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oria_da_China

♪ HP ♪ Lotr ♪ OP ♪ Português → Olá葡语的小伙伴快来找我玩呀~٩(๑❛ᴗ❛๑)۶

不再错过 Second Chance(1)

作者:Amy Lupin
译者:Vitória Liu
授权翻译。人物属于J.K.Rowling。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6023530/

生活从不改变,改变的是面对问题的人做出的选择。命运热衷于把同样的牌抛在桌子上,只是玩家已变。七年的共处会改变很多东西。这个小说有关友谊与成长,探索与发现,性向与不安,信任与爱。孩子们长大了,父亲们也从中学到许多,并从儿子们身上看到自己。命运再次抛出机会,虽然当年他们错过。

 

Albus Severus / Scorpius。Harry/Draco。

 

· Ⅱ · Ⅱ · Ⅱ · Ⅱ · Ⅱ · Ⅱ · 

目录

序幕

一年级 12,3

二年级

三年级

四年级

五年级

六年级

七年级

尾声

 

· Ⅱ · Ⅱ · Ⅱ · Ⅱ · Ⅱ · Ⅱ · 

 

 


· Ⅱ · Ⅱ · Ⅱ · 



分院典礼

 


“Malfoy,Scorpius”。

Albus伸长脖子,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金发男孩走向分院帽。来学校的火车上他听了很多有趣的关于Hogwarts有名的学生的故事,而且很多相当可疑。当然啦,他绝不相信亲哥James和表哥Fred讲的所有东西——而且有些故事真是荒谬的可以——不过关于Malfoy的故事听起来有些意思。

 他早就知道那个男孩的爸爸,Draco Malfoy,当年是和爸爸还有Ron叔叔,Mione阿姨一起上学的。他一直怀疑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因为每次提到他的时候Ron叔叔的耳朵就会可疑地变红。不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过Malfoy是个食死徒,无数次想要杀掉爸爸,还差点杀掉前校长Albus Dumbledore。更甚的是,Malfoy欠爸爸一命。

Harry Potter从来没跟孩子们提过这些,Ron Weasley充当了对Fred,James和Rose的教育角色——James甚至还知道Harry有多少次从Malfoy鼻子底下抓到金色飞贼。

“当然啦,他爸爸是靠贿赂才进的斯莱特林球队,”James兴致勃勃地说,“不过,他打不过爸爸!Ron叔叔说他从来都没有赢过,还每次输了球就侮辱爸爸。”

Rose看起来已经相当厌烦了这场谈话,翻了个白眼,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因为这时Fred不合时宜地闯进来,塞给她一大堆看似无辜的小蛋糕——红发男孩保证这是从列车推车阿姨那里买的,绝对和自己爸爸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Rose还是激烈地拒绝了,Fred只好把它们原封不动地装回口袋。

“嘿,Fred。”James面向表哥,“有一次我爸就在Malfoy的耳朵边抓到的金色飞贼,对吧?而且他还趁机给了他一拳,有没有?我还记得Hugo表演了这个段子,去年圣诞我们在外公家玩魁地奇那次。”

 “啊,对,那次超级棒,听说……”

 “喂!”Rose忍不住插话了,“我妈妈说爸爸总是爱夸张,你们也知道这点吧。Harry叔叔是不会动手打人的。”

 “是啊,但是Malfoy肯定还是被吓的半死,啊,应该是这样……”Fred嘲笑道,然后哈哈大笑着和James重演了Hugo的段子并演绎出几个版本。

Albus本来觉得这些就是搞笑而已,听起来也很精彩,不过当他在分院仪式上看到那个衣着完美、下巴略尖、鼻子抬起的男孩时,哥哥们讲的那些嘲笑话好像不是那么难相信了。

 一开始,在Scorpius Malfoy走向Sprout教授拿着分院帽等着他的长凳时,Albus觉得他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不过马上他就明白过来,是那傲慢的痕迹,他对自己举止和容貌的相当自信,以及对待一切都漫不经心的态度。Albus莫名地对他感到好奇,不过他没有多想,接着关注着眼前的一幕。

Sprout把分院帽放在Malfoy头上,它立刻洪亮地喊:

“斯莱特林!”

看起来对自己相当满意,小Malfoy走向自己的学院,一个人在长桌顶端坐下,接受来自同院同学的掌声。那个学院的人最少了。Albus的目光追随着他,看到一个离他最近高年级的男孩向他点了点头。

Rose的手肘突然撞过来,把Albus吓一跳。

“Oh,Al,我好紧张啊!”女孩抱怨道,紧张地扭着手。分院还在进行,一个女孩走向赫奇帕奇。“妈妈说我可能被分到拉文克劳,而且我其实不应该担心这个,但是爸爸说所有的Weasley都被分到格兰芬多。他说这是家族传统,而且他对这个那么自豪。”

 “嗯……”Albus想找点什么话来安慰她,不过他这方面从来不强。再说了,他自己也超级紧张。他思考了一下是不是应该告诉她爸爸在车站跟自己的对话,不过他对爸爸和自己分享这个小秘密太自豪了,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就算是Rose也不行。“你看,Rosie,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毕竟,Vitorie去了拉文克劳,对吧?”Albus其实还是有点愧疚没跟她分享秘密。

“是啊,但是爸爸说这是因为她住的离我们家太远了,还有被Fleur姑姑的法国血统影响了。”

Albus咬着下唇,耸了耸肩。还没能开口再说点什么,就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喊到了:“Potter,Albus。”

大礼堂的谈话声明显地减少了,Albus感觉心快跳到嗓子眼了。

“快去呀!”Rose轻轻推了他一把。Albus扫视坐满学生的长桌。他们在看什么?Albus忍不住有点生气。格兰芬多的长桌上,James和Fred正对着他调皮地笑着,嗯,笑容看起来还有一点鼓励。Albus咽了咽口水,把目光转向前方,努力不被绊倒并出丑。

“对我们来说这不重要,Al。但是如果对你来说很重要,你可以选择去格兰芬多而不是斯莱特林”Albus记起了爸爸的话,“分院帽会考虑你的选择。它曾考虑过我的。”

然而现在Albus能想的只有爸爸忘了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告诉分院帽他的选择的。他没见哪个学生跟那个帽子展开讨论。如果他试着这么做,大家会嘲笑他吗?

 终于坐上了长凳——感觉好像从国王十字车站一路走到这里——Albus闭着眼狂热地重复默念:“我想去格兰芬多。我想去格兰芬多。拜托了……”

 “别紧张,孩子,”一个沙哑的声音像是从脑子里面传来,把Albus吓了一跳。他甚至还没注意到帽子什么时候落到了他的头上。“嗯,看的出来你很有决心,也很有耐心。当然啦,你的小脑袋瓜里还装了很多东西。要做出选择对我也不容易。嗯,一点也不坏,你天资聪颖,勇气过人。噢,当然啦,我就知道有点什么熟悉的东西在这里,想要证明自己的愿望,啧。我应该想到的。不过可以一试,不是吗?”

这声音还在絮絮叨叨,也不管Albus有没有听懂或回答。“好好考虑,孩子,选择权当然是你的,但是我的职责要求我提出建议,而我真的认为你在斯莱特林会相当出色……”

 “不,不,求你了,不要。”Albus立刻想,双手死死篡紧长凳,安静但是狂热地重复:“我想去格兰芬多,拜托……”

 “但是为什么斯莱特林那么不好?”有那么一刻Albus担心分院帽生气了,不过它还是耐心地说下去,“它和别的学院是一样的,而且你在那里一样可以交朋友。你可以循着自己的道路走,孩子,不要活在父亲和兄弟的阴影下。你看到了所有人是怎么看着你的,我知道你看到了他们看你的方式,你脑袋里装着这一切。你自问他们看到的到底是你父亲,巫师世界的英雄,还是你呢。”

分院帽安静了。Albus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到底是真的那么安静还是这是戴分院帽的效果?Albus斗胆睁开眼睛,看到了分院帽的内衬,它盖过Albus的头直到鼻子。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Albus还是能感受到大家的期待和好奇。

 当然啦,他知道爸爸很有名。家里倒是不常讨论这个,但是叔叔们不时地谈起这些,而他能看出来大家多么崇拜爸爸。更不用提巧克力蛙背后爸爸、Ron和Hermione的照片了。不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别人因此看他会不一样,他甚至没想过——显意识里没想过——分院帽提的这一点。现在想来有些道理。

Albus想起几次去对角巷,大家怎样掐他的脸蛋说他和爸爸长的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有妈妈怎样笑着说他的头发和Harry一样不听话。他想起几年前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眼睛和爸爸的一模一样,听医生说自己也要戴眼镜时是多么自豪。尽管有些麻烦。James和Lily都不戴眼镜。

“啊,看来你明白我在讲什么了。”好像过了一段永恒,声音终于回来了。“走自己的路不是很好吗,孩子?一步步走下去?你有潜力,我看得出来,而且如果你以正确的方式发掘它,你可以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斯莱特林这一点上可以帮助你。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Albus困惑起来。不自觉地,爸爸的话又回到了脑中,“你有霍格沃茨两位校长的名字。其中的一位就是斯莱特林,而他可能是我认识的最勇敢的一个人……对我们来说这不重要,Al。”

 “来吧,孩子。做出你的选择:走自己的路,还是做大家期待你做的事?”

Albus抬起头,突然充满了决心。深深吸了一口气,更像是对自己说而不是对帽子在说:“我想走自己的路。”

 “很好,那么我最好把你分到——斯莱特林!”

 

最后一个词响彻大堂,Albus觉得心脏漏了一拍,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自己给自己下的判决。他听到惊呼声,帽子突然被拿开时他看到许多学生震惊的表情。浑身颤抖着,Albus站起来,走向斯莱特林长桌较空的一头,没法抬眼去看邻桌。James在嘲笑他吗?刚刚那花了多长时间?从他的名字被叫到到现在好像过了好几个小时。

 

尽管他是那么疑惑不安,分院仪式还是照常进行。最早被选入斯莱特林的其中一个女孩——Buckingham或者什么类似的名字——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臂。

 

“嘿,你还好吗?你看起来要吐了!”

 

Albus没有回答。同院同学窃窃私语,看着他的目光着好奇、不信任甚至有些敌意。他感到孤独错位。突然间,他意识到不是所有人都给他鼓掌了。

 

“Weasley,Rose。”

 

胸口有点发紧地,Albus看着表姐紧张地坐在长凳上,但是分院帽的审判没有持续多久,不久她就加入到格兰芬多的长桌去了。Albus没法为她感到开心。Fred在庆祝,似乎不受影响。不自觉地,Albus寻找他哥哥的目光,然后因为印在James的脸上的震惊倒吸一口冷气。他对自己失望了?

 

James咕哝了句什么,但是在嘈杂中Albus没法听清。他还是觉得非常孤独。没有James他可怎么办呀?当然了,大部分时间他俩都在吵架打架,而James总表现的像个傻瓜——尤其当他和Fred或其他朋友呆在一起的时候——但他们是兄弟。爸爸总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兄弟俩是最好的组合。

 

“嘿,你舌头断了还是聋了?”身边的一个女孩用胳膊撞撞他,他才注意到她:圆脸,卷发和大大的黑眼睛。她面色苍白,显得有些病态,面容还很幼嫩,像是蜡做的娃娃。

 

Albus尝试表现的热情友好,但是失败了。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不太舒服。”

 

“你肯定是饿了,我也不太舒服。”一个蜜色头发的瘦小女孩在他们没注意时凑过来,“来的路上我什么都没吃,我太紧张了。什么时候上菜啊?对了,我叫Karen Tunnes。你们也是一年级,对吧?”

 

Albus心底感谢这个女孩的救场,至少他可以不太参与到谈话中去。他不太想与这些人相处。他不相信——更没希望着——这张桌子的几个成员能让他好受些。

 

“嗯,对。”卷发女孩替他回答道。“我还没自我介绍吧。我叫Myrtes Buckingham。他是Albus Potter。”她随意地补充道,又把他拉入谈话,“我听说过你爸爸。再说了,谁没听说过嘛?”

 

Albus勉强一笑,然后假装用心听校长讲话。这好像起作用了,两个女孩自顾自地兴奋聊起来,没再打扰他。他趁机四处张望,眼球立刻被Scorpius Malfoy的目光吸引住,但对方立刻转移了视线。

 

然而,下一刻,长桌上突然堆满食物,整个大厅人声鼎沸。Albus正毫无胃口地往盘子里装土豆泥,突然被粗鲁地拉着站起来,面对着愤怒地开始摇晃他的哥哥。

 

“你搞什么啊?你为什么这样?你疯了吗?”

 

“我……”Albus眨眨眼,还没晃过神来,又被James打断了。

 

“好吧,这不重要。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那个帽子老糊涂了。我会跟Mcgonagall校长说,她会想办法的。否则我就写信给爸爸,或者你在我床上睡,直到她在一年级寝室给你弄个床位……”

 

“James?”Albus惊讶地瞪大双眼,环视四周。敌视的目光袭来,看来哥哥在斯莱特林不太受欢迎。

 

“……反正今年收了这么多新生……怎么了?不舒服吗?”James又晃了晃他。

 

“别晃了,James,放手!”Albus挣脱开哥哥。他还在为哥哥明显的保护欲吃惊,但同时也感到十分生气。他正愁一肚子怨气没出撒,James现在是唯一的候选人。“我才该问你,你疯了吗?我当然不会去你床上睡觉。而且我甚至不是格兰芬多!你听到分院帽了。”

 

James发出恼火的声音,双手比划:

 

“但是,Al,肯定哪里出错了啊,我正试着告诉你这点……”

 

“没哪里出错了。”Albus一股怒火窜上来,“你自己说过这可能发生的。好了,现在发生了。而且爸爸说他不在意这个。你说过的……”

 

“Oh,Al……”

 

有那么一刹那Albus觉得哥哥急出了眼泪,他觉得胸口一紧。James苍白的脸上雀斑前所未有地明显,蓝眼睛闪烁着几乎是哀伤的光芒。Albus懊悔地叹口气,不去管长桌音量渐大的窃窃私语,把哥哥按坐到身边长椅上。

 

“听着,Jimmy,别担心。这不是你的错……”

 

“我那只是在开玩笑,Al。我没想到……”

 

“我知道。但是木已成舟了。我可没像个婴儿一样哭哭啼啼,对吧?”‘与你相反’,Albus心里嘀咕,“斯莱特林和别的学院没什么不同。”其实他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的,但是Albus不想看到哥哥难过。

 

“Ouch!”James大叫,好像不小心被餐具划到了。一群高年级斯莱特林笑了起来,这位格兰芬多朝他们丢过去一个充满威胁的眼神。Albus担心他们会打起来,忙伸手拉住James的袖子。James看上去也明白现在在斯莱特林地盘上惹祸不是明智的做法。

 

“你会好好的?”James难得这么严肃认真。

 

“当然啦,老哥。”Albus给哥哥肩膀记上一拳。

 

“我信不过他们。”James用下巴指示他周围的斯莱特林们。

 

“我会照顾好自己。”

 

James张开了嘴,欲言又止。Albus保持他的坚决的姿态。哥哥最终叹了口气,放弃了。

 

“好吧,Al。但是你知道你可以依靠我。拿着。”James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羊皮卷。Albus的眼睛瞪大了。“拿好它。你比我更需要。有什么情况,你随时知道在哪里找到我。”

 

“你怎么……?”

 

James胜利一笑。

 

“我从爸爸办公桌里偷的。不过我已经记住所有的暗道了。现在不需要它我也能在城堡里来去自如,没人抓得到。”

 

红发男孩说完,眨眨眼,然后走回自己的学院长桌——走之前还又想斯莱特林们投以威胁的警告眼神。Albus目瞪口呆地望着活点地图。Teddy告诉他们这张地图的存在后,爸爸非常不情愿地拿给他们看,然后Albus暗自牢牢记下开启地图的话语。他和James非常喜欢这件宝贝,也很爱听宝贝背后的故事:祖辈的英勇劣迹,阿尼马格斯,有趣的绰号。但是爸爸明确表示五年级后他们才能使用地图,而且要在他们表现良好的情况下。

 

Albus小心地折起地图放进长袍内侧的口袋里。不错,让James感觉内疚也许更好,谁知道他会不会把隐形衣也交出来呢。他怀疑去年爸爸就把隐形衣给James了,但他从来不承认。

 

Albus把注意力转回到晚餐上。美味的食物香气扑鼻,活点地图安全地放在口袋里,他的胃突然显示出了生命的迹象,如果学院同学们没有忙着聊天,一定会被吓一跳的。也许他的不幸福感会在肚皮鼓鼓的情况下减少吧。

 

评论(4)

热度(30)