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绿眸——第五章 坦白

作者:Amy Lupin

翻译者:Vitória Liu

授权翻译。人物属于J.K.Rowling。

葡语原著:https://www.fanfiction.net/s/2582195/

 

平行宇宙。当德拉科·马尔福,其父公司的未来总裁,决定调查大学里最受欢迎的男孩哈利·波特,会发生什么呢?结果可能让双方震惊!SLASH,HD,SR。全文目录


星期三总是很忙。Draco的头几节课上的是经营管理理论。米勒娃·麦格老师是位看起来——而且不仅仅是看起来——很严厉的女士。这节课专给行政管理班上,所以德拉科免不了要和他的朋友们坐在一块儿。他不得不忍受来自潘西的歇斯底里发作——音量很低,感谢老师——直到麦格点了这女孩的名叫她专心,这也没持续多久。因此到了下课时,潘西已经安静了很多,甚至忘了她原来打算再也不看德拉科一眼,还跟着他来到了教师办公室。德拉科询问了有关垒球新队的情况并报了名。这周六进行选拔比赛。他趁机说服马库斯·弗林特(他们的队长,也报了名)预订了当晚的球场以便他们训练。


课间结束后,他们走到一楼去上和信息系统班、对外贸易班一起的课。老师还没来,他们就靠在门边的墙上等着。德拉科闭上了眼睛,明显不愿意被任何人打扰。之前他还放心地以为潘西了解了这一点,直到一股难闻的烟雾侵入他的肺部,让他差点窒息。他睁开眼,发现潘西的嘴里叼着根烟。


“潘西,你个笨蛋!”德拉科粗鲁地从女孩手中夺过香烟。“我得跟你讲多少次,不要在一个马尔福旁边抽烟,你这只貘?还有,你明明知道……”


“……大学里禁止吸烟。”一个女声补充道,但不是潘西的。


德拉科转过头来,看到了格兰杰,旁边跟着韦斯莱和波特,显然了。太棒了,现在他们觉得在抽烟的是他了。不过比起为自己辩解,德拉科有了个更好的主意。他把烟放进嘴里,小心地吸着,不真正吸进去那肮脏的烟雾,然后把它吐到女孩的脸上。她开始不停咳嗽。波特看起来很愤怒,把她往后拉。


“我们进去吧。”他说道。而韦斯莱满脸通红,正鸣笛喷气。


“喂,你这肮脏的……”韦斯莱作势要扑到德拉科身上,不过卢平老师恰好在这时出现了。


未等老师靠近他们,德拉科就把香烟丢在地上,踩灭了它,向他们抛去一个戏谑的眼神,然后走进了教室。这之后他才允许自己偷偷地咳嗽,坐在靠近门的位置上,努力不去想这个玩笑缩短了他生命的多少分钟。


“大男孩!我不知道你也开始抽烟了!”潘西小声尖叫道。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又咳了一下。


“闭上你的嘴巴,混蛋。”潘西看起来困惑又受伤。“给我点口香糖,或者糖果,泡泡糖,随便什么东西,只要把这可怕的味道从我嘴里除掉。”


她闪电般地递给他一颗薄荷口香糖。德拉科观察着黄金三人组走进教室,坐在离他们挺近的位置上。


“早上好!”卢平走进教室,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把他的东西放在教师用桌上。“今天来堂小测验。请你们两人或三人一组,等下我会布置下练习。


德拉科又翻了个白眼。他当然会说三人一组了!他对波特就是那么纵容……德拉科永远不会承认,但他觉得卢平是个好老师,尽管他格调低下。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没有任何地位或身份。一个患哮喘病的人生输家,就像他常常认为的那样。他怎么可以尊重这样一个人?


这时他听到旁边椅子拖动的声音,潘西已经端坐在他旁边了。他哼了一声,但什么也没有说,反正他也不得不自己一个人完成练习。他观察着三人组调整座位,格兰杰背对着他,波特和韦斯莱半侧着,三个人面对面。波特给另外两人分了泡泡糖然后自己开始嚼着,格兰杰则抄着黑板上的练习。


“给,潘西。”德拉科把纸和笔递给她。“看看你是不是至少能把要求抄下来,反正你别的什么也不会。”


“啊,好难看的纸!我这有印着小熊维尼的,等一下下。”


“不,潘西。我就是要这张难看的纸。这又不是什么可笑的爱的小卡片,这是统计学。”


“噢,大男孩!这是在暗示我要用小熊维尼的纸给你写一张爱的小卡片吗?”


“闭嘴,快抄!”


德拉科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三人组上,竖起耳朵听。


“……钩住你了,伙计。”红发男孩调皮地说。


“我知道。”波特不太感慨地说道。“我也没有傻到注意不到,但是我不想跟她有什么。她太大胆了,盯着我好像要用眼睛吃了我一样!”


“我也觉得他不适合你,哈利。”格兰杰边抄边说,“但是帕瓦蒂呢?她是个好女孩,最近一直盯着你。”


“是啊,她昨天来看我训练了。”波特疲惫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她很漂亮,哈利。虽然没拉文德那么漂亮,但……嗷!”韦斯莱挨了女友一掐,德拉科轻蔑地笑了。“我只是把我想的给说出来,唉!这个国家的言lun自由在哪里?”


“她喜欢你,哈利,而这很重要。”格兰杰推论道,“我觉得你应该给她一次机会。如果没成,耐心……”


波特一手撑着下巴,眼神迷离。


“怎么了,伙计?”韦斯莱把德拉科心里的问题问出来了。


“不知道,罗恩。我这样挺好的,你知道的,一个人。我不想找个女朋友。也许我在等待一种不存在的感情,可能我挺冷淡、挺无情的,但我知道最近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别人我都没有任何感觉。”


德拉科忍不住觉得那种态度至少挺可笑的。接几个吻需要有什么感情吗?


“别忘了你答应过希瑞斯起码会试一试。”格兰杰说。


“是啊……我想试一试也没什么坏处吧。”波特认输道。


他们沉默了一会,波特看起来在考虑有些话该不该说。最后他决定说出来:


“金妮怎么样了?”他问红发男孩。


“噢,有趣。”德拉科想道。“看来我找到他这么无动于衷的真正原因了,他还爱着那个红头发!”


“又和科林吵架了。”韦斯莱做了个鬼脸,答道,“现在待在家里愁眉不展,不管谁靠近她都要被踢开。我觉得你应该把握机会,给她展现一下你的魅力,伙计。”他充满希望地补充道。


波特冷笑一声。


“如果他们不是已经吵了五十多次了……”


“确实如此。”韦斯莱又灰下心来。“每次和好后他们好像就更腻歪了,看着都恶心。”


格兰杰之前还一直保持安静,现在发话了。


“哈利,你真的认为自己还喜欢着她妈?”


“老实说,我觉得即使我们复合,事情也变得不一样了。而我真的不相信我们还能复合。我爱上的是金妮那种成熟而坚定的女人形象,而这种形象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会把所有女孩拿来跟她做对比,然后,显然了,找不到一个上眼的。”


“就是啊,我也正是这么想的,哈利,”女孩说道,“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另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女孩?”


“不,我会受不了从这个女孩的每个举动中看到金妮,我会想起过去,想起我犯的错,想到我怎样像一个傻瓜一样让她从我的生活中离开……不过我们现在能不能不聊这个了?”


波特在座位上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开始吹泡泡糖。“砰!砰!”德拉科暗暗祈祷着,看着那泡泡慢慢变大。


“今天要做点什么吗,哈利?”韦斯莱问。


波特单手在空中弹奏了几下作为回应。韦斯莱看起来很是满意,而德拉科皱起眉头,思考着那意味着什么,不过他马上就分心了——泡泡终于破掉了,糊了波特一脸。


德拉科大笑起来,但是他很快就不笑了。他看到那三人也开始开心地笑了起来,格兰杰帮着波特擦掉嘴边的泡泡糖,而波特也觉得这很有趣。突然之间德拉科就觉得这不再有趣了。


—— —— ——


在一间状似小型机房的房间里,哈利正坐在一台电脑前。绕着墙还有九台电脑,其中五台被占用了。还差几分钟就晚上六点了,他终于能回家洗个澡了。这一天都没出太阳,却相当闷热。空调开着,驱散这股子热气。


天使:为什么是斯莱特林王子?


斯莱特林王子:我不明白。你在问我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吗?


天使:对。


斯莱特林王子:它来自一个很古老的传说。据说萨拉查·斯莱特林是一个十分强大的魔法师,他有着与蛇交谈的非凡本领。


天使:真有趣。我从来没听说过。


斯莱特林王子:确实很少人听说过。那你呢?为什么叫天使?


天使:噢,就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斯莱特林王子:我还记得你说过,它对你有一定的情感价值,那它肯定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


天使:Ok,它是对我很重要。我妈以前总是这样叫我,就是这样而已。


斯莱特林王子:为什么是以前?因为你现在有点太大了,不适合再叫天使了?


天使:不是,实际上她去世了。


斯莱特林王子:噢……真是太抱歉了……


天使:没关系。


斯莱特林王子:你今天弹琴吗?


天使:弹,今天我有课。你呢,打算开始上课了吗?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推荐个超棒的老师!


斯莱特林王子:好吧,我不知道……我想如果我要学点什么的话,我会学吉他。不知道我有没有天分弹钢琴。同时弹那么多键看起来真是太难了!


天使:我保证那比和蛇讲话容易多了。


斯莱特林王子:噢,我也觉得!但是我还是想弹吉他。看起来容易多了:只有和弦和单音。


天使:别客气,我还认识一个超棒的吉他老师。你应该认识他,在霍格沃茨念书的时候。他给行政管理班上统计学。


接下来是几秒钟的犹豫,之后哈利才得到回答。


斯莱特林王子:卢平?


天使:对!莱姆斯·卢平!他超棒的!其实他最拿手的是小提琴,但是他能弹任何你摆在他面前的弦乐器:吉他,中提琴,大提琴……好吧,你不期待他还会弹奏管乐器,对吧?


又是几秒钟的犹豫。


斯莱特林王子:伙计,我觉得这超出了我的认知范畴。但是他没法演奏,我的意思是,他不会在弹琴的时候犯哮喘吗?他不是得停下来用一用氧气罩吗?


哈利不得不忍住笑,以免引起别的实习生的注意。


天使:你在开玩笑吗?音乐疗法对哮喘患者也管用的!它让我们潜入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维度。他的犯病与他的精神状态密切相连,音乐能抚平他的躁动,是他灵魂的良药和精神的避难所。


斯莱特林王子:给你鼓掌!说得漂亮!你简直要把我说服了!


天使:但我是认真的。哪天你得去听听他弹。他和我的钢琴老师,两人一起演奏!超赞的!


斯莱特林王子:如果你这样说……


天使:好了,就这样定了。我现在得走了。再不洗澡我就疯了。


斯莱特林王子:Ok,祝你上课好运。


天使:谢啦,伙计。明天见?


斯莱特林王子:当然了。


天使:说定了,那明天见。


斯莱特林王子:拜拜。


回到家,冲了那个期待已久的澡,哈利和希瑞斯吃了点三明治就往书房走。嗅嗅蜷在一个靠垫上,准备好打个舒服的长盹。


“我们开始?”希瑞斯拉过一张凳子坐在哈利旁边。


“当然,大脚板教授。”


“很好,开始弹吧。”


哈利先弹了几首简单的布尔,然后是两首更复杂些的巴赫,他弹得相当自如。最后是车尔尼。


“放松手指,哈利!放松!”


“我正在努力!”哈利抗议道,“啊,我讨厌车尔尼!”


“别这样说,不然你永远也弹不好!车尔尼的曲子最适合拿来练习了,你需要练它们。”


“但是它们的旋律好难听,而且指法太难了!”


“好了,别抱怨了,再弹一遍。”


不情不愿地再要求了一次后,希瑞斯让他站开,自己完美地弹奏了一遍给他听。


“你要一直练,直到弹得像我这么好,ok?”


“好吧。”哈利认输了,栽到一张懒人沙发上。


“还有,别忘了练布尔和巴赫的新曲子。你弹好这曲车尔尼后,我会给你找首好听的作为奖励。”


哈利笑了,希瑞斯加入到他的沙发上。


“坐过去。”哈利挪了挪屁股,希瑞斯抱着他坐在沙发上。“现在我不是老师啦,作为你的教父,我得说你弹得很好,哈利。恭喜!”希瑞斯揉了揉教子的头发,在他额头印下一个温柔的吻。


“谢啦,大脚板。总有一天我会弹得跟你一样好!”


“没那可能!我是独一无二的!”希瑞斯鼓起胸膛。


哈利顽皮地笑了。


“那我要比你更厉害!”


“啊,好吧,这就另说了……”


他们笑了起来,哈利稍微退后一点,直视教父的眼睛。


“希瑞斯,我完成了我承诺的部分,你呢?”


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叹了口气。


“啊,哈利,我这样挺好……”


“不,你没说服我,这是没用的!”


希瑞斯仰起头。


“这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哈利……”


“那就解释给我!”


希瑞斯保持一动不动,好长的几秒钟后才重新抬起头,用手抹了把脸,然后面向他的教子,脸上是少见的严肃。


“好吧,哈利。我不可能一辈子瞒着你。但是你要知道这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容易,我从来没跟别人讲过这个,而且我担心你的反应。”


“你得冒点险,才知道我会怎么反应。”哈利鼓励道。他知道教父有些烦心事,并愿意去帮助他、支持他,不管是什么事。


“哈利,当我在监狱里的时候,我有很长的时间来思考我的错误。在那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是在活着,而只是在重温过去。为着你的父母,尤其还有莱姆斯,我哭了很多。我知道莱姆斯正遭受着巨大的痛苦,而且孤单无比。他再也没有了家,没有了朋友,什么人都没有了。我们曾经是他唯一的家庭,然后突然之间詹姆斯和莉莉死掉了,我栽进了监狱,彼得消失了。我再为你父母而哭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怎么哭他们都回不来了,但是只要想着我没法给莱姆斯作伴,我的心就痛着啊!一从监狱里出来,我第一个找的就是他。你应该看看他那样子,哈利。一团糟糕,活像一个幽灵。我想尽一切办法让他重归生活,同时试着说服你我是清白的。两个目标我都达到了,这是我这辈子最自豪的两件事。”


希瑞斯停了停,用力闭上眼睛,然后望着窗外继续道:


“我曾以为,这一切过后,我的余生可以很愉快地度过。但这是不可能的。实现这些目标后,我又开始把你从德思礼家弄出来,我跟自己发了誓,不管怎样都要做到。这次是莱姆斯帮着我,为我做了一切。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一起,聊啊,笑啊,回想回想那些老日子,弹弹琴。我们只有对方,然后,在我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某种感情不期而至。突然间我就想再听到莱姆斯平静的声音,好听的笑声,他的批评责骂,循循善诱,用他想要解决一切问题的那种狂热让我开心,在他犯哮喘的时候陪在旁边安抚他……”


哈利静静地听着,一脸期待与疑惑。希瑞斯想过他要说什么的。也许他没有恰当准确地表达。他还能说什么,既传达了信息,又不让哈利震惊呢?


“我开始需要他的陪伴,开始越来越欣赏他脆弱、害羞却又坚定的样子,我想看着那双哀伤的眼睛,想用无关紧要的事情刺激他,只是为了欣赏他可爱的发怒的样子……”


“我不明白你想表达什么,希瑞斯。”他面向教子,这位满脸印着困惑。希瑞斯叹了口气,重新望向窗户。


显然,这些反应算不得什么。可能他没表达得很清楚,他得重新措词:


“其实,哈利,我还觉得需要更多。我想要能够触碰他,抚摸他,抱他……吻他。”


希瑞斯可以感觉到哈利在听到这些后变得紧张起来,知道他终于明白了——再清楚不过了,不是吗?但是他现在还没勇气去看他,不然他没法讲完。


“其实,我觉得他从没怀疑过这点,但我知道我的感觉,而且我现在还有这种感觉。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他,我不能允许自己有这种感情,否则,我没可能把你从德思礼家救出来,哈利。谁会把抚养权交给一个同性恋?我承诺自己,一把你接过来同我住,就跟你谈谈这些。但是我发现没那么容易。我很担心你的反应,怕你拒绝我,讨厌我。所以在采取任何举动之前,我先把这些讲给你。因为,如果你告诉我,你不接受,哈利,莱姆斯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


这时希瑞斯才面向哈利。男孩也在看着窗外,目光茫然。没法看出他在想什么,或者感觉怎样,但他没有从自己的怀抱中挣脱,这就给了希瑞斯一定的希望。哈利叹了口气,双手捂住头。


“我不相信,希瑞斯。”他疲惫地说。希瑞斯感觉喉咙里正在形成一个结块。“我不相信你居然这么多年来都把这个锁在自己心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哈利把那两只绿宝石转过来面对他,真诚且担忧。希瑞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啊,哈利……我很担心你会收拾你的东西,然后走掉,再也不看我一眼……”


“我懂,希瑞斯。听下这些来,对我来说也不容易,但是我没法阻止你去得到幸福!就算你对我讲你和西弗勒斯·斯内普在一起才幸福,我也会全力支持你的!”


希瑞斯发出一声更像是狗吠的笑声,挠挠哈利的头发,然后用力抱紧了他。


“谢谢你,哈利。我保证,我会征服那个可爱的傻瓜,然后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怎么能确定这一点?”


“喂,哈利,这还用问吗!我是不可抗拒的!”


哈利板着脸看着他。


“再答应我一件事,希瑞斯。”


“什么都可以!”


“你别家里亲月亮脸,直到我习惯这个想法,你能保证吗?”


希瑞斯仰头大笑。


“Ok,我尽量克制一下。”


哈利有些不太自在地笑了。


—— —— ——


在德拉科看来,周四过得很慢。他前天晚上和弗林特练球练到很晚,只有他才知道同一个糟糕透顶的队长练球有多么累人。然而,带着证实自己实力的诱人想法,他坚定地忍住了。早上没有公共课,但据说波特当晚也有训练,他打算再去一次体育馆健身房。这次不主要是为了暗查——他试着这样说服自己——而是为了改善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最近没活动开,关节有点僵硬。


下午的时间慢的令人讨厌。他得参加一个系统展演,用的是他所建议的测试。这个系统挺复杂,展演花了几乎整个下午,所以没剩多少时间来和天使聊天了。不过至少他还能把好消息告诉他:


天使:真的?


斯莱特林王子:千真万确,太完美了!


天使:哇!我已经开始紧张了!真可惜我下一篇文章可能对你的公司没什么用……


斯莱特林王子:是关于什么的?


天使:关于黑客,使用网络服务——主要是银行——的危险性,还有些建议,以避免密码被盗。


斯莱特林王子:噢,好,我们的银行业务主要是在网上操作的,账单支付,转账等等,也许我们能从你的文章学到些什么!


天使:太好了,我找到了些很有趣的东西,不过你只能在星期天知道了。


斯莱特林王子:没问题。说来,昨天的课怎么样?


天使:喔,我要说它很有争议。不过效果不错。


斯莱特林王子:很有争议?


德拉科挠挠下巴,与此同时,另一个可能正犹豫该说什么。


天使:你有没有过,从一个你觉得很了解的人身上,发现一些你从没有想过的东西?


噢,德拉科太了解这个了。他为此整个礼拜都在观察着他向来讨厌的男孩。他以前总觉得了解关于那个活下来的男孩的一切,但现在每天他都能发现新的东西并觉得很沮丧。没像娜塔莉跟他说的,他会满足自己的求知欲。他反而越来越好奇了!


斯莱特林王子:有。就在最近。我们自认为了解那些人,但他们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了,这很有趣。也很令人震惊!


天使:令人震惊,毫无疑问……


斯莱特林王子:你要对你的新发现做些什么?


天使:接受。我觉得我需要改变自己的思考方式,考虑问题的角度。我相信我能适应它。只是有点难以消化,不过我会适应的。


德拉科不觉得接受或消化他的新发现很容易。更别提改变他对波特的观点了。


斯莱特林王子:希望你能做到,因为我可没这么有信心。


天使:我该走了,是不是?


斯莱特林王子:是啊,差不多了。今天过得真慢。明天见。


天使:拜拜。


—— —— ——


德拉科比训练的时间早些来到健身房,可以看到波特也来了。男孩是他们队里第一个到的,穿上金红相间的队服后,一边等他的队友来,一边走到操场上做热身,大概是为了防止抽筋。这次他没有再抽筋,做完了所有的训练,满头大汗,但是没有再脱掉衬衫。因为那些观察他的女孩子,他尴尬了?但他有个令人钦佩的身体……我说了令人钦佩?不,我想说的是令人嫉妒——德拉科对自己偷偷承认的,这已经是个无与伦比的进步了——那他为什么要觉得尴尬?他害羞?至少他不喜欢有这么个“大胆的女孩”用眼睛吃着他。


德拉科不再紧盯着他,因为自己要做些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健身房今晚的人比周三多多了。德拉科全神贯注,都没有注意到身边有女孩朝他投来贪婪的目光,有的明目张胆,有的偷偷摸摸。


回到自行车上时,波特已经停下了喝水,周三晚上的那个棕皮肤女孩走到他身边,坐下来又开始聊天。现在他认出来了,她是帕瓦蒂·帕蒂尔,应该是会计班的。波特看起来有些犹豫,不像练球时那么开心。但女孩还是赞美着他,对着他微笑,他也挣扎着一一回答。波特又被叫去练球了,于是他起身跟女孩告别。不过让德拉科惊讶的是,他在她走远前拦住了她,说了些什么,让女孩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三倍。这次她没再走开,而是重新坐回去观看球赛。德拉科踩踏板踩得更快了。


那之后训练没持续多久。波特对帕蒂尔讲了些什么,然后和其他队员一起去了更衣室。德拉科也去了更衣室,洗了个澡。走出健身房,他站着发呆。他已经看完了比赛,研究了波特的行为表现,那他的双脚为什么固执地停在原地不离开呢?因为他好奇死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吧,如果他正在做调查,他就该做全套。


他走向楼梯,下到训练场。第一次看,他以为已经没有人了。观众席空空如也,更衣室的灯也关了。更衣室旁边,一根柱子遮住了他一部分视野,那是波特和帕蒂尔在……接吻——这是对他所听到的声音的唯一解释。帕蒂尔背靠混凝土柱,环着波特的脖子,而这位抓着她的腰,身体贴着她的。他们离德拉科很近,但显然太过投入而没有注意到他,因此他躲在观众席投射在楼梯的阴影里,坐在一个靠最后的台阶上。他的良心给出的理由是他不想被发现,但实际上他无法把视线从眼前的画面移开。


他们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德拉科不想去数),直到波特把嘴唇从她的上面移开,把头靠在混凝土柱上。女孩把这看作是亲吻他脖子的允许,但她刚开始,男孩就往后退去,背靠在另一堵墙上,闭着眼睛仰起头。德拉科抬起来一根眉毛,帕蒂尔不知所措。


“哈利……你还好吗……?”好一阵男孩都没有任何动作,她喃喃问道。


波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直起身来,捡起地上的书包。


“对不起,帕瓦蒂……我……你想要我送你回家吗?”


“不,我……我坐车来的……谢谢。”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波特避免直视她的眼睛。


“非常抱歉,帕瓦蒂……我不该让你等我的。”


没有回答,女孩抽泣着跑掉了。波特又靠到墙上,慢慢滑到地上。


“蠢货。”尽管很不可思议,这句话不是从德拉科嘴里说出来的,而是波特自己。他不停把头往墙上撞,作为自我惩罚。


德拉科不知道该怎么想。只是第一次他看到黄金男孩如此饱受煎熬而没有一点儿想去取笑他的愿望。德拉科没有什么能拿来取笑、折磨、侮辱这男孩的。他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至少半个霍格沃茨的女生会扑到波特的脚边,如果他要求的话,而他却说自己想找一个女朋友又找不到。帕蒂尔漂亮,娴静,对他似乎疯了般的喜欢。但看来这不足以说服他。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韦斯莱女孩吗?因为那个女孩太完美,所以其他女孩都让他看不上吗?德拉科只能总结,多愁善感是他应该远离的东西。如果它会让他像波特这样惆怅忧郁,他宁愿永远不懂为什么感受到某种感觉如此重要,不管为了谁。


波特最终恢复了决心,起身离开了球场,留下一个陷入沉思的德拉科。他在弄懂哈利·波特前会疯掉的。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