让他看起来并不需要帮助,尽管他处于劣势,手无寸铁,无法自卫。凌乱的黑发把他这叛逆的形象又提升了一层,就像一只野猫恶狠狠地竖起毛发。

 

不过,没别人注意到Scorpius所看到的,也没人害怕。男孩子们继续嘲笑着,Alden又开始挑衅Potter。

 

“怎么,你要告诉我你进这儿就是因为你那迷人的绿眼……”

 

Alden被McMurdo的号叫声打断了,停下来望着他。McMurdo扶着自己的鼻子,它正变得通红并开始发肿。同时,Trenchard抬手握住自己的喉咙,发出滑稽的声音,明显无法再吐半字。Scorpius惊讶地看着Alden四处张望,瞪大的眼里满是恐惧。不过,很明显他们是单独在走廊里的,没有人靠近。男孩害怕地看着Potter,向后撤退。

 

“你——你在做什么?”

 

Potter刚刚看起来还和Scorpius一样吃惊,现在却耸了耸肩,突然地笑了,同时Scorpius从眼角看到一具身体显形。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见Alden被转了个头朝下,脚腕被吊着,像是被无形的绳索捆住了一般,脑袋离地面只有一巴掌远,衣服掉到脸上,盖住了他惊恐的尖叫。

 

“你以为你是谁,敢把魔杖对着我弟弟,可怜虫?”一个像极了Albus Potter的红发男孩吼叫道。他看起来十二三岁,有着红铜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一脸雀斑。他肯定是个Weasley。Scorpius好奇地看着他出现的地方,无法理解。不过他把疑惑扔到脑子的某个角落去,继续看着好戏。

 

年纪大的Potter放下了魔杖,让那男孩像堆衣服般掉到地上,在他挣扎其中时走近了他。另外两个男孩呻吟和报怨着缩靠在墙上,像是希望自己融进去。一个还扶着自己的鼻子——现在它已经长得像个番茄了——另一个在平顺自己的喉咙。

 

“第一,不许用你这张脏嘴讲我们的爸爸。第二,你凭什么讲‘赢得尊重’啊?你觉得自己比Al更聪明吗?他知道怎么把一滴水绑起来,如果你知道该怎么挑战他……”

 

“Jimmy,够了……”Albus哼了一声,不耐烦地把重量放在一条腿上,拉好肩上的书包,不过大点的男孩没有理会他。

 

“第三,你先照照镜子再讲别人,小怪物。少管闲事,王八蛋……”

 

“James……”Albus又试着打断,不过还是没成功。

 

“第四,你们真可悲。如果你们想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这么想,我可以在大礼堂中间把你们的内裤翻到外面,你们甚至来不及讲句‘去他妈的’。”

 

“James!”

 

“我会知道你们有没有再这样捣鬼的。现在趁我还没真的发火,滚出去,臭小子们。”

 

James Potter抬起魔杖,三个男孩立刻跌跌撞撞地跑掉了,在光滑的地板上打滑着,最终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公共休息室。

 

“你聋了吗,Malfoy?我说过现在滚出……嗷!Albus,你这杂种!”

 

Scorpius吃惊地看着这两人。Albus刚刚在哥哥小腿上踢了精确的一脚,然后愤怒地看着这位用一只脚跳来跳去。

 

“我把你从这些蠢货中救了出来,给了他们个毕生难忘的教训。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忘恩负义的臭小子。”

 

“我不需要谁来‘救’我,Jimmy。”Albus狠狠地骂着,他得从下往上看着他的哥哥,却尽可能不失尊严。“还有,如果你太蠢了没有注意到,Scorpius是站在我这边的。”

 

James Potter充满怀疑和敌意地望向Scorpius。

 

“Scorpius?”

 

金发男孩此时和他一样惊讶,并皱起了眉头。他仍因对方举着的魔杖感到威胁和担忧,却还是在轻蔑地皱了皱嘴唇后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Potter”。Scorpius表达的很清楚,他一点儿也不高兴。幸好Albus不是红头发的。幸好两个人不像。一点儿也不像。

 

“Scorpius是我的朋友,他和恶作剧一点关系都没有。”Albus继续肯定地说道,显然没有注意到两人间闪着的轻蔑的火花。“事实完全相反。不过,告诉我一件事,James,你在走廊上跟踪我干什么?”

 

格兰芬多还在充满怀疑地盯着Scorpius,几秒后才回过头对着弟弟,音量降低了很多,“我没有跟踪你!”

 

Albus抱着胳膊,脚敲着地板,仍然责备地望着哥哥。

 

“Ok,可能我有跟踪你吧。”James Potter继续道,”但是我需要同你讲话,又不知道你们公共休息室的口令。当然了,没一个斯莱特林会告诉我口令,更不会帮我传话了,所以我想着先来这里藏着,直到我知道口令,结果我就看见了那三个蠢货……”他握紧拳头,气得满面通红。“没人有权利拿你的眼镜开玩笑。当然,除了我以外。不过我喜欢你的头发。”他更加温柔地加上最后一句,在Scorpius听来,可以称之为亲热了。James伸手揉揉弟弟本来就乱糟糟的黑发。Albus却一掌拍开哥哥的手,更加生气地瞪着他。

 

“好啦,James,快讲你要说什么。我不想迟了晚饭。”Albus催促道。

 

最终,格兰芬多把手伸进长袍,拿出几卷旧羊皮纸。

 

“拿着,这些是Mione阿姨一二年级的作业。Ron叔叔给我的,既然我们残酷的父亲不晓得把自己的作业留给孩子们。”他做了个不赞同的表情,然后把羊皮卷扔到弟弟伸出的手里。“我跟Rosie保证如果她需要就还给她,不过她觉得这样很不公平,你能猜到的,而且她也不想违反规定。所以我想你更能用得上它们。不管怎么说,教授们布置起作业来实在没什么创造力,你会为此吃惊的。”

 

Albus还在同怀中的一堆羊皮卷作战,这时怀疑地看着哥哥。

 

“就这样?”他问。

 

“这算什么,就这样?你不要谢谢我吗?”

 

Albus翻了个白眼。

 

“好吧,谢谢了,Jimmy。但是你完全可以在晚饭的时候把它给我。喂,你以为你在骗谁啊?你到底想干嘛?快说!”

 

James Potter用鼻子嗅了嗅,挠了挠头,然后放弃了愤怒的姿态,只得投降。他显得很焦虑。

 

“好吧,我想知道妈妈有没有写信给你。我……”他斜眼看了Scorpius一眼,然后再次压低了声音。”我上次写信给她说了一堆的话,她连一半都没有回。所以我觉得她提到了些什么……?有吗?”

 

“她当然有写信。两次了,从我们到的时候算起。”

 

“然后呢?”

 

“好吧,妈妈说她和爸爸为我骄傲,为我没有缺席宴会、没有惹祸、为我交了朋友之类的感到自豪……”

 

“不,不可能!”James跺了跺脚。“听着,Al,我确信他们正在计划着怎么样把你从这里,从斯莱特林弄出去。”

 

这回轮到Scorpius翻了个白眼了。他考虑是否应该气愤地离开——毕竟,他又被忽略了,而且他讨厌这一点——但是好奇心战胜了他。James Potter还在继续。

 

“他们只是不想制造些虚幻的希望,以免他们没有成功。不过会成功的。一定得成功。这样的情况是不对的。因此他们才会叫我盯着你点,而……”

 

“少扯淡,Jimmy,”Albus打断他,“妈妈跟我说了你可能会说这样的话,而这些话都是不对的。我能很好地照顾好自己的生活,而且我现在就非常好,谢谢你。我们走Scorpius……”

 

“总算讲完了!”Scorpius本来可以相当满意地跟着他走,如果红发男孩没有扯住弟弟的胳膊的话。

 

“嘿,别,等等,Al。冷静一下。你是对的,我不该在这,但是……Oh,Al……”格兰芬多看起来很是惆怅,有一瞬间Scorpius还以为他要拥抱他的弟弟了,不过他没有。“好吧,我相信你。我知道你自己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毕竟教你基本技巧的可是你哥哥我本人。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你知道到哪来找我,对吧?”

 

“对。”Albus对哥哥温柔地笑道。

 

Scorpius感到有点儿羡慕。他是独生子,无法理解那眼神交流间透露出来的同谋感。他们之间这种摇摆不定的行为,占有欲和保护欲都太强了:上一刻还在相互保卫,下一刻就拳脚相向,然后又几乎拥抱起来。他还觉得有点儿吃醋。

 

不过,才十一岁的年纪,Scorpius还不知道怎么分辨这种情感,只是无法控制地需要把Albus Potter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需要帮忙吗?”他面无表情地问,指着Albus艰难地抱着的羊皮纸卷。

 

“啊,帮我拿好这几张快要掉下去的。谢谢。”

 

一些学生已经离开了公共休息室,走向大礼堂。不少人停下交谈,带着怀疑和轻蔑望向在场的格兰芬多。Albus转身跟哥哥道别,“谢啦,Jimmy。”

 

James勉强笑了笑,看看他的弟弟,又看看他的新朋友,脸上的表情掺杂着吃醋和伤感。然后他真正地笑了,眨了眨眼睛。

 

“你只要答应我,教训教训那几个张狂的小贼。”

 

红发男孩没有等待回答,把手插进口袋里,平静地沿着走廊离开了,扬着下巴,无视那些斯莱特林充满敌意的眼神。

 

他刚走过拐角处,Scorpius就转向Albus,问出那个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就在我身边凭空出现了!”

 

男孩温和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自豪又骄傲的笑容,令Scorpius吃了一惊。“他有他的妙招。大概哪天我会告诉你吧。还有,可能有点难以置信,但他其实没那么糟糕。至少不总是那么糟糕。我们走吧。”

 

“好,我们走吧,Al。”

 

Scorpius脸红了。他从听到James Potter叫这个男孩的昵称起这样就想这样叫他了。而自己这样子叫他简直太大胆了。不过,毕竟,是Albus先开始所谓朋友这一套的。黑发男孩却好像没注意到什么。可能他在走神,或者他太习惯这个昵称了,都没感觉到奇怪。

 

Scorpius也想有个昵称来让Albus叫他,就像他温馨而亲密地叫他哥哥Jimmy那样。Scorpius从来不倾向于太亲密的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去亲近Albus Potter。

 

· Ⅱ · Ⅱ · Ⅱ · 

 

2017年九月 第一学年 第二周

 

报复总是会来的,不管来得多迟。不管怎样,从Lyan Alden和他的朋友望向Albus的仇视眼神里,Scorpius就知道他们要报复。有很多次他自己就是这些眼神的受害者,但他假装显得毫不动摇。他知道这些人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来攻击。只是以防万一,他总是锁着他的箱子,在穿鞋前检查检查里面。

 

他也为Potter感到担心,那个糊涂虫。他总是漫不经心,东西乱丢,看起来对别人过分信任。很多次Scorpius看着他和善的表情,矮小的身材和孩子气的容颜,就感到一种几乎让他痛苦的保护Albus的必要。但还有很多次他为那眼神里的力量感到诧异。Albus Potter是个谜。有时他那么地不安和脆弱,有时他又洋溢着自信和决心。

 

Scorpius Malfoy喜欢谜题。他打算了解更多Albus令人着迷的个性。

 

地牢走廊事件发生一周后,Albus和Scorpius再次在晚饭之前走回寝室放东西,这次有两个女孩陪在一起。斯莱特林一年级的唯一两个女孩和他们一起走,一路的欢声笑语让Scorpius放松了紧张的神经。这时,像每一个十一岁的男孩一样,他确信他永远也不会对哪个女孩感兴趣。

 

“你看我的手变成什么样了,Al。”Myrtes Buckingham把手伸到Albus鼻子前面,迫使男孩退了几步来看清东西。“Slughorn教授应该像Longbotton教授一样给我们发手套的。那些魔药毁了我的指甲!”

 

Scorpius拧了一下女孩的脖子,毫无悔意地——尤其在听到她叫他的朋友昵称之后。她以为她是谁,对Al可以这么亲密?

 

还有,Scorpius没法不注意到,两个女孩老粘着Albus,就像他身上抹了蜜一样。有很多次她们也试着宠爱金发男孩,不过这位毫不领情,她们便很快失去了兴趣,转而在Albus身边转来转去。Albus呢,他挺厌烦的,但他还是温柔客气地对待她们。

 

幸运的是,他们一会儿就到了男生寝室,女孩子们跟他们道别,声音尖细,带着口音,动作浮夸,还扑闪着睫毛。Scorpius皱皱嘴唇,打开门让位给Albus先进去。然而,他刚走进去就意识到有很不对劲的事正在发生。

 

Albus站在寝室中间,满脸疑惑继而是愤怒地看着三个男孩挤在他的箱子上。每个人拿着Albus的一件物品:一个拿着内裤,一个拿着封信,还有一个拿着一张像是空白的旧羊皮纸的东西。

 

“你们以为自己在干什么?”Albus趁Juniper McMurdo反应迟钝,扑到他身上,抢下他手中的信纸。再跨一步他迅速地扯下了Gusto Trenchard手上的内裤,但是他还没把手伸向羊皮纸,Lyan Alden就避开了他够得到的范围,把纸举得高高的,让Albus抓不到。

 

“哎呀,冷静点嘛,Potter。”男孩邪恶地笑道。另外两人恢复了轻蔑和嘲讽的姿态。“谁能保证这是你的呢?”

 

Scorpius不动地看着,Albus研究着他与Alden间的距离,他抬着的胳膊的高度,他细长的手指间牢牢抓着的羊皮纸。Lyan比他更高,Albus就算踮着脚也没法够着。显然放弃了去抢,男孩气愤地鼻孔大张,绿眼睛闪烁着光。

 

“现在把它还给我。”

 

“不然呢?”Alden讥笑道,装出害怕的样子,“宝宝要哭了?”

 

“要给妈妈写信告状?”McMurdo嘲笑道。

 

“或者要把哥哥叫来打我们一顿?”Trenchard挑衅道,“你可以尽情尖叫,宝贝,你的格兰芬多小哥哥永远没法到这里来救你的。”

 

Scorpius想着去叫Tatcher来,他甚至朝门退了一步,但他没法把眼睛从Albus身上拿下来。Albus抽出了魔杖,动作快到别人都跟不上。不管是不是巧合,一股风之流伴随着他的动作喷出,击中了Alden棕色的头发和羊皮纸的四角。McMurdo和Trenchard向后退去,但Alden马上就从惊讶中恢复过来,讽刺地一笑。

 

“就是这样,Potter,展现你所能做的,然后五分钟内你就会被霍格沃茨开除。敢冒险吗?”

 

Albus鼻孔大扩,嘴唇张开,眼睛眯起。Scorpius担心他会做出些什么格兰芬多式的愚蠢的壮举来。如果他对那些没礼貌的男孩子们使用魔法,他当然会有麻烦的。而他们想要的就是这个。不会有多少斯莱特林对他表示同情,而Tatcher绝对不会是其中之一。对Albus来说,事情可能会变得非常难看。除此之外,Scorpius不能理解那张覆盖着霉菌的旧羊皮纸有什么好稀罕的。

 

“Al,别管了,我们……”

 

“别插手,Malfoy。现在这是我和Potter之间的事。”

 

Scorpius怒气冲冲地保持了沉默,用杀人的眼光看着另外两个大笑着的男孩。

 

“我们可以达成一个协定,”Alden冷冷地继续道。“如果你告诉我这张羊皮纸是干什么的,我就还给你。分院典礼那天我看见你的蠢哥哥把它拿给你,我知道怎么识别出有用的东西。你告不告诉我?”

 

“不关你的事!”Albus吼道,另外两人装作吓得发抖。

 

“很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Potter。我不会把它还给你,直到我发现它是干什么用的。你会做点什么呢?”

 

出人意料的,Albus模仿着对方的讥笑,把魔杖慢慢地放下了。

 

“其实,我不想玩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的,Alden,但是既然你逼我……”他耸了耸肩。“如果你现在不把它还给我,我会告诉你的小朋友们,你上周三魔法史课为什么迟到。”

 

效果立竿见影:男孩变得脸色苍白,睁大了双眼,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其他人都困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包括Scorpius。Alden往他的方向斜扫一眼,像是在怀疑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然而Scorpius和别人一样疑惑不解。

 

“Lyan,什么……” McMurdo开始发话,不过被Albus打断了。

 

“别插手。现在这是我和Alden之间的事。”

 

卷发男孩闭上了嘴边。Alden咽了口口水。Scorpius从没见过他如此慌张。

 

“你在虚张声势,Potter。你不可能……没有人……你不可能知道。”

 

“敢冒险吗?”Albus伸出了手。

 

男孩看看伸着的手,再看看Albus严肃的面孔,然后看看明显一脸好奇的朋友们。他放下了手臂,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却还是没有交还羊皮纸。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Potter?如果我一还给你你就说出来,怎么办?”

 

“我不打算离开这里,Lyan,”Albus张开了手臂,以一种大度的姿态。“很抱歉我被选进斯莱特林让你们失望了,但这是我的学院,这里是我的寝室,而你们将是我未来七年的室友。作为斯莱特林,你应该知道,当面前还有七年的共处时间,我不会犯傻背叛我的室友的信任的。”

 

Alden脸红了,别开了眼睛,张开嘴唇。

 

“好吧,Potter。你赢了。”他把羊皮纸交还出来,Albus小心翼翼地接过它,就好像它真的是很重要的宝物一样。

 

“我们走。”Alden叫上另外两人,Scorpius目瞪口呆地看着McMurdo和Trenchard不发一言地跟上了他。然后,他钦佩地望向那个外表脆弱又狂野的男孩,Albus正在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进箱子里。他已经毫不怀疑Albus Potter真的是个斯莱特林了。

 

“哇哦。我可以把这叫做‘赢得尊重’。Al,你打倒了他!”

 

黑发男孩耸了耸肩膀:“他自找的。”

 

“当然是他自找的。有那么一刻我还以为你要背水一战,做出点傻事,就像你哥哥做的……”Albus生气地看了他一眼,不过Scorpius太激动了,没有注意到。“……就像,把他们倒挂着扔出去之类的,但是现在我们把Alden抓在手里了!太棒了!”

 

Albus什么都没说,但金发男孩还兴奋着。他扑到床上,鞋都没脱,双手撑着下巴,脸离还在专心收拾的Albus只有几厘米远。“不过现在告诉我:你看到什么了?还有那张快烂掉了的空白羊皮纸到底有什么这么重要的?嗯?”

 

Albus甚至不屑抬眼望他。

 

“我说过不会讲关于Lyan的事,我就不会讲。”他坚决地宣称,关上了箱子,抬脚以坚定的步伐向门口走。Scorpius沉下了脸,正要抗议,就听Albus继续道:“但是如果你保证保密,待会我可以给你看看那张‘快烂掉了的空白羊皮纸’可以干些什么。”

 

这让金发男孩缴械投降,他的眼里闪了好一会光,但他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Scorpius一跃而起,跟在黑发男孩后面。如果Potter认为他这么容易放弃,他可大错特错了。

 

“说嘛,别像个格兰芬多小鲜肉一样。全世界都知道真正的斯莱特林会把这个告诉所有人……”

Scorpius尝试了好几种方法,不过没法从Albus那里挖出一个字来。他威胁他,撅着嘴,好几分钟不同Albus讲话,但马上又忘了这些,然后两人在整个晚餐时分兴致勃勃地讲话,相互分散注意力。那时刻,Albus浑身辐射着自信,而Scorpius的世界被吸引环绕在他身边。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