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不再错过 Second Chance(3)

作者:Amy Lupin
译者:Vitória Liu
授权翻译。人物属于J.K.Rowling。

原文链接 全文目录

生活从不改变,改变的是面对问题的人做出的选择。命运热衷于把同样的牌抛在桌子上,只是玩家已变。七年的共处会改变很多东西。Albus Severus / Scorpius。

 

· Ⅱ · Ⅱ · Ⅱ · 

 

2017年九月 第四周

 

“该死。太阳都还没出来。”

 

“我们在地窖里,Scorpius。太阳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Al边穿衣服边告诉他。

 

Scorpius皱着眉,最后还是起床了,开始换衣服去吃早饭。

 

Albus打好领带,坐在床上整理他的材料。其他的室友正昏昏沉沉地爬起来。

 

在将近一个月的共处时间里,Albus觉得关于Scorpius Malfoy的性格,他已经了解了很多。金发男孩的笔直站姿和抬起下巴瞧人的方式都有种傲慢的味道在里面。对一个十一岁的男孩来说这太过正式了。他还避免去触碰别人,就好像会被传染了似的。

 

一开始,Albus觉得他挺看不惯这男孩的。但第一节魔药课后,他发现这种浮夸做作的举止和略微漠不关心的态度只不过是这个男孩身上的一部分,他对身边所有事情和所有东西都是这样子的。

 

大概是因为没有兄弟姐妹,没学会怎么分享吧——和Albus来自一个人数众多的家庭相反——Scorpius对他的所有物很有占有欲和嫉妒心。甚至对Albus,他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朋友,Scorpius也是这样。Albus已经注意到当James、Rose或其它表兄弟和自己说话时,Scorpius会变得多么不安。其他的三个室友在活点地图事件后和他们处得还算可以忍受,但这是另一码事了。

 

Albus不得不承认Scorpius是个被宠坏的、自大的、占有欲强的男孩。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James如此难以接受:是的,他们真的相处得不错,不不,他没有中夺魂咒。

 

但是,当Albus看着金发男孩朝懒懒散散穿着衣服的室友们投去谴责的目光时,他发现Scorpius对自己的态度不一样。

 

Scorpius还保持着他不必要的礼节,并在私人领域被入侵时明显地往后缩。Albus并不习惯这点,但他试着尽量不去碰到对方,除非极其必要。大多数时候他失败了。尽管如此,Scorpius似乎对他放低了警戒线,允许Albus从那堵壁垒上看过去。而Albus所看到的,是个孤独的、缺乏同龄人陪伴的十一岁男孩。

 

Scorpius可能给人一种缺乏幽默感的印象,但Albus之前可想象不出,自己会因为对方的鬼脸笑得差点摔倒,那时他俩在闹哄哄的草药课上分吃一小包怪味豆。他们吸引了Neville教授好奇的目光,但幸运的是,他俩没给斯莱特林丢分。

 

除此之外,当Scorpius没顾着装出成熟的样子来时,同他聊天是非常令人愉快的。Scorpius既诚实又自信,尽管有时这让他看起来很傲慢。

 

说道Hagrid,Scorpius在Albus第一次说要和混血巨人喝茶时就表现出了真实的反感。Albus一开始感觉受到了冒犯,但观察了金发男孩的反应后,他发现Scorpius是对保护神奇生物课教授怕得要死,于是试图逐步说服他Hagrid是个温和的人。Scorpius还是很害怕,但已经在朝着这个方向迈步了。

 

这时,Albus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他该给他的新朋友起个昵称了。

 

“嘿,你们来吗?”Lyan Alden叫道。他和他的跟班们已经准备好了,显然在等他们。

 

Albus和Scorpius对视了一下。三个室友从来没有等过他们一起去吃早饭或者一起做其他的什么事情。Scorpius耸耸肩,把书包甩到肩膀上。Albus跟着他。

 

五个人离开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安安静静地朝大礼堂走去。Lyan,Gusto和Juniper走在前面,Albus和Scorpius跟在后面,突然间Albus有了个主意。他往后看看,确认了没有人,然后拉住Scorpius的胳膊让他停下来。Scorpius缩了一下,Albus在脑海里踢了自己一脚。

 

“怎么了?”金发男孩问。其他人已经渐渐走远了,没注意到这两个。

 

“嘘!”Albus抬起一块挂毯,一个小通道露了出来。“我们抄个近道怎样?”

 

Scorpius的小尖脸上展开了一个微笑,两人偷偷地溜进小通道。

 

“荧光闪烁!”Albus喃喃道,魔杖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照亮了窄小又挂满蜘蛛网的通道。当Albus的魔杖照到Scorpius时,他看起来已经没那么兴奋了。

 

“啊,我想我还是走正常的路吧。”

 

“随你便,Scorpie。”Albus耸耸肩,开始往前走。不久他就听到了布料的沙沙声,便笑了。Scorpius把自己的魔杖也点亮了。

 

“Scorpie?”Albus甚至可以想象他念这个昵称时的表情。

 

“不喜欢吗?我想不到更好的了。不过,也许我应该再考虑考虑我本来不要的。Babbit怎样?或者Pufoso?”Albus逗着他,挨了一下推搡。

 

“我只是不习惯有昵称。”Scorpius解释道。

 

“什么?你要告诉我你爸妈天天叫你Scorpius?”

 

“可是,这是我的名字。如果他们想叫我Scorpie,他们就会给我取名叫Scorpie。”

 

“只不过这个名字好像太长了,”而且有攻击性,Albus想着,但是觉得最好别说出来。“它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我是以天蝎座命名的,就像我爸爸是以天龙座命名一样。实际上这是我奶奶家的传统,他们习惯用星辰和星座命名。这样听起来不仅很有冲击力,还很清晰。蝎子和龙暗示着跟它们相关的属性。我的中间名是Hyperion,是个勇敢的希腊战士。你的名字才没有创意呢。我是说,你确实蛮白的,不过……”

 

(*Albus:白的)

 

Albus笑了,低下头躲过一道横梁。

 

“小心头。”他警告道,接着又解释,“不是因为这个啦。其实,我爸妈是想以此纪念霍格沃茨的两位前校长。Albus Dumbledore和Severus……”

 

“Severus Snape?”Scorpius补充道,看起来挺吃惊。

 

“对。干嘛这么惊讶?”

 

“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他是个食死徒,等等之类的。”

 

“但是最后他还是帮助了我爸爸。我爸说他是他认识的最勇敢的人之一。而且还是个斯莱特林。”

 

Scorpius不屑地哼了一声。

 

“如果你不是个斯莱特林,我要说你不会相信一个人可以既勇敢同时又是个斯莱特林。如果考虑到你哥哥在你进到我们学院的之后的反应,我得说你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相信。嗷!”

 

“到啦!”Albus停了下来,Scorpius撞到他身上。

 

“下次你要先提醒一下。不过……就到了?”

 

“所以才叫近道嘛。”Albus从衣服里拿出活点地图,用魔杖指着它,“我庄严地宣誓我不干好事。”他念道。几根线浮现,慢慢组成形状。

 

“哪天我们得让这个誓言成真。”Scorpius从他肩膀上窥看,但是从那些词句中看不出任何恶意。Albus笑了。

 

“路上没人,我们走。”

 

“等等,”Scorpius拉住他的袖子,Albus转过来面对着他。“你可以趁机告诉我你用什么来要挟的Alden。”

 

Albus听到“要挟”的时候扭了下鼻子。

 

“你还没忘掉这个?”

 

“我不会这么早忘掉的。告诉我吧,Al。我太想知道了。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Albus正要拒绝,Scorpius就坚持道,“如果你告诉我了,我就让你给我起个昵称。就算是Scorpie也行。”他顿了一下,补充上最后一点。

 

Albus觉得既有趣又有点不太舒服。有趣是因为他不认为给他起个昵称还需要允许。有点不太舒服是因为他不确定能不能相信Scorpius。James说过的关于男孩爸爸的糟糕事情涌进他的脑海里,但他把它们甩开了。

 

Scorpius不是他爸爸。也许应该给他次机会来证明自己值得信赖。

 

“好吧,”Albus最终说道,“我那天吃完中饭后去猫头鹰棚屋给我爸妈寄信,然后听到有人在哭。所以我觉得我最好下次再去。但我没忍住,偷看了一眼。”

 

“Alden在哭?”Scorpius轻蔑地说,“真是个大宝宝!”

 

“嘿,我也挺想我爸妈的。你不想吗?”

 

“想,但是我不会躲在角落里哭。还有,那是霍格沃茨的第一周!”

 

Albus想起抱着信呜咽着“我想你了,妈妈”的男孩,感到心里一紧。

 

“你不会讲给别人的,对吧?”

 

Scorpius翻了个白眼。

 

“我说过不会讲的,不是吗?”Albus松了口气,Scorpius继续道,“而且,我不觉得这有多么可悲。我们出去吧。”

 

Albus又往地图上看了一眼,然后按指示的方式打开了通道。他们来到了一个嘈杂的走廊,来到处于两个盔甲之间的一个狭窄的空间,随即他们就意识到这里离大礼堂只有五米远。如果有人看到,他们像是一直藏在了盔甲的后面。不过没人注意到他们。

 

他们在学院桌上坐下,Albus正要叉起第二根香肠,三个室友就加入了他们。

 

“你们怎么办到的?”McMurdo问。

 

“一下子你们在我们后面,一下子你们就不见了然后又比我们先到?”Trenchard怀疑地说道。

 

Albus想不出什么借口,不过Scorpius开口了。

 

“我们超过了你们,你们没看到而已。”

 

三个人面面相觑,但是看来接受了这个解释。

 

“嘿,Malfoy,你多久没梳头了?上面挂着蜘蛛网。”

 

“喂你这个……”Scorpius立刻抬手到头发上,马上就要说出点什么,Albus觉得他要说“大宝宝”了,不过Scorpius朝Albus看了一眼,似乎又改变了主意。“有趣的小东西。”

 

Albus再次松了口气。

 

“帮忙把果酱拿给我好吗,Scorpie?”Albus笑着,朝朋友眨了眨眼。

 

Scorpius一言不发地递过果酱,但是Albus发誓当对方低下头望着餐盘时,那双颊染上了一点儿粉红色。

 

· Ⅱ · Ⅱ · Ⅱ ·

 

2017年十月 第一周

 

早餐的讨论很是热烈。Scorpius十分期待将要开始的比赛。这是他第一次在霍格沃茨观看魁地奇比赛,而且,由于比赛的是两个最好斗的学院,整个学校都沸腾不已。

 

球手们进场前,比赛就开始了。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球手在各自的学院桌前比着谁能暗地里挑衅到对方。Scorpius不知道哪边胜了,因为两张桌子都闹哄哄的,人声鼎沸,吵闹越来越公然公开。

 

Albus是唯一一个看起来对比赛不大热情的人。他的炒鸡蛋已经变成了鸡蛋碎,他把它们在盘子里拨来拨去。

 

“嘿,Al,想想好的方面。不管结果怎样,你都有理由庆祝庆祝。”Scorpius想让他开心起来,但是Albus的笑容明显是勉强出来的。

 

“是啊……”

 

Scorpius试着把自己放到他的位置上,但是没法想象有个兄弟是什么样子。更不用说是个格兰芬多找球手了。而且是个笨蛋。最后他觉得最好还是别试着去理解了。但是他不喜欢看到Albus那么沮丧的样子。他压低声音,靠近Albus在他耳边低语。

 

“要么你可以偷偷为格兰芬多加油。我可以保守秘密,你知道的。来吧,吃点我的冰淇淋吐司。我保证这是你吃过的最好吃的吐司。

 

Albus又笑了,这次的笑容更真实些。他接过了吐司。

 

“谢谢你Scorpius。”

 

一些学生开始离开礼堂前往操场,包括他们的室友们。

 

“我们要走了,去观众席找个好位置。”McMurdo提醒道,“你们来吗?”

 

“我们马上,”Scorpius回答道,“Albus什么都还没吃。”

 

“我不饿。”其他人走远后,Albus皱皱鼻子。

 

“那喝掉果汁,我们走吧。”

 

Albus想要报怨,但还是认输地叹了口气,把果汁灌进喉咙,嘟囔着,不情不愿地站起来。

 

当他们穿过大厅时,Scorpius希望格兰芬多的人不要来打扰他们,但刚刚想到这点,James Potter本人就叫住了他们。

 

“嘿,Al,不来祝我好运吗?”

 

Albus僵住了,Scorpius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过他哥哥。

 

“嗯,你先走吧,如果你想的话。”Albus提出,看起来能理解Scorpius的厌恶之情。

 

“然后放任你改变主意,回寝室去?没可能。”Scorpius跟着他来到格兰芬多长桌,尽管很讨厌来到这里。

 

“怎么样,Albus?”一个沙黄色头发、穿着守门员衣服的男孩向Albus打招呼,并对Scorpius点点头。Scorpius也回了个点头。他不知道这个男孩是谁。这也不重要。

 

“准备好了看我们把你们院打得落花流水?”James Potter任性地说,一边搞乱弟弟的头发。“你以前很喜欢这样的,记得不?每次比赛的早上我都收到你们的猫头鹰。今天我只收到Lily的。”他拿出一张笔迹幼稚的羊皮纸。

 

“别烦我。”Albus躲开哥哥,“不过还是祝你好运。”

 

“谢谢。”有很短一段时间,Potter的表情没有哪怕一点点恶意,但接下来他继续说,“好好享受战败吧!走,Wilbur?”

 

“我们走。”沙黄色头发的男孩一口喝光了一整杯果汁,然后站起身来。

 

整个格兰芬多球队走在他们后面。Scorpius知道斯莱特林前几年在两院比赛中发挥不是很好,显然James Potter有充分的理由显得自信满满,但这并不意味着Scorpius觉得他不那么自大。

 

“你确定你不想……?”Albus指指人群涌动的反方向,但Scorpius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走。

 

“别胆小了。”

 

Scorpisu想要诅咒那个红头发蠢货——他也知道这种情感是相互的。然而,就算对哥哥再生气,Albus也不喜欢别人说James Potter的坏话。他好像觉得只有他自己才有权利讲哥哥的坏话。

 

“对了…………Lily是谁?”Scorpius问道。

 

“啊,她是我小妹妹。”

 

Scorpius瞪大眼睛。

 

“你有几个兄弟姐妹?”

 

“就两个。”Albus耸耸肩。

 

“那你还说‘就’?”Scorpius摇了摇头,保持己见。他觉得最好还是别问Albus有几个表兄弟表姐妹了。他大概还没准备好面对答案。

 

半小时后,Scorpius希望他接受了Albus的提议,回寝室去,免得看到自己的球队被格兰芬多大屠杀。斯莱特林以二十比九十落后,就算找球手很快抓到了金色飞贼,也不能把他们从惨败中解救出来。不过至少找球手比追球手看起来更灵活。而击球手们则越来越咄咄逼人了。

 

就在那时,格兰芬多的追球手被Backer——斯莱特林六年级的一个壮实的追球手——一推,差点摔下去,观众们发出“Ohhh!”的声音。格兰芬多追球手被同伴扶着回到了扫帚上,看起来还不是很能保持平衡。下一刻斯莱特林进了一球。

 

“嘿,你看到了吗?Backer诅咒了……”

 

“嘘!”Scorpius用胳膊戳了戳Albus,他说话声音有点太大了。幸好大家都忙着庆祝,似乎都没有听到。

 

“可那不公平……”

 

“当然不公平,不过你还期待什么呢?我们比他们落后!”

 

Albus看起来没法消化Scorpius的言论,但是他没再说什么。他没评论任何一个进球,两边球队都没。实际上,他几乎没把眼睛从哥哥身上拿开过,这让金发男孩很生气。

 

两分钟后,又一个格兰芬多追球手被Taisan Trenchard的一颗极准的游走球打下场。Taisan Trenchard是Gusto的哥哥。Albus这次没有任何反应。因为那就是击球手的工作。Trenchard只是没必要再那么小的距离内用那么大的力气。

 

格兰芬多的守门员,Wilber Stray,看起来也不太好。他脸色越来越差,生生漏掉了一个球,都没有去试着拦住。

 

“他怎么……”Scorpius想问问James Potter朋友的事,但是他的话被打断了:Stray突然弯下腰开始呕吐他的早餐。在十五米的高空。“呃呃啊啊啊!”

 

但是Albus好像没看到这个。他望向高空,突然抓住Scorpius的胳膊。

 

“他看到了!James看到了!”

 

“Scorpius顺着他的目光,不久大家都在往那看。Potter家的长兄不是第一次发现金色飞贼了,但现在他的表情发生了某种变化。他几乎趴在扫帚上,以Scorpius觉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撕裂着空气,铁着脸,表情几乎有些邪恶。斯莱特林的找球手一点机会都没有。五秒钟后Potter就把飞贼牢牢抓在了手中。

 

Albus笑了开来,这是个十分真挚的笑容,他的眼睛都闪起了光。但他不敢欢呼,四周都是诅咒和叫骂的斯莱特林。记分牌显示着:格兰芬多240比50。

 

“来!”Albus站了起来,开始在人群中挤出条路来。

 

“等等,Al!”Scorpius想跟着他,但被甩在了后面,十分不爽。

 

等他终于走到平地,Albus已经消失在球场中一群欢呼的学生之中了。Scorpius靠在看台的一根柱子上,抱着手臂等他。可他还没等多久,就看到了Potter,他和一个女孩一人扶着Stray的一边。那守门员看起来随时又要吐的样子。Albus跟在他们后面,Scorpius一见他便跟了上去。

 

“Wilbur的状态有点糟糕啊。”

 

“真的?”Scorpius之前心情不是特别好,但他觉得现在有充足的理由了。Albus貌似没注意到他的神态变化。

 

“Jimmy认为他被诅咒了。我要陪他们去医务室,你来吗?”

 

Scorpius耸耸肩,跟上前去。他也确实没多少事好做的。当他们终于到了医务室时,Stray已经被放在了担架上,并且在那一刻开始呕吐起来。

 

“啊,好极了。”Scorpius嘟囔道,“我还是回寝室吧,好吗?”

 

Albus正要回答,但却突然朝着他头顶上方瞪大了眼睛。接着,Scorpius发现自己被拎着领子提了起来,James Potter满是雀斑的脸就在他眼前。Scorpius瞪着双眼望着他。

 

“是你,你这个混蛋。”

 

“James,把他放下来!”Albus吃惊地大喊。

 

“怎么……?”Scorpius想把愤怒表现出来,但他的声音听起来相当尖细,而且他还没问完问题,就被摇晃了几下。

 

“是你!你是早上唯一一个离得近的斯莱特林,你对Wilbur的果汁下咒了!”

 

Scorpius觉得自己的脸愤怒地烧了起来。有几个格兰芬多的队员在旁边看着他们。Scorpius用余光看到,医务室老师丢下了她的病人,气汹汹地走过来。

 

“James Potter,放下那个男孩。”

 

Scorpius伸手去掏衣服里的魔杖,但是还没来得及碰到它,James就大叫了一声,然后Scorpius就摔到了地上。他一碰到地面,就立刻跑得离红发男孩远远的。James的额头上长出了一个大疖子,而且越长越大。

 

在他旁边,Albus拿着魔杖指着哥哥,脸上挂着杀人的表情。

 

“啊啊啊!Albus,你疯了?”James想用手去摸额头,但是在离充满脓液的发红的皮肤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你才疯了James!Scorpius什么都没做!”

 

“你怎么能相信这个男孩呢!他爸爸以前要杀我们爸爸!”

 

“什么?”Scorpius爆发了,把他的魔杖也拔了出来。“你怎么敢?你爸爸才要杀我爸爸!“

 

“什么?”兄弟俩转过脸望向他,一个满脸震惊,一个无比愤怒。

 

“除你武器!”Albus和Scorpius的魔杖飞了出去,医务室老师走进他们三个的圈子里。“够了。你们三个,现在立刻去校长室。还有,Potter先生,你要知道,Stray先生没有被下咒。他是食物中毒了。”

 

James Potter睁大了眼睛,然后痛得哀号出来。

 

· Ⅱ · Ⅱ · Ⅱ ·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